P1050287

P1050249

P1050250

P1050278

德國金像獎在柏林

腳尖上的生命

安達盧西亞.寂靜的奇蹟

紐倫堡大審.納粹辯論律師

 

初春雜記

女兒女婿去西班牙小島Teneriffa渡假,聽說那裡的溫度有20度,美好的天氣與美麗的沙灘。我有德國朋友住在法國南部,那裡天氣也很好。我在想:是不是有可能,到法國或西班牙常住?德國冬天太冷了。兒子初三回家,跟我們一起吃飯。兒子喜歡吃炸雞翅膀、醬爆明蝦,加上鹹水鵝肉,孩子還是喜歡媽媽做的菜。當然少不了法國紅酒,這是我的喜好。兒子談醫院工作,我只是靜靜的聽。孩子大了,各有一片天,他們在歐洲長大,接受這裡的啟蒙教育,習慣這裡的Mentalitšt。穩定的工作,滿意的工作,他們這裡如魚得水

矯情與真誠
寒冷的冬天,今天出現了陽光,攝氏十度。我回憶昨天晚上的電視節目:Die goldeneKamera,德國金像獎的頒獎。我不在乎什麼人,得什麼獎。我只是欣賞,與會者的氣質。看著每個人的臉孔,散發著特有的靈魂。文明的氣質,不是裝出來的。虛矯粉飾,不是高貴。氣質各有形式,根源來自真誠。有錢的人們,沒有文明的內涵,強作高貴,只是俗不可耐。我簡單的平凡,真誠的滿足。

熱衷死亡
我讀著晚報:腳尖上的生命、安達盧西亞.寂靜的奇蹟...。我想起幾年前西班牙之旅,海明威住過西班牙,也來過安達盧西亞Ronda,寫了一本午後的死亡Death in the afternoon,就是描寫Ronda的鬥牛。海明威說,英國人與法國人不思考死亡,西班牙人卻熱衷死亡。熱衷死亡的民族特性,使鬥牛成了風氣。我想鬥牛有點相似武士道精神,也是藝術。沒有熱衷死亡,是不可能創造出,鬥牛的文化。沒有尊嚴感的民族,任何事都青菜的民族,也只適合當奴隸。

紐倫堡大審
我讀報紙Maximilian Schell,他前兩天在奧地利83歲過逝。他是紐倫堡大審電影,他演納粹律師的角色,1962Maximilian Schell得了奧斯卡獎。我好幾次看過,紐倫堡大審。作為平庸的罪惡,除了猶太作家Hannah Arendt我們有太多的深思。作為納粹的辯論律師,更是真實與虛假,公義與政權的天人交戰。我已老邁,已歸田園。類似的矛盾,已經不是現實,但它們的糾葛,還是我揮之不去的沉思。

柴房廢墟
我們家後院,打開百頁窗,便會看到鄰居柴房的廢墟,這裡大片土地,沒有住人。不知為什麼,我看著廢墟,就覺得特有的美感。寂靜的美感,孤獨的美感,古老的美感。
2014-02-02

P1050268

P1050273

P1050257

P1050267

後院的廢墟

初三吃飯

古老的壁毯

stechpalme冬青與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