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日記

好不容易這兩天,出了太陽,趕快搬出農具,電鋸、剪刀、鉛筆、耙子、梯子...開始修剪樹木。把樹剪平,讓夏天來時,紫藤蘿在綠色上攀藤。把階梯松樹修剪活力,左龍右虎,讓風水流暢,精氣神清爽。整理花木,是田園生活。藝術勞動共構,工作即靈修。曬曬太陽,喝杯卡普奇諾。看杜鵑窩新聞,本來就沉淪,無需哀嚎。笑開天下愁,帝王與我何有哉!過了午後兩點,我去美麗的眼泡湯。華格納的諸神黃昏,又在腦子裡迴旋。過份的民族主義,就像瓦倫斯走鋼絲。尼采的哲學、華格納的歌劇,是希特勒的最愛。但不是尼采、華格納的錯,德意志靈魂,與屠殺猶太人,沒有dann, und nur dann的因果關係。第三帝國藉著民族主義,倒塌了!一個人應該如何拿捏,族群的認同呢?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民族主義的問題。但對我來說,已成假議題,已成過去的問題,根本不存在的問題。離開美麗的眼,熱風吹的舒服,吃碗牛肉麵,看風水世家、青龍好漢。我如此沒有氣力,不愛掌聲,不想算計,我選擇簡單與平凡。
2014-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