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性的院長Ratched

Mac理性的爭取權益.說乾口水.仍無效

無情的掌權者.不動如山

飛越杜鵑窩



飛越杜鵑窩


穩定的基因結構
去年我回台灣,我大學同學送我一套影集,都是老電影。埃及豔后、阿拉伯勞倫斯、賓漢、齊瓦哥醫生、奇異漂流、羅生門、飛越杜鵑窩。但每次看影片,怎麼每一片,都跟現實連上關係。我在想為什麼?人的思想結構,五十年來,沒有什麼離譜的改變,穩定的基因結構。所以每次看,我都會起共鳴,電影導演的想法,雖然古典,離今日摩登也沒有多遠。


社會相似杜鵑窩
我今天看飛越杜鵑窩,杜鵑窩是一個精神醫院,越看越像我們的社會。杜鵑窩是今日中國的缩影,無論哪個中國,我們都是精神醫院裡的一員。是我幻象?還是布拉格之春的作者天才?這醫院有所謂的病人十八位,九位可以參加心裡治療的討論;另外九位,只能吃著麻藥延續生命。我們的社會有一半的人,有能力參加公共議題討論;另外一半,只是沒有靈魂的吃喝玩樂,像我一樣。


唯一出路,逃離杜鵑窩
輕微的病人,都像似是平凡的你我,只要平安過日子就好。只有新來的Mac,看不慣院方對人性的壓抑。於是在心裡治療討論的時候,提出不同的看法,於是成了院方的Trouble makerMac的理性要求,卻成了院長的眼中釘。院長掌有唯一的殺手鐧,當然她可以修理Mac,用電療侍候MacMac真的造反了,於是Mac被電成白痴。Mac的好友酋長,尋找唯一的出路,逃離杜鵑窩。不是每個人都像酋長,那麼有力氣。那就繼續反抗吧!或許有一天,Ratched真的會下台!
2013-01-20

故事內容
我把百度網站的飛越杜鵑窩內容,摘錄下來,供你參考。這網頁只是文化交流,沒有商業目的,如有侵權,請通知,我會馬上刪去,謝謝你。

Mac
由於厭惡監獄裡的強制勞動,裝作精神異常而被送進了精神病院。精神病院遠非是Mac想像中的自由的避難所。護士長Ratched製定了一整套秩序,一切都要以此為準則。病人們受到了嚴格的管制,還不時的受到她的侮辱和折磨。MacRatched的行為十分不滿,不時以冷嘲熱諷的方式對她加以攻擊。在精神病院裡,病人們被剝奪了自由地追求自己生存慾望的力量。Ratched處處和Mac為難。她用大音量的刺耳音樂折磨病人們,並冷酷地拒絕降低音量的要求。在酷愛棒球的Mac提出看世界錦標賽的實況轉播時,Ratched又想方設法推搪拒絕。雖然Mac最後得到了高大的印第安人酋長的支持,湊夠了表決的票數,但Ratched卻又以表決時間已過為藉口而拒絕打開電視機。

Mac想讓病人們打起精神,快樂的生活一天。他把病人們帶上了汽車,來到了一個小港口。他們偷了一條船,到遠海釣魚作樂。病人們欣喜若狂,過了十分快樂的一天。回來後,Mac受到了懲罰。但不久,他就又把自己的女友和另一個女人弄到了醫院,鬧得天翻地覆。聞迅趕來的Ratched侮辱了病人比利,使他割脈自殺,而冷酷的Ratched無動於衷。這使原想要逃離病院的Mac再也抑制不住怒火,他撲上去掐住了Ratched的脖子。Ratched沒有死,可Mac卻受到了最慘無人道的待遇。病院切除了他的腦白質,使他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白痴。 酋長悲痛地將他摟在懷裡,用枕頭悶死了這個實際上已經死亡的生命。之後,酋長砸開了鐵窗,逃出了這個令人窒息的地方。


Mac造反出遊.快樂的病人

進來時.陽光的Mac

為爭取權益背.Mac被電療而成白痴.十字架

唯一的出路.避秦.另尋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