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ona_portal

andalusien 356

andalusien 353

Carmona 的羅馬城門

Carmona 市政廳的油畫

Carmona 的羅馬遺址


美麗的人間惟一•的彌勒聖殿
20-27.09.2009.西班牙Andalusien之旅3/4

羅馬人的遺址摩爾人的市集
2009-09-24
我們由塞爾維亞Servilla要去科爾多瓦Cordoba,路上我們經過Carmona CarmonaCordoba的大門,也是Morena山脈的前哨。羅馬人建城Cordoba,就以Carmona為前哨。我們來到Carmona,首先看到的是羅馬人所建的城門,堅石相疊,城門雄偉,看起來極為氣派。城牆已成廢墟,道路鋪著黑色的大丸石,像似羅馬郊外的 via Appia。我們上坡由丘陵走去,伊麗莎白帶我們去看羅馬人留下來的遺址,就在市政廳裡面。來到市政廳,在庭院裡的一片空地,空地上面鑲著一幅莫沙伊克的的圖案,這是羅馬人建城的見證。中央是希臘神話美杜沙的圖案,美杜沙是蛇女,變化萬千,或許早期的墾荒者,需要變化萬千的生存能力吧?伊麗莎白解釋羅馬人在Andalusien的歷史、摩爾人的移民、還有天主教在Carmona的經營。我們離開市政廳,市政廳的走廊上掛著幾幅油畫,好像是描寫早期摩爾人,來到Cordoba田野的篳路藍縷。婦人抱著小孩,男人牽著驢馬,風塵僕僕。我們來到Carmona的市集,四周由白色拱形建成的走道圍廊。時間還早,好多人正在吃早餐,吃著西班牙油條,看到遊客,有點靦腆,老婦人抱著小孩兜玩。市集攤位甚是簡陋,賣著簡單的蔬菜與衣物,市集並不忙碌。我們在這裡自由活動片刻,把市集逛一圈,然後慢慢走下丘坡,回到Carmona廣場,經過瑪麗亞大教堂,我們便離開Carmona了,一片廣闊的平原。巴士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Morena山脈迷茫,公路漸漸遠去,回頭看看Carmona,看看摩爾人的故鄉。摩爾人住在鄉下,沒有受到新王朝的驅離, Carmona一千年來沒有改變。

 

averroes

TORRE

Maimonides-Statue

Averroës

Torre de la Calahorra

Maimonides

 

穆士林的繼承•十葉與遜尼派
我們要去Cordoba,首先最好了解一些穆士林的歷史。穆罕默德在西元632年過世,於是便發生了穆士林繼承的問題,結果分成兩派。其中一派叫十葉派,以穆罕默德的女兒Fatima為繼承人,信仰人口,以伊朗伊拉克地區為主,佔穆士林總人口的十分之一。給世人的印象,它比較沒有宗教的容忍,中國歷史稱它為為綠衣大食。大食即Taziks,它的名字來自古波斯地區的族群,是阿拉伯的先祖,唐朝把大食當作穆士林阿拉伯的泛稱。另外一派,以穆罕默德的岳父為繼承人,稱為遜尼派,這派一開始的繼承人,是透過選舉而選出的,它的信眾較多,佔穆士林總人口的十分之九,穆士林總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四分之一。遜尼派一開始透過選舉選出,稱為哈里發Kalif。穆罕默德的岳父過世後,有四位哈里發共治的時代。後來哈里發卻產生了世襲的王朝,第一個王朝叫Omaijaden,建都在大馬士革。西元750OmaijadenAbbasiden消滅,取而代之,中國歷史稱Abbasiden王朝的穆士林為黑衣大食。

逃亡者的文物鼎盛
Omaijaden
王朝的唯一生存者Abd ar-Rahman I. 經北非,逃亡到AndalusienCórdoba,繼續Omaijaden王朝(756-1031),中國歷史稱他們為白衣大食。 Omaijaden王朝Abd ar-Rahman IAbd ar-Rahman II.及他們的繼承者,包括後Omaijaden王朝時代,在Córdoba經過鼎盛的時代,今天我們在Córdoba看到的美麗清真寺與宮殿,便是Abd ar- Rahman IAbd ar-Rahman II鼎盛的見證。

白衣大食的嫁衣裳
Omaijaden
的鼎盛,它的國力便打下基礎,思想文物蓬勃發展。朝代本有興衰,經過三百年,後來卻被來自北非的Berber人消滅。 Berber人他們也接受白衣大食,信了穆士林,但在政治上,卻取而代之Omaijaden王朝,而成了新的哈里發。這Berber人的王朝,也有它鼎盛的時代,它便是AlmohadenBerber王朝(1147–1269)。在Omaijaden王朝與Almohaden王朝之間有個Taifa- Fürsten(1031-1147)時期,它的政治乏善可陳,然而它的特色卻是宗教文化的發展,它與Omaijaden一樣,都為以後的Almohaden鋪了道路,為Almohaden預備了嫁衣裳。

歷史的邂逅•不曾激起的火花
穆士林哈里發不只是政治的領導者,也是宗教的領導者,他們對哲學、神學都有一定的造詣。 Almohaden的哈里發宗教思想,根源於穆斯林的神秘主義,他們對社會的思想走向也都相當的關心。我們舉Almohaden王朝的第三代哈里發Abu Yaqub Yusuf I來作說明。 1153Abu Yaqub Yusuf I因當時有名的學者Ibn Tufail的介紹,因而召見了阿拉伯Berber的哲學家Averroës(1126-1198)。當時Abu Yaqub Yusuf I只是公爵,不是哈里發。他們客氣的討論了穆士林的哲學,Averroës是亞里斯多德學者,強調邏輯的重要性,透過亞里斯多德的哲學來了解神。後來Averroës的想法,並沒有受到神秘主義,Abu Yaqub Yusuf I的欣賞,在Almohaden王朝,Averroës的想法是不被容忍的。另外一位出生在Cordoba的猶太學者Moses Maimonides1138-1204),也因思想的不同見解,歸去來兮,而離開Abu Yaqub Yusuf I統治的Cordoba。我們是這樣的認為,思想各有立足點與推論,容忍、尊重比真理更為重要。這些人類一神宗教,三大思想的邂逅歷史,現在都存在CordobaGuadalquivir河岸,羅馬老橋的Torre de la Calahorra的博物館內。
2009-09-24
我們由Servilla來到Cordoba,巴士就停在Guadalquivir岸邊。我們看著Guadalquivir的河水,Cordoba羅馬老橋依舊,兩千年來它無言的忍辱負重,多少爭權奪利的哈利發,與國王們的奔馳戰馬吶喊。壯哉!壯麗Torre de la Calahorra。熱風吹散了我的憂思,三大宗教在Cordoba邂逅,不曾激起應有的火花,這是歷史的偶然,也是歷史的必然。人類的歷史演化,還停留在主觀的自負,與容忍尊重互為矛盾的階段。基督宗教與穆士林繼續爭鬥,還需要假於時日;經濟霸權主導世界,還需要假於時日。了解客觀的事實,歷史演化如溪水長流;急躁無濟於事,短暫的生命老邁之身不如回歸桃花源。

 

PICT0053

PICT0056

PICT0057

天使拉斐耳的雕像聳立高空

Tapas午餐

擁擠的巷道

 

進化迥向Ω•進化是無止境的
我們走上羅馬老橋,它是如此雄壯,又如此古老,老當益壯。它像似羅馬帝伯河上的天神橋,過了老橋,天使拉斐耳的雕像聳立高空。拉斐耳是城市Cordoba的守護神,原來十七世紀在這裡發生了瘟疫,據說因為拉斐耳的救助,才使Cordoba渡過難關,拉斐耳天使是天光主教信仰的護生宗保,以後這地區的小孩多叫拉斐爾。十七世紀摩爾人的Almohaden王朝早已過去,天主教在Cordoba已經經營了五百年。十五世紀天主教在西班牙,實行宗教不容忍,還設宗教審判法庭,法庭只為宗教服務。Almohaden王朝的不容忍,只是一小地區的災難。天主教的不容忍,便是全人類文化的停頓。宗教的統一只證明,現實的成功,並不能說明它的神比阿拉更具真理。二十世紀天主教必須接受更多的挑戰,不但它的組織,比如教皇的不可錯性。連聖經的真理也受到挑戰,人是被創造的?還是演化來的?今天天主教不容忍,已被時代淘汰。歐洲雖然經過長期的啟蒙運動,但全人類的互相容忍與尊重,還需要甚長的時間來進化,德日進說,進化迥向Omega Ω,進化是無止境的。
伊麗莎白帶我們來到Cordoba主教座堂的前面,已是中午時刻,我們要去吃中餐,然後一個半小時後,再來這裡集合,再開始下午的參觀節目。我們走向人群擁擠的狹窄巷道,找家餐咖啡座。西班牙小吃Tapas到哪裡都很實惠,我喜歡吃的沙丁小魚,濃甘味的橄欖,西班牙細條餅乾,一般我還會叫上一杯生啤酒。簡單不油膩,看著來往的行人,開始做夢。我們團裡的年輕夫婦,也過來跟我們一起坐,跟著我們叫一樣的東西。我們從來沒有聊過天,現在才知道,他們來自從前的東德,有了自由,東德人也大都變得精進,我們也聊得很愉快。東德變化真的很快,物質文明的變化,不到十年,就完全改觀了,世界的變化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快。

 

PICT0081

PICT0069

PICT0070

Córdoba花街

Córdoba猶太住區

Córdoba圍牆

 

摩爾人不容忍•費迪南變本加厲
我們來到主教座堂的前面,除了伊麗莎白,又有當地的導遊。我們沒有馬上參觀清真寺與主教座堂,我們要先遊Córdoba老城。走進清真寺對面的一條窄巷,慢慢深入,緩緩地巷道兩傍,白色的高牆,掛著紅色的海棠花盆,狹道的頂端便是主教座堂的鐘樓,通往天堂的一線天是狹窄的,但兩旁卻甚是好看,這便是Córdoba老城的花街了。遊客不願離去,狹巷就更加擁擠了,再往前走,又豁然開朗,露天咖啡座,涼快而悠閒。再轉幾個彎,便是有名的猶太區了。
猶太人在阿拉伯Omaijaden王朝(756-1031)還沒有來以前,就住在這裡了。那時Córdoba屬於東羅馬拜占庭,它的主教還曾經當過君士坦大帝,325Nicäa大公會議的顧問。 Córdoba人口近百萬,可見當時Córdoba的重要性與繁榮。當Abd ar-Rahman一世二世在這裡建立Omaijaden王朝的時代, Córdoba更加鼎盛了。猶太人是一個流浪的民族,耶路撒冷被毀後,兩千多年來他們一直在流浪,他們一直沒有王朝與國家。阿拉伯並不是一個流浪的民族,Omaijaden王朝只是在大馬士革被消滅,他們逃難到Córdoba來建立王朝。猶太人、阿拉伯人、西哥特人在這里相碰。我們在開頭說過,猶太教、穆士林與天主教的邂逅,應該會激起應有的火花。但事實並沒有,或許我們也不能只是怪罪於北非摩爾人Almohaden王朝的不容忍。 1236年費迪南三世Ferdinand III佔領Córdoba,他並沒有更好的氣度,他的子孫Isabella一世,更變本加厲,實行宗教審判。原來在Córdoba的三百多家Synagoge全毀,除了天主教徒,大家開始流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不厭其煩的來說明我們的觀點:這是歷史的偶然,也是歷史的必然。人類的歷史演化,還停留在主觀的自負,與容忍尊重互為矛盾的階段。基督宗教與穆士林繼續爭鬥,還需要假於時日;經濟霸權主導世界,還需要假於時日。

失落的星星悵然的鬱卒
雖然Córdoba的猶太教、穆士林與天主教不曾激起火花,但Córdoba在中世紀卻曾產生過當時最進步的世界文明。我們來到Córdoba惟一剩下來的一家Synagoge,它的建坪並不大,它的猶太七盞燈檯還放在祭台上。牆壁上沒有任何裝飾,地板的石塊已磨損成凹堀。怎麼會留下這家Synagoge呢?原來這Synagoge曾經變為醫院來使用,也曾經變為幼稚園,它的輾轉變相,才能僥倖免於災難。 。我們離開Synagoge,路上也經過猶太人的老家居,曾經都是富有人家。現在已幾度換了主人,昔日猶太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我們來到一個小庭院,那裡立著Maimonides的銅像,他是Almohaden王朝的學者,是法學家,也是眼科醫生,當時他已經懂得白內障的手術,他還有一個半身銅像立在Córdoba大學哲學院的廣場。他是猶太人,後來為了安全,他便離開Córdoba,到開羅去了。除了猶太Maimonides,還有阿拉伯Berber的哲學家Averroës,都相繼離去••,他們都是失落的星星。我們來到Córdoba城外,這是羅馬人興建的圍牆,它的大門還巍巍獨立,沿著壯麗的圍牆是秀麗的護城渠道,由高丘流向Guadalquivir大河。這裡叫維多利亞公園,河風吹來,非常的舒服。我在想,逃避政治的壓迫,怎麼一直在人類的歷史重演?真叫人鬱卒而悵然。

 

PuertaPerdon02

cordoba001

PICT0088

Córdoba puerta del perdon

Córdoba清真寺

Córdoba主教座堂

 

美麗的世界惟一•形的彌勒聖殿
我們回到清真寺Mezquita來,它的城牆一共有十二個大門,它的主大門叫諒解之門puerta del perdon,這個大門叫得有點諷刺。在Almohaden王朝的時候,阿拉伯Berber的哲學家Averroës,曾被鏈在這裡的門柱上,被吐痰詛罵。因為他的亞里斯多德哲學思想,不見容於Almohaden的神秘主義。這個大門應該叫羞辱之門,傾王朝之力,要羞辱一個手無寸鐵的哲學家,那是太容易了。我們沒有走羞辱之門,我們走熱鬧街道這裡的長老之門Pueta de los Deanes。進了大門當然是橘子院,所有的清真寺都這樣,有個大院子,請教友祈禱前,先淨個身體。而這裡是名副其實的橘子院,有段時期為適應天主教的禮儀,被改種棕櫚樹,現在又改種回來。院子的四周都是廊道,可以避雨。北邊的廊道,曾經是天主教拜苦路的行道。這個Córdoba主教座堂,是1236年費迪南三世以後才修改,或說增建的。原來是Omaijaden王朝Abd ar-Rahman一世於785開始興建,在原來San Vecent教堂的舊址上動土。一切都顯得諸行無常,迭起更變。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Karl V.曾經來這裡度蜜月,他看到美麗的Mezquitada ,驚嘆地說:如果我知道,我是不會允許人在這建築上動手的。你們建的是無窮的多,但你們摧毀的,卻是世界的惟一。Mezquitada的美麗真的是世界的惟一!當Mezquita興建時,還請來君士坦丁堡的一流建築師,所以它的外形看起來,有點相似君士坦丁堡紅色的智慧教堂Hagia SophiaCórdoba也被稱為西方君士坦丁堡。穆斯林保存了君士坦丁堡的智慧教堂,天主教保存了CórdobaMezquita,尊重容忍像似,或說應該,從這裡開始。
我們進入Mezquita,一種悠遠和平的感覺,便油然而生。紅白條形相間的拱門,由近而遠,層層相疊,一直到無限,一直到,相似形的彌勒聖殿。整個清真寺沒有一個圖像,沒有一個雕像,只是圖案的重複,簡單的重複,重複的念著阿彌陀佛。我看著年輕人乾脆就坐在地上,坐在大理石上面,靠著圓柱,眼睛閉了起來,相似祈禱。我們的導遊在做建築技術的說明,我覺得我無須懂得太多,只需片刻安寧,在這裡你找到最大的寧靜,完全的涅般寂靜。

 

andalusien 380a

andalusien 384

andalusien 383

Córdoba新城夜色

Córdoba新城的羅馬遺跡

Córdoba新城市政廳

 

人生就是空?生命無意義?
離開Mezquita,我們的旅館Macia就在Córdoba的新城,就在Córdoba羅馬遺跡與市政廳的對面。吃過晚飯,我們散步去,就隨便走走,雖然說是新城,但還是很多五百年前留下來的教堂、修道院、方濟格會,我們躑躅在街道。我們走到郊區河谷上的一座長橋,在橋樑上,我們看著遠方的羅馬老橋,昏黃的燈光,把老橋映得更加神秘。 Mezquita的鐘樓遠遠在望,有點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的感覺,河風吹來,有點涼意,卻是羅曼蒂克。我們慢慢走回城裡,在市中心的圓環廣場,中央映著噴泉,廣場四周坐了很多人。可能喝酒吧!聊天吧!我們的一些朋友也坐在那裡。走過一條街道,年輕人正跳著熱舞,不是佛拉明戈,但一樣奔放。我們亂逛著街道,悠閒的牽著妻手。我也在想,我們曾做了很多旅行,埃及金字塔、克里特島米諾宮殿、希臘阿波羅神殿••,這些都是古老的歷史。它們跟現實又有什麼連接呢?對我們的事業或職業有什麼用呢?或說對人生有什麼意義呢?我們的事業或職業,有一天都要成為過去,很少能像金字塔、米諾宮殿、阿波羅神殿成為歷史。這樣子人生就是空的了?人活著就是沒有什麼意義了?

無量壽佛與進化DNA
人生如佛家所說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嗎?佛家說的色即是空,並不是說,人生是無意義的。而是說,如果人能不使用眼耳鼻舌身意認識世界,本性是空性的,本體是空性的。本體就是物自體,物自體本來就不能透過眼耳鼻舌身意認識,物自體就是空。認識一定要透過眼耳鼻舌身意,而認識到的便是色,空性要靠人的智慧悟性才能了解。色與空原來是一件事,只是認識的方法不一樣。認識的方法不一樣,所得到的色與空的矛盾又如何解決呢?佛家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思是無上正等正覺。正等就是說不要執著色的方法,也不要執著空的方法。當色要看空,當空要看色。讓色與空的認識與了悟互為轉動,無止境的法輪常轉,然後得空色無礙,這個空色無礙的法輪是至高無上的佛學架構。抓住這根本架構,才能正確的了解世界,所謂正覺。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只是一種認識了悟的方法,並沒說出人生有意義嗎?但妙法蓮花經十六品有一句話:我成佛已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意思:我佛的生命在這法輪常轉的架構上是永遠的,是無量壽的。基督宗教與穆士林都追求生命的永生,我們暫離宗教信仰,來了解這個觀念的意義。從進化論的觀點,人是演化來的。演化的歷史過程都存在DNA裡,意思我的DNA,是我幾十萬年來的先祖演化的記錄。我的個體是會死亡的,但這些DNA卻藉著生殖,永遠常青,它永遠地傳下去,生命是不死的。

進化DNA與諸法無我
釋迦摩牟佛的無量壽佛,便是這種意義。他的壽命無量,指的並不是他的靈魂不死,來生輪迴。釋迦牟尼佛一開始弘法,便有兩個完全不同於婆羅門教的觀念。其中之一為:婆羅門認為,人有一個不死的靈魂,因為這個靈魂,人得有所輪迴。釋迦牟尼佛反對這種看法,他認為人沒有永久不會死亡的靈魂,即沒有自我,只有無我,所謂諸法無我,這是釋迦摩牟佛的第一個革命性觀念。 DNA的永遠常青,才是釋迦摩牟佛無量壽佛的重要部分意義。婆羅門還認為不死的靈魂,靠著修煉也可以離開輪迴,得以解脫。但婆羅門教認為,只有婆羅門階級,才能的解脫。釋迦摩牟佛反對只有婆羅門階級可得解脫的看法,他認為人人都可得解脫,所謂眾生平等,這是釋迦摩牟佛的第二個革命性觀念。如何可得解脫呢?釋迦摩牟佛認為只有了悟無我,了悟諸法無我,無我即本性,無我即是空,了解本性,了解空,才能解脫。了悟無我才是解脫的不二法門,六度只為了悟諸法無我做準備。

了悟諸法無我與共同潛意識
了悟無我,了悟諸法無我。 DNA的理論可以見證了悟無我,了悟諸法無我嗎? DNA的理論說明了無我,說明了諸法無我。我們只知道DNA是無我,DNA是不死的,DNA永遠常青。但DNA本身是被研究的生物學對象,生物學不處理了悟的工作。有不死DNA的我們,還是很多煩惱,不得解脫。這就說明了悟諸法無我,尋求解脫,從生物科學的觀點之外,必須另闢它徑。前面說的佛學在眼耳鼻舌身意認識色界之外,另外以智慧了悟空性,便是另闢它徑。 DNA的無我、不死、永遠常青,是生物學的客觀事實。除了物質的生物學,現在我們還透過心理學的方法,即精神的方法,試著了解了悟無我、不死的永遠常青,透過反省的心理學,就是另闢它徑。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提出集體潛意識的觀念,即人類共同潛意識的觀念。他說集體潛意識的觀念是可以遺傳的。其實這就是可以遺傳的DNA的一體的兩面,DNA一方面屬於被研究的生物學,另一方面屬於可以反省的心理學,這就是可以遺傳的DNA的一體的兩面。這樣佛學的了悟諸法無我,便於科學的生物學與心理學連接起來了。或者我們說,可以遺傳的DNA的一體的兩面,為佛學的了悟諸法無我做了見證。我從前寫過一篇榮格的文章,我把它放在這裡,作為這段遊記的結束(2009.11.04待續)

 

集體潛意識-人類演化的紀錄

首先我們提及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他提出集體潛意識的理論。榮格的同事佛羅伊徳 Sigmund Freud),把人的心理分成三部份: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 ego).,或說下意識(也叫潛意識)意識上意識。榮格除了個人的潛意識,更發展了集體潛意識(kollektives Unbewusstes)的觀念。榮格認爲人的集體潛意識是我們的祖先世世代代活動經驗,留在我們腦筋堛熔迹。我們用進化論與DNA的觀點,集體潛意識就是人類進化過程,留在DNA堛漪鶹。在生命長期長流堙A看不見的歷史沈寂,人類的涅寂靜。人類進化的資訊存在DNA堙A所以我們可以說,集體潛意識一方面是人類歷史長期後天演化來的,另一方面集體潛意識又是先驗的存在人的基因堙C生物科學家是以物質的觀點,基因學的觀點,粒子的觀點榮格是以精神的觀點,心理學的觀點,波的觀點。榮格的理論,跟我們前面說的神秘染色體的想法是一致的。我們更有理由相信,生命周流,不會死亡,不殆的郁郁如生,如易經說的生生之德。

我空到法空的解脫過程
榮格在發展集體潛意識後,又提出集體潛意識堛滬鴢Archetypen觀念,原型觀念有面具(Persona) 、陽中之陰(Anima)、陰中之陽(Animus)、陰影 ( Shadow Schatten)、自我 (Self Sebst)。人類歷史長期演化的集體潛意識,産生人人帶著面具與人交往。每個男人帶著女性的情節,而每個女人帶著男性的情節。我們喜歡指責別人,這種指責其實是自我潛意識的投影,它來自集體潛意識的陰影。人類不斷指責別人,自我潛意識的投影不斷出現,這是一種自我發展的過程Individuation, 由自我潛意識達到集體潛意識陰影的洗滌,而達到集體潛意識的自我(Self)。我把自我潛意識的自我稱爲我空,把集體潛意識自我(Self)稱爲法空。Individuation,這便是由我空到法空的發展過程,也是自我解脫的過程。佛家稱這過程爲阿耨三昧三菩提,法輪常轉儒家稱這爲道周流而不殆這也就是康說的連接純粹理性與實踐理性之間的大自然的目的性。


諸法無我與業力輪回
最後我們提出東方文化常出現的一個觀念,即輪回的觀念。印度婆羅門教認爲,人有一個不死的靈魂,人死後,人會參與輪回,也就是說,人會有來生的輪回。依照我們前面的生命周流,不會死亡的理論,婆羅門的理論是成立的嗎?物理學上有個泡堶麮zPauli Prinzip:在原子內不可能有兩個同樣物理量的電子。我們演繹它,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即使不同的時空,不可能有兩個完全一樣的自立體。在歷史生命的長流堙A同樣等同的DNA再重現是不可能的。可能的只是被改變後的DNA,我們或許可說業力的重現是可能的,但不是自立體,我們說自立體的輪回是不可能.這才合乎三法印說的諸法無我,這是釋迦牟尼佛理論的重要精粹。生命長流,周而不殆,不會死亡,在佛學婸‵K是無量壽佛。妙法蓮華經婸﹛G我成佛以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