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asiger除了阿拉沒有戰勝者
-
歐洲穆斯林的奇葩-
20-27.09.2009.西班牙 Andalusien 之旅4a/4

除了阿拉,沒有戰勝者
除了阿拉,沒有戰勝者。如果我們把它翻譯成西方語言,它便是:除了上帝,沒有戰勝者。這是安達盧西亞Granada阿汗布拉宮,Mexuar宮院,拱門上的一句智慧警言。人類無論如何失敗與勝利,最後都將被長江大河浪淘盡。阿汗布拉宮的英雄得意也好,悲傷也好,都將消失在Guadalquivir瓜達基維爾大河的長流堙C西元711年摩爾人入伊比亞半島,歷經八百年的歲月,1492Granada的最後Nasr王朝國王Boaddil,被西班牙女王Isabella圍攻,Boaddil沒有抵抗的交出阿汗布拉宮。Boaddil的投降,美麗的阿拉伯建築藝術才得以保存,歐洲人才有機會驚豔摩爾人的文明,而阿拉伯在伊比亞半島的八百年統治也終於畫下了句點。Boaddil伴著母親,淚灑Granada南方山嶺的摩爾歎息山谷El suspiro del moro。阿汗布拉宮的夕陽依然美麗,先王的墓碑依在,物是已人非,兒臣必須遠離而去,空留22先王的歎息。Boaddil最後在摩洛哥流浪,殘喘餘生30年而亡。西班牙女王Isabella夫妻,及她的神聖羅馬皇帝孫子Karl V,都沒有住過摩爾人修建的阿汗布拉宮,也許它的東方藝術太精致而美麗了。阿汗布拉宮的美麗,留下摩爾人1001夜的悲歎,但也見證了:除了阿拉,沒有戰勝者的智慧。
Isabella
的西班牙王國六百年來,基督信仰涵蓋了伊比利亞半島,但地中海的薰風依舊吹過摩爾人橘子園的圓頂;內華達山坡拙綠的橄欖樹海襯托著安閒的白色山莊;阿拉伯纏綿快速的音符依舊激發著西班牙鬥牛士的熱血;也激蕩著吉普賽人搖擺激情的頓足;安達盧西亞的空氣蒸發著濃得化不開的穆斯林與基督教文化的膠著。
天方夢談說,21世紀的人類歷史,將是東西文化的邂。更準確地說,將是基督文化與穆士林文化的對談與彼此的容忍與瞭解。1453年奧圖曼帝國滅了基督宗教的東羅馬,奧圖曼保存了君士坦丁堡的智慧教堂Hagia Sophia1492年西班牙滅了摩爾人的Nasriden王朝,神聖羅馬皇帝孫子Karl V保存了Granada的阿汗布拉宮。基督文化與穆士林文化的對談,將從Granada藝術的 Alhanbra 阿汗布拉宮開始

andalusien 423

andalusien 431

andalusien 432

老城Albayzin人間淨土
925日中午我們在大學城Baeza用過午餐,然後就上路往Granada的方向出發,這是我們這次旅行的高潮。內華達白色山峰像似富士山,而滿山原野橄欖樹整齊的排列,又像似圍攻Granada阿汗布拉宮Isabella的士兵,沈著而自信。一個多小時的光景,巴士慢慢駛向丘陵,慢慢進入Granada市區,又往山區前進,我們來到了Granada老城Albayzin。我們並沒有著急參觀阿汗布拉宮,我們準備明天一大早,遊客不擁擠的時段,才來朝聖。在Albayzin老城,伊麗莎白帶我們走上狹窄的階梯巷道,石榴圖案的鵝卵石街道,花紅綠樹的庭院,還有庭院內各式各樣的藍色瓷盆,甚是典雅藝術。居家大門瓷磚上面寫著Carmen記號,伊麗莎白說Uno Carmen是住家前院花園的意思。伊麗莎白又回首,指著對面的山丘,奚落的房舍,伊麗莎白說那是吉普賽人的住區,長久以來他們就住在那堙A吉普賽人在這埵酗F故鄉。Granada老城古色古香,又生意盎然,悠然安閒,似人間淨土。

andalusien 443

andalusien 435

andalusien 448


石榴城猶在.只是朱顔改
我們來到一個古老教堂的廣場,它的前面是一片視野寬闊的看臺Pavillon,往底下看是一道山谷,對面丘陵是褪了顔色的紅色建築群,那便是五百年前阿拉伯人留下的宮殿,Alhanbra阿汗布拉宮了。Granada是內華達山脈的一顆紅石榴,由山溝塑成三片果瓣丘陵。山溝流水成了天然的護城河,阿汗布拉宮矗立在山丘,由大洛河Rio Darro 與格尼河Rio Genil守護著。我們站在Albayzin老城,就在大洛河的西岸。東望便是阿汗布拉宮,東南面是山下的Granada新城,而北面是吉普賽人的Sacromonte聖山。我們在這堸扈d甚久,坐在古老的低矮護牆廢墟上,山風吹來,我想起Nasr王朝國王Boaddil的最後一瞥,也想起後唐李後主李煜(937年-978年)的虞美人: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顔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多少幽怨流向阿汗布拉宮的大洛河,流向Guadalquivir

 

andalusien 480

andalusien 476

andalusien 456

 

踢出幽怨與憤怒.擊出纏綿與無奈
今晚我們住的賓館叫Nazaries,名字來自Nasr王朝,是個五星級飯店。吃過晚飯,我們要去看Flaminco的表演,就在老城AlbayzinTablao佛拉明戈劇場。來到Tablao,劇場牆面燈光明亮,我們陸續進了場,坐好位置,服務員便送來每人一杯的甜酒。舞臺上來了吉他手、鼓手、還有一位像似東方女性的提琴手,接著又上來三位女性的佛拉明戈舞者。樂手開始調琴鼓,在一位女歌手的一曲吉普賽高曲中,開始了節目。三位女性佛拉明戈舞者連續的單獨表演,溫柔與奔放,各有特色。不表演的人看著舞者的舞步,不時發出O le的呼聲,應該說是呻吟聲,悲歡膠著的O le聲。然後上來一位漂涼的年輕黑髮舞著,他並不著佛拉明戈裙裾,她跳著肚皮舞,寬裙飛起,阿娜多姿。接著應該是位吉普賽女人,穿著紅色搖晃的佛拉明戈波浪裙裾,站好姿勢,像似太極拳的預備式,也像似禪宗的調息。他雙手慢慢婉轉高舉,手漸擊掌;右腳娓娓頓足,忽而急促;眼視左邊,忽又右邊。由緩而急的頓足,緊促的急掌。越頓越急的踢起,雙手拉起裙裾,O le...O le,手擊耳邊,眼視前方,腳跟動,全身舞動,真是渾身解數,是解脫的忘我,忽然停止頓足,雙手高伸攤展,O le。全場不息的鼓掌,裙裾又飛起,頓踢著舞台,舞台似乎跟著轉動,掌聲又起,我也鼓掌,不止她的入定,她是吉普賽女人。伊麗莎白曾經跟我們解釋,跳佛拉明戈沒有一定的規矩,最高潮只是感覺的舞動。她說日本有佛拉明戈學校,主要是學感覺。東方人比較內斂,不容易解脫,不容易學到吉普賽人的情境。吉普賽人的跳法也跟西班牙人的跳法不同,西班牙人女人還拿栗子壓板,吉普賽人只是擊手,便能擊出感覺。吉普賽女人生氣的頓足,踢出幽怨、憤怒、神氣與狂妄。委曲的手腕,擊出纏綿的嫵媚。搖首擺裙,擺首搖裙,搖擺舜間,擺出命運的茫然與無奈。接著是吉他手、鼓手、提琴手各自表演他們的特技。最後兩位男的舞者表演,以速度見稱,也得了無數掌聲。前後約兩個小時的光景,我們離開了Tablao劇場,Albayzin風有點涼意,月色也淒涼。對面阿汗布拉宮的燈火閃爍,甚是美麗,明天我們要參觀阿汗布拉宮。回家路上我回味,吉普賽人的流浪行腳,如訴如泣的西拉雅思想起,還有商女隔江猶唱後亭花的命運。

 

alhanbra010001

300px-Vista_de_la_Alhambra

alhanbra020001


夢中的去處夜鶯的離歌
阿汗布拉宮的空照圖,像似臺灣島,只是它的頭部往上揚,像似可愛的小豬嘴巴,不像號啾啾的小鳥。它的尾部宮殿Alcazaba住的是御林軍守衛;頭部是Nasr王朝御花園;腹部是天主教時代新建的卡爾五世皇宮;而它的背部就是緊靠大洛河的Nazaries宮殿。Nazaries宮殿是阿汗布拉宮的重心,Nasr王朝歷經800年,22位國王。Nazaries宮殿分成三部分:作爲宗教祈禱用的Mexuar宮;政務接見使節用的Comares宮;以及作爲皇室居家的獅子宮院Patio de los Leones。我沒有見過那麽細膩的藝術建築,那麽複雜的圖案,我想沒有深奧而神秘的數學不能爲功。西班牙十九世紀的詩人Francisco Villaespesa讚美阿汗布拉宮爲珍珠宮殿El alcazar de las perlas,宮殿的石雕閃爍著燦爛的珍珠,Villaespesa這樣說:或許宮牆的影子不再,回憶它卻是唯一的夢中去處,它的藝術永遠不朽。夜鶯在阿汗布拉宮的廢墟中築巢,唱出世界最後的離歌。

 

alhanbra030001

andalusien 506

andalusien 502

阿汗布拉宮正義之門

進入Nazaries的葡萄之門

Alcazaba御林

 

公義之門神秘之鑰匙

926日一大早我們來到阿汗布拉宮,沿著樹木茂密的宮牆外邊走了一公里,我們來到阿汗布拉宮的大門,公義之門Puerta de la Justicia。它的拱門上面有個聖母瑪麗亞抱耶穌的的雕刻,很明顯那是被基督徒修改過的拱門。拱門的最頂端有一隻右手張開的手掌,據說五根指頭表示著穆斯林的五戒。要認識阿拉、要祈禱、要戒齋、要施捨、一生至少要朝聖麥加一次。聖母雕像底下是一隻往下似箭的鑰匙,聽說那是穆斯林的神秘,在宮殿迷樣的雕刻上偶會顯現。過了公義之門,沿著頹廢的宮牆,我們排隊check in,進步緩慢,前面是葡萄之門Puerta del Vino ,或說酒之門,傍邊的果樹翠綠。往後頭看,山坡下的古老碉堡,那便是林軍守衛的Alcazaba了。過了葡萄之門,便是卡爾五世的宮殿。

 

andalusien 496

alhanbra040001

andalusien 494

卡尔五世的宫殿外形

卡尔五世的宫殿喷泉

卡尔五世的宫殿内部

 

和諧與容忍的美感

卡爾五世的宮殿當然是Nasr王朝結束後,十六世紀才開始興建的。但卡爾五世本身並沒在這埵竁L,甚至沒有看到它的興建。他後來被選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一個皇帝要關心的事實在太多了。它的外形甚爲雄偉,但內部的裝飾比起Nazaries來就顯得粗糙多了。它的建築結構外面方形,而內部爲圓形。內部庭院的圓柱是質量甚好的大理石,圓形大理石柱圍成圓形庭院。內園與外方之間的房間,現在變爲博物館。宮殿的外方是希臘式或羅馬式的形式,沒有一點東方色彩。大門前有三座噴泉,象徵著大洛河Rio Darro、格尼河Rio Genil與白洛河Rio BeiroGranada河水。紅石榴的標誌與Herkules的象徵圓柱,都被刻在牆上。卡爾五世宮殿是一座基督教建築,它緊靠著Nazaries穆斯林建築,會不會太免強了些?卡爾宮殿,外方內圓,外公義而內慈悲。卡爾五世對Nazaries沒有一點破壞,是不是也象徵了爲他祖父母Isabella與費迪南的贖罪?卡爾宮殿與Nazaries宮殿和諧而容忍。正如君士坦丁城的紅色智慧教堂,與藍色清真寺和諧與容忍的美感。(2009-10-08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