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少年好友的重逢

政治:對羅馬的效忠

政治摧毀人性

倫理公義的苦難:十字架


人性與法西斯



人性.國家.公義(政治語言與倫理術語)
Fascismo意大利文,根源拉丁文,是指捆在一起的一束棍棒,中間插一柄斧頭,是古羅馬高官的權力標誌,象徵著萬眾團結一致,服從一個意志,一個權力,它是羅馬帝國的象徵。

我年青的時候看過賓漢的電影,只記得羅馬法西斯軍隊好壯觀,羅馬賽馬好激烈。去年回台灣,我大學同學,送我一套奧斯卡獎的影集,過了新年閒來無事,我拿來看看,我看賓漢。它使我聯想人性,人性因政治而變得無情,尤其法西斯下的政權。無論法西斯立論多麼堂皇,它徹底
摧毀了人性。不管是以法律政治制度見稱的羅馬式帝國;還是以黑格爾辯證,尼采超人哲學為鵠的的希特勒國家社會主義;還是標榜以無產階級,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公義社會。法西斯專制,無論是法制社會,愛國主義,政治語言的公義社會,都扭曲了人性。維護人性人權,與高舉公義(政治語言),是兩個不同的觀念,當然公益的愛國主義,與普遍法則的公義(道德術語),更是風馬牛不關的概念,我們有機會再深述。我們在醬缸文化長大,對這些觀念多懶於釐清,我也爽得跟著激情的吶喊。


賓漢描寫童年的友誼,因族群政治觀點而仇恨相向。族群的政治仇恨,如何在基督宗教找到出路,是賓漢電影的主題。賓漢電影對非基督徒,宗教意味似乎強了些,但回歸道德人性層次,賓漢電影,不失立論清晰的哲學描述。

賓漢電影.仇恨與寬恕
猶太人貴族賓漢猶大,與羅馬人馬生拉是童年好友,同在耶路撒冷長大,後來馬生拉回了羅馬,當他再度回到耶路撒冷,他已是羅馬住耶路撒冷的長官。

馬生拉剛當上新官,雄心想幹一番偉業。賓漢猶大的家奴有女兒Esther長成,猶大同意給她自由,讓她受娉禮結婚。但猶大好像愛上了她一個新的羅馬官長上任,遊行耶路撒冷的街道,經過「賓漢府」,一塊瓦片掉下,擊中羅馬人官長的馬車。馬生拉調查,他知道這是意外,但為了討好新長官,馬生拉把賓漢抄家。家人下監,猶大遠放作奴隸,被判到海中戰船作划手。猶大受百般苦,他熬不下去,有輕生念頭,此時,他遇見一個人:耶穌。耶穌給他一杯涼水。忽然他重新有力量活下去,船上的長官看出猶大的才幹,對他有好感。海戰中,船毀了,但猶大卻救了船長,後來更打勝了仗,官長收了猶大作乾兒子。猶大決定回耶路撒冷報仇。

猶大重遇未婚的Esther。猶大參加戰馬車比賽,因知道馬生拉也參加這比賽。馬生拉加了利刀在車輪,破壞其它參賽者的車,但他自已反而掉下,被馬車拖拉,受重傷(雙腳需要截肢才能保命)。但他狠毒的對猶大說:你沒有贏!你的母親、妹妹在監中染了大麻瘋。你找到她們,都認不出來的!」猶大終於在麻瘋谷找到母親、妹妹,看見她們受著大麻瘋的折磨,心痛不已。卻也發現Esther在送食物給她們。Esther聽到耶穌的「登山寶訓」:「憐恤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Blessed are the merciful, for they shall obtain mercy.)」、「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Blessed are the peacemakers, for they shall be called the children of God.)」她信了。但猶大充滿仇恨,不願意相信。終於Esther說服猶大同意帶母親、妹妹去見耶穌。但發現彼拉多已判耶穌去釘十字架,猶大追去跟著看,看出這是當年給他一杯涼水的人。猶大看耶穌在十字架,聽他說赦免的話(路23:34)。猶大發現母親、妹妹的大麻瘋竟然痊愈了。他對Esther說:
我聽他說:「父啊,赦免他們!(I heard him say, Father, forgive them.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For they do not know what they are doing.我感覺到他的聲音(I felt His voice把我手上(報仇)的刀拿走了。take the sword out of my hand.(資料取自WIKI)
2013.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