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歌
--全歐台灣協會年會裨記--

雞犬相聞
帶著小時候遠足的興奮心情,我們參加了今年1998年台灣協會的年會,一大早起來,就傾盆大雨,大雨沒有使我們掃興。經過七小時的歐洲列車,我們來到了這土地比台灣小,人口比台灣少的國度。小國如桃源,雞犬又相聞。她是歐洲聯盟的總部--比利時的首府布魯賽爾。

公義的社會
來到四星級的旅館,還沒放下行李,老朋友便寒喧問暖,擁抱了起來,健康如何,子女如何。老朋友更關心在鄉訊上的一篇投稿,我一再解釋我的看法:在我們每個人的真誠心靈上,都有兩股倫理的實踐元素,一股是人的欲望;一股是人的良知。欲望不一定是壞事,但欲望必須聆聽良知的呼喚,唯有這樣,才能造就一個有社會公義的社會。類似這樣傳教士的烏鴉嘴有誰聽得下去?但是我們還要一直唱下去。流浪者之歌!

如果台灣的政治人物只熱中於山頭間的利益交換,而忘了社會公義,那我們所有的努力都將是白費的。今日的台灣協會,便是今日台灣社會的縮影。我們也希望在權位角逐的同時,能夠聆聽自己良知的呼喚。厚黑學不值得我們學習;德川家康的權術之計也無須模仿。佛陀介紹我們要清淨;神要求我們要真誠。

新的里程碑
是晚餐的時候了,我跟幾位比利時的同鄉同桌,都是第一次見面,據他們說,他們在歐洲也有十多年的歷史了,但他們都是第一次參加台灣協會。過去他們不是參加歐華聯誼會,就是參加國民黨當年為對抗台灣同鄉會的所謂台灣同鄉聯誼會。他們對台灣協會年會的參與,表示了時代在改變?

第一天的節目,在比利時李麗花會長的致詞中開幕了,首先介紹了各國的會長,接著由台灣駐比利時黃演鈔大使致詞,黃大使為年會的主題--未來的台灣--用台語認真的說出了看法。晚上黃大使還宴請了全體與的同鄉,每桌安排一位使館人員招待,晚宴中大使還帶著大使館人員跟大家敬酒,晚宴後大使與夫人又跟同鄉一一握手道別。這表示了全歐台灣協會新的里程碑--協會與政府溝通的新開始?

 

教授的話
我們回來談談大會的演講,首先是由建國黨黨主席許世楷教授講台灣為什麼要建國?要求自主、獨立建國是人權的表現,人權是全世界人類普遍的價值觀,台灣要求建國是人類普遍價值觀的展現。獨立建國並不是狹窄的民族意識,而是人類普遍的價值觀;中國要併吞台灣才是狹窄的沙文主義。

接著由沈長庚教授講公投,沈長庚教授是數學家,他說數學上有所謂的 ObjektSubjekt的說法。對主權來說,土地、人民、政府..Objekt、是條件。另一方面,主權是極為主觀的東西,那便是人民的意願。應該透過公投來表現主權的獨立。

接著由鄭欽仁教授講中國對台政策的轉變與台灣因應之道,鄭教授也準備了講義綱要,是極為精彩的演講。可惜時間太短了,我們只好把講義綱要帶回家,好好細讀,我們從這裏受益良多。

鄭教授說,1981年,台灣有機會成為台灣共和國,當時汪彝定赴西班牙交涉,同行者有今日的行政院蕭院長,準備簽定官方文字。當時中共對台灣的代表團也沒有騷擾。但因為當時國民黨的誤國而喪失良機。

1982年至1991年,中國方面有胡耀邦、趙紫陽在位。台灣方面李登輝剛上台。1989年中國有天安門事件。1990年國民黨政府單方面取消動員戡亂時期的禁令,中國卻仍在外交上打壓台灣;並且滲透破壞台灣社會秩序。

1992年江澤民上台。1996年台灣選總統。中共打飛彈,耗費 180億人民幣,佔國防費用 25%。現在中國貧富不均;國營企業及人民幣貶值都是壓力。維吾爾獨立運動愈演愈烈。台灣本身應團結,不應自亂腳步。

為流浪狗請命
吃過中飯,我們接著聽民進黨僑選立委林哲夫的演講,可能剛吃過中飯,我看有些同鄉,一方面聽僑選立委的講話;一方面閉目養神。一剎那,一個洋人衝了進來,又被架了出去,驚醒了少數人的黃粱夢。比利時李麗花會長解釋說,那位年青人是世界台灣流浪狗福利聯盟的盟員,他來為台灣流浪狗請命。流浪狗聯盟主席曾來電話,要求給他們時間。因為大會時間緊湊,被李會長婉拒了,但是他們還是闖了進來。

雖然被架了出去,他們還是不甘心,在黃大使晚宴的時候,他們在飯錧前發起了傳單。我也收下一份,休息時,我好好把它看了一遍。意思是說:台灣虐殺流浪狗,台灣人蒙羞。世界台灣流浪狗福利聯盟要求立法委員,儘速通過動物保護法。讓台灣早日洗刷污名,步入文明之國。

洋人關心台灣,我們本來應該感謝他們的忠言,尤其當台灣外交有困難的時候,更應該多結善緣。什麼時候,或許也會結出善果來。只是大會的時間實在太緊湊了,沒有辦法為各色各樣的社團謄出節目來。傳單中也附了一張釋昭慧的文章,大概是說,不能關心流浪狗的生命,也就無法關心劉邦友、彭婉如的生命。我們應該關懷生命,不要戮殺,社會才能安詳。釋昭慧是一位女尼。

漸進的辯解
流浪狗的請願使我們驚醒,接著由林濁水立委講民進黨的中國政策。據我們所知,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原來是分成兩派的:一派是許信良的大膽西進;一派叫固本漸進。後來演變成強本西進的文字遊戲。林濁水立委原來屬於民進黨新潮流派,新潮流派原來傾向於固本漸進的。然而在新潮派邱義仁準備到廈門訪問的時候,又叫人懷疑起他的立場。在林滴娟被害死的驚駭聲中,邱義仁匆匆忙忙的由廈門回了台灣。

我們現在來聽聽林濁水立委的民進黨中國政策。林濁水立委四平八穩的說出他的民進黨中國政策。一開始林濁水立委舉例說,我們同鄉會過去跟年青的小孩子佔青年錧,現在台灣協會卻在四星級旅錧開年會,一切都在進步。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也是漸近的。林濁水立委為民進黨的漸進中國政策作辯解。

不要嫌台灣
休息一刻鐘,接著我們聽聽基督教玉山神學院院長景諾的演講,他是排灣族的原住民。他風趣幽默,以流利的台語演講,博得了最多的掌聲與笑聲。他說台灣歷史不只四百年,台灣歷史四百年,那是漢人的講法。原住民認為台灣歷史五千年,台灣的土地,層層都有祖先的血汗與遺跡,在這塊土地上長出原住民的一切。原住民沒有認同的危機,原住民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沒有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困擾。據研究,台灣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混有原住民的血統,因為先民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嬤。

景諾院長講了一些排灣族的文化,又解釋了一句排灣族的話:背著昨天,抱著今天的希望,向前走!最後景諾院長以一首不要嫌台灣的歌曲,結朿了這一場感性的演講。

焚而不毀
接著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羅榮光長老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台灣的未來。演講後他說明了一封牧函,一篇聲明。但使我最印象深刻的,卻是長老教會印章上的幾個字:焚而不毀。我的了解:為公義社會而燃燒自己。羅長老也鼓勵大家作個惹事的人。就是說要為社會公義而惹事。

台灣之夜
現在我們說說當晚的台灣之夜。首先放映陳水扁市長祝賀年會成功的錄影帶;接著放映盧修一同鄉的生平。我們為比利時老會員盧修一兄默哀一分鐘。

接著便開始了台灣之夜。有合唱、有說笑話、有卡啦OK。西區的打開心內的門窗;北區楊會長的總是為著你一人;華航代表的雙人枕頭;長榮代表的內山姑娘要出嫁;比利時林天章的雨夜花;維也納的 Nabucco..,都是集一時之選。還有吳秋祥同鄉的小姐!妳呼我的感覺真好;李勳墉會長的三民主義。真的都叫我們笑死了。一直到午夜一點,大家才拖著又興奮、又疲倦的身子回房間。

聖靈的語言
第二天早晨,來到七樓,我參加了基督徒所舉辦的主日崇拜,前面幾排座位已坐滿了教友,陳主顯牧師已經開始講道。陳牧師的證道內容大概是說,當聖靈在我們心中充滿,雖然我們各說方言,我們卻也可以彼此聽得懂。神給我們各種美麗的方言,而我們的交流也一點沒有困難。感謝神!我也想著:雖然只用一種語言,邏輯無懈可擊。時間、地點、人物證據十足,口沫橫飛,妙筆生花,頭頭是道。但只要心中無聖靈,我們彼此間還是不知所云。禪宗大師六祖慧能,認為語言是眾生溝通的障礙,應該除去心中的魔鬼。六祖慧能沒念過書,一個大字也不識。

宿命與轉機
第二天的演講,由中央研究院的黃富三教授,講台灣歷史的宿命與轉機。他說台灣離中國很近,但沒有海南島那麼近,所以時常脫離中國;台灣離中國又不很遠,所以一直有扯不清的關係。因為台灣與中國不遠不近,所以想離開它,又被拉回。這種來回的頻率極高,這便是台灣歷史的宿命。

近二十年來,台灣創造出史無前例的奇蹟;創造出一個別於中國的社會氣象。台灣人有新的價值觀,這個現代價值觀與傳統的中國價值觀有天壤之別,這便是台灣人的可能轉機。

爐灶冷了;還愛儂的話
接著我們德國區的陳主顯牧師講急救台語五要。陳牧師用莫沙伊克的圖案來比喻人類的語言。每一種語言就像圖案上的一塊小碎石。圖案上少掉任何一塊小碎石,都會使莫沙伊克圖案遜色。我們應該疼惜任何一塊小碎石,任何一種語言。

陳牧師念了一句客家話,意思大概是爐灶冷了;還愛儂的話,即要愛我們的語言。這是一句多麼感人肺腑的話啊!我為這句話激動不已!即使爐灶冷了;我們還聆聽良知的呼喚。最後陳牧師建議成立台語基金會。

不食嗟來食
十五分鐘休息後,瑞士分區會長何蘭花,介紹台北市環保局劉世芳局長講環保與婦女工作。局長首先談林滴娟事件、台北市長選舉,最後談婦女保障名額。保障名額不是不食嗟來食。

瑞士再見
最後在全歐李勳墉會長的主持下,我們結朿了1998年的年會。我們感謝比利時同鄉為我們準備那麼舒適的地點、飲食、房間;那麼精彩的演講節目;整個年會那麼有秩序;而布魯賽爾同鄉又那麼少。它給了下屆年會的瑞士同鄉一大鼓勵。明年瑞士再見!

西歐威尼斯
吃過午飯,由大會招待我們參觀比利時的威尼斯--布魯治城(Bruges)。她是古代的商業海港;中世紀的藝術中心。在大廣場的四周有鐘樓、市政廳、還有中世紀美麗的房子。一個多小時的逗留,我們便回布魯賽爾了。

風雨故人來
回到布魯賽爾,我們馬上跟老朋友闕兄打電話,過去他們跟吳修團、陳建福、黃光雄參加同鄉會章程的起草。常在海德堡Bergheim出現,到處串聯,成立了最早的比利時同鄉會。怎麼現在同鄉會在這裏召開,卻沒有看到他們的影子。一個鐘頭後,闕兄夫婦帶我們去吃海鮮大餐,又帶我們回到他們的住家,蔡命時兄也來了。吃冰淇淋;喝熱茶。從健康到小孩;從事業到房子;從巴黎年會到協會路線。闕兄永遠關心台灣,一直聊到深夜。闕兄夫婦又把我們送回旅錧,天下著大雨,地下水嗚嗚不已,路燈朦朧,我們依依說珍重。  

從魯汶到滑鐵盧
第二天蔡兄帶我們到魯汶參觀,魯汶!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便有深刻的印象,她是胡賽爾現象學的重鎮。原來胡賽爾在德國佛萊堡任教,當時哲學家海德格是他的學生,因為海德格後來投靠納粹,胡賽爾又是猶太人。胡賽爾的著作便只有偷偷地,透過外交文件,送往魯汶,魯汶大學成了現象學的研究中心。我的老師李貴良先生便是魯汶畢業的。他是台灣現象學的第一把交椅,現象學是存在主義的先驅。

後來有不少輔仁大學的學生來到魯汶念書,兩個學校都是天主教的大學。我們同鄉會的老會員何康美,便在魯汶大學校長室作事,可惜今年,她也沒來參加台灣協會的年會。蔡兄請我們吃過午餐,我們便回滑鐵盧。

滑鐵盧使人想起戰敗者拿破崙;我們卻遺忘了戰勝者威靈頓。人生實在不能以勝敗論輸贏。你說耶蘇被釘十字架是失敗了?還是勝利了?拿破崙被困Elba島,1815 618日又回到滑鐵盧,滑鐵盧一戰,拿破崙被放逐聖Helena島。奧國首相梅特涅於同年緊開納也納會議,處理戰後歐洲秩序。比利時與荷蘭成立了聯合王國,十五年後比利時獨立。

孤星淚
現在在滑鐵盧附近,留下當年拿破崙帶來的軍隊的後裔,每年 618日,法國後裔總要紀念他們的祖先。拿破崙的軍官後裔--大文豪雨果曾在這裏構思他的孤星淚:法國軍官曾經馳騁沙場,不可一世;現在卻是孤單老人,如殘燭;如枯枝。人在孤獨的時候,最容易找回自我,最容易憐憫別人。

老人流浪巴黎街頭,沒有一個人理會他,他來到教堂,看旁邊無人,便偷了聖物,他變賣了聖物,以為充飢,他實在太飢餓了。神父知道了,並沒有告發他。因為神父想起自己小的時候,也因飢餓流浪街頭而偷竊。當時主教並沒有責備他,並且收留了他。想著童年;又看到這孤單老人。神父心酸而淚下。同是天涯淪落人;同樣是神的子女,要互相諒解與照顧。諒解與照顧是新約愛的精神,它完成了舊約公義社會的圓滿。正如慈悲的解脫,也完成了戒定慧辯別善惡的修練。即悲智雙修,或說慈慧雙修。

1824年比利時人也在附近建立萬人塚,為紀念在滑鐵盧陣亡的比利時人,萬人塚稱為獅子山丘。戰勝也好,戰敗也好,都歸塵土。最後我們在拿破崙被擒的地點,照了一張像,便回布魯賽爾了。

從原子模型到撒尿男孩
蔡兄開始帶我們逛布魯賽爾市區,從主教座堂到皇宮、到美術錧、到歐洲聯盟的總部。又帶我們逛萬國博覽會,這裏有原子模型,是鐵原子的模型,由九個大圓球組成,其中一個是瞭望台兼餐廳;剩下八個為科學錧,發光的鋁球,使人幻想著神秘微觀的大千世界。

我們來到大廣場,聽說她是歐洲最美麗的廣場之一,四周由文藝復興與巴鏤克建築圍成。雨果曾在64號房子裏住過;列寧、托洛斯基也曾在這裏的旅錧內討論過問題。當年沙皇與法國政府的關係極為友好。列寧、托洛斯基只好流浪到布魯賽爾。我們也在一條附近的小巷裏,拜訪袖珍而有名的撒尿男孩,它的故事就不再細說了,下午兩點三十分,我們準時的來到火車站歸隊。謝謝了!蔡命時兄!坐在回德國的歐洲列車上,我回憶這次的布魯賽爾之旅:外面雖然刮著大風,下著大雨,我們的心情卻輕鬆而愉快!沒有任何執著。  
(28.Aug,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