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童話之旅

秋天的陽光.未有的感覺
去柏林那天走了好多路,布蘭登堡大門、菩提樹下大道、亞力山大廣埸、查理檢查哨、柏林圍牆遺址…,晚上坐在波次坦廣埸吃晚餐,新建的廣場氣勢真滂湃,Bauhaus建築間的回音迸射迴繞。歷史上這裡是柏林最熱鬧的地段,共產黨來了,成了廢墟.德國統一後,又開始重建.我想起1990年的夏天,親戚從台灣來找我,那時東德政權已搖搖欲墜。人們爬到圍牆上羞辱東德士兵,並在柏林圍牆上敲下石頭,我們來到柏林布蘭登堡圍牆前,人山人海,這是圍牆的最後一瞥了。當年十月三日布蘭登堡的圍牆便被打開了,人們爬到布蘭登堡的頂端,插旗戰馬神像..。都過去了,現在這裡的建築群,真是美輪美奐,十足的後現代主義特色。年輕人在這裡歡呼看世界盃足球賽,電視台正轉播現場的live。但我身體覺得好不舒服,有點不安的感覺,煩惱伴著音樂蹣跚起舞,幸好第二天早晨就好了。以後兩個星期旅途,一路上平安。身體真重要,有個文學家這樣描寫病後感覺:秋天的陽光真好,望著窗外陽光照射的草地更覺無限美好,我以前沒這樣看過陽光。

茵夢湖.Storm故居
Noch einmal!
Noch einmal fällt in meinen Schoß
die rote Rose Leidenschaft;
noch einmal hab ich schwärmerisch
in Mädchenaugen mich vergafft;
noch einmal legt ein junges Herz
an meines seinen starken Schlag;
noch einmal weht an meine Stirn
ein juniheißer Sommertag.
(Theodor Storm)
再一次紅玫瑰的熱情再次入我心坎.我再次陶醉在少女愛意的眼眸.年輕的心再次那麼激動的跳躍.六月夏日再次拂向我的額頭
我們這次旅行從北海
Husum開始,小芬要看Theodor Storm (1817-1888)的故居,Storm是茵夢湖Immensee這本書的作者,Husum是北海邊上的一個小城,小巧玲瓏,六月的玫瑰花正盛開。在Storm故居的院子里,花木盤纏,綠意盎然,我在打水機前的小凳坐坐,北國的夏意真柔和,我想Storm坐在這兒,幻夢他的茵夢湖。德國的小城就是這樣,安祥精緻。我想起一首歌:小城故事多人生境界真善美,充滿喜和樂看似一幅畫,聽象一首歌,真是 Husum小城的寫照我們也去看Storm的墓園與出生地,出生地在熱鬧的市政廳斜對面,而墓園就在一座古教堂旁邊。面對寂寞的墓碑,我有一種感覺:人生的價值就是這樣,留點兒雪泥鴻爪嗎? Storm的茵夢湖永遠美麗。   

                             

從年青到憔悴老邁
吃過簡便的土耳其午餐,我們的車子便橫跨北海、波羅的海運河來到漢沙同盟的自由城
Lubeck

它是文學家Thomasmann的故鄉,托瑪斯曼是富商家族,在市中心的托瑪斯曼博物錧,猶可感覺當年的富裕,托瑪斯曼在納粹時代逃亡美國,戰後接受諾貝爾文學獎。Lubeck四周由護城河圍繞,她有一個中世紀遺留下來的大門Hostentor,上面用拉丁文寫著:Pulchra res est pax foris et domi concordia – MDLXXXV (Schön sind der Friede draußen und die Eintracht innen – 1585 )“外面安寧,內部和睦”。大門外邊是個長方形廣場,最前頭有兩頭獅子,一雄一雌,我站在雄獅前面,以美麗又古老的大門為背景,從年青時代開始留影,一直到現在憔悴老邁。

Hostentor右後方是漢撒同盟時代,儲藏白金(食鹽)的倉庫,現在是普通的店面,只是它的走廊,猶可微微的憶古思情Lubeck曾經是一百多個漢撒同盟,自由城市的首府,它的富裕,可見一斑Lubeck最漂亮的地方,是她的市政廳,建築結構與牆上圖案,都留給人們深刻的印像。Lubeck還有一個值得介紹的,便是雅格博教堂內的後哥德式管風琴,當年音樂家巴哈就曾為了這管風琴,跋涉千里來到Lubeck。教堂的左前方有個天文星象的圖案,科學又美感教堂的外面進口右邊,有個醉鬼的銅雕像,好笑又諷刺Lubeck除了有名的蔴薯胖Marzipan還有個有名的醫學院。Lubeck離漢堡很近,四十分鐘高速公路路程便到我家。

 

美麗境界.海鷗悠閒
第二天我們去
Travemunde的波羅的海。今天的太陽好溫暖,波羅的海的風吹得好舒服,碼頭上停了好多帆船,桅桿上的三角旗飄飄,風動還是幡動?六祖慧能說是心在動。我們走向沙灘,風箏迎風招展,我脫去鞋子,走向海水,海水的涼意深透我的心,輕輕的波浪使我想起童年。小時候在海邊游泳,看男女牽罟,看彫雲萬千的黃昏夕陽,晩上在沙灘上睡覺,看捕魚苗的漁火,聽數魚苗的漁歌,..我們找一家室外咖啡館坐坐,粼粼海水,海鷗悠閒,我們看著來往的散步行人,輕鬆安逸,我想起電影《美麗境界》的故事,內容有一點憂鬱又悲劇,男主角是個數學天才,卻又是個瘋子,精神醫院好殘酷。它又使我想起《飛越杜鵑窩》,也使我想起Freud的心理分析,還有學心理學,英年早逝的懷義兄。我覺得這些故事都不可思議,卻又是人間的真實。忽然客輪的汽笛聲響起,她要去丹麥與斯德哥爾摩。

 
耶那大學.叔本華與黑格爾

休息一天,我們去柏林,然後到耶那、威瑪。下了高速公路,車子在省道上行駛,我們來到耶那大學,那是中午時刻了,我們在學生餐廳用午餐,午餐後在餐廳前的廣場休息,這是新校區,上次來耶那,還沒有這個新建築,德國統一後,聯邦政府確實發了不少錢,作為東德的重建。我們走向舊校區,席勒、黑格爾的半身像仍立在耶那大學的校門口,這便是十八世紀睥睨歐洲學術界的耶那大學。謝林、費希特,叔本華,黑格爾、歌德、席勒都在這兒呆過。後來自然科學興起,學術重心才轉到哥廷根,
HeisenbergBohr、愛恩斯坦、高斯、希爾伯特才去哥廷根。我想起黑格爾的課堂座無虛席,而叔本華的教室卻無人問津的情景。今天我們來回看他們的哲學,黑格爾惟心幻想,而叔本華的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卻是後來存在注意的先驅。我們實在沒有必要,為暫時的不叫座而煩惱。耶那舊校區的校社前,還立著好多雕像,那便是在耶那大學受過教育的佼佼者,他們是德國文化的創造者。我特別喜愛耶那,她是德國古典思想的發源地。

少年維特的煩惱
離開耶那,車子在圖林根的丘陵起伏,我似乎又聽到了哥德的馬車聲,滴答滴答,青翠的原野,林陰的柏油路。威瑪到了,首先要看的當然是歌德的紀念館,那是一座巴鏤克建築,哥德在這里住了五十年。我看過太多次了,於是就在外邊咖啡館找個地方休息,讓小芬他們自己參觀。夏日炎炎,我要了一杯可樂,看著坐在噴泉旁邊的德國年青女孩,我想起了哥德與
Charlotte von SteinCharlotte是哥德最愛的情人,雍容華貴,是侯爵的夫人,她甚愛哥德的靈性,比哥德大七歲,他們時常偷偷地,跑到Kars Bad的溫泉區去約會,情書往來不絕,她教了哥德好多知識,奠定了哥德的文學根基,在那個時代,他們的愛情是不可能有結果的,但為什麼一定要有結果呢?後來哥德與Christiane Vulpius結婚,哥德並不特別喜愛Christiane,他們生了五個小孩,長大的只有August一個。在哥德周圍,一生有不少女人,包括少年維特煩惱的女主角,還有他老年時代,幫他整理浮士德詩集的年青女孩。小芬他們出來了,接著我們便按照計劃,到威瑪郊外的一個集中營Buchenwald去參觀。

 

容忍比真理更重要
我曾參觀過慕尼黑郊外的達浩集中營,那時年青,帶我去參觀的朋友說:“怎能說只是希特勒一個人的錯。”沒有錯!每當人們談起屠殺猶太人,德國人便感到非常的內疚,他們為納粹
(NaZi)感到羞恥,NaZi是國家社會主義的簡寫。這個Buchenwald集中營是有夠大了。從大門開始走了好長的森林,才到集中營本部,又走了好長的路才到刑場,鐵欄杆外面一塊牌子,上面寫的:請整理服飾,為對亡者的衷悼。我走進刑場,黃土乾枯,碎石雜陳,野草在太陽下嘆息搖頭,這是希特勒對各國政治犯的刑場,地上有一銅碑,依照拉丁字母,寫著被害者的國家名子,一朿鮮花在銅碑下。我走向條條溝道,大概是當年堆集屍體的所在,一股陰風飛來,好是淒楚。我慢慢走回欄杆入口,想著當年人們被載到這里,等著死亡的時日。我也想到歷史上多少政治犯,如此無奈。我更想到容忍比真理更重要,因為每個暴君都認為自己擁有真理。自認自己是唯一真理,便是強賊真理的開始。尊重別人的看法,容忍不同的意見,應該是現代文明人的基本條件。無辜的亡者,安息吧!。太陽慢慢西斜,帶著不舒服的感覺,我們慢慢離開Buchenwald

 

繆斯的城市
我們又回到威瑪來,回房間洗個痛快的澡,晚風吹來,黃昏的餘溫仍在,我們散步在漂亮又羅漫蒂克的席勒街、這兒有席勒紀念館,似乎還有夏日的蟬聲。往前走便是威瑪國家劇院廣場了,廣場上,席勒、歌德的全身像仍站立在那里,席勒手拿詩集,歌德攜著桂冠,好一個繆斯的城市,繆斯是希腊神話掌管詩歌戲劇的神,前年歐洲文化節便特別選在威瑪舉行。

我們又走回Elephant旅館,就在旅館前的廣場晚餐,晚風真好,看著來往的遊客,我回頭看看Elephant旅館的陽台,有座雕像,那是托瑪斯曼,托瑪斯曼曾在Elephant旅館住過,哥德也在這兒住過,今晚我們就往Elephant旅館,它真是五星級飯店。

 

馬丁路德與巴哈
第二天又沿著高速路,到馬丁路德、巴哈的故鄉
Eisenach,他們是鄰居。一個小城有兩位大人物,在德國這個國家並不稀奇。離Eisenach不遠,有個Wartburg的山城,是馬丁路德翻譯德國聖經的地方,因為趕路,我們沒有去。但馬丁路德的更重要城市是Wittenberg1517年馬丁路德在這里提出95條論証,反對梵蒂崗,於是開始了文藝復興的宗教改革。每年的十月三十一日是德國的國定假日,是為紀念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宗教是歐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宗教改革表示了德國文化走向現代化的里程碑。啟蒙主義、理性主義在德國從此飛躍騰達,康德、黑格爾的古典哲學、叔本華、尼采的現代哲學風迷全歐。

紅小帽的故鄉.你的耳朵怎麼這樣大
下午我們來到
AlsfeldSchwalm她是紅小帽的故鄉,紅小帽是葛林有名的童話故事,德國小孩沒有一個不知道紅小帽的。我們來的時候,車子經過森林,在童話般的林陰大道,一下子麥田油綠,一下子小徑迴轉,一下子又是柳暗花明,紅頂家屋鱗次幯比。我們的安安最高興了,她在尋找紅小帽的小木屋,他在訴說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對話:你的耳朵怎麼這樣大?你的嘴巴怎麼這麼寬?。我們看過小城,已經過了午後三點,餐廳都休息了,我們在雜貨店買些點心,在小城小憩片刻,陽光好暖和,小城真寧靜。我們又上高速路,方向Rothenburg羅騰堡。

騎士藝人的戲匿.玫瑰花園的晚餐
羅騰堡
Rothenburg是中世紀十二世紀開始興建的小城,在文藝復興時代大興土木,也就只這個原因,羅騰堡留下文藝復興的風味,成為旅遊著喜愛的城堡她的鐘樓,她的城牆,她的市政廳,古色古香,每棟建築都像一幅畫她是德國童話街道的起點,好多日本遊客這個小城我來過,十年前我姊姊隨旅行團到此一遊,記得那次德國司機跟台灣導遊弄得很僵,我用德文幫他們溝通,才化解誤會,離開時,台灣鄉親還真感謝我。記得語文班學德文時,學了好多羅騰堡的故事,什麼有人攻城,一個市長很會喝酒,才化解滅城災難,都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我們把小城繞了一圈,走上城牆,還真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感覺。在樓牆的寬闊處,有個說書藝人,著騎士服裝,在講羅騰堡的歷史故事,風趣又戲匿。羅馬人、神聖羅馬帝國、自由城市、三十年戰爭、聯邦政治..帝王像走馬燈,然而我們只是要簡單的生活,他這樣認為。走進一家商店,這裡賣著有名的德國冰酒與咕咕鐘。晚上我們在一家玫瑰花園用餐,晩風涼快,蠟燭燈影。回到房間,躺在古老的的旅館床上,我在想那個藝人的話,輕鬆帶有點嚴肅。羅馬人、神聖羅馬帝國、自由城市、聯邦政治,意味著什麼?只是朝代的改變?啟蒙運動在這些政治的走馬燈中,又是什麼樣的角色?內心世界與外在世界又是如何的辯證?我昏昏的入睡了。
  
我愛西西.新舊天鵝堡
第二天,我們向新天鵝堡的方向飛馳,真是飛馳,車子時速200公里,新天鵝堡是慕尼黑巴伐里亞王路易士的傑作。路易士王
Ludwig II性好藝術,建了一些宮殿,都在阿爾卑斯山腳下,新天鵝堡內有個音樂廳,是為他好友華格納建的,可惜華格納沒有用過,路易士王也沒用過,便兩兩過世了。過去參觀新天鵝堡的人擠得水洩不通,現在入場卷有規定入場時間,電腦作業,好多了。迪斯奈樂園便是模仿新天鵝堡建的。路易士王酷愛西西,西西卻嫁給維也納哈斯堡王朝的國王,路易士王一生無婜,後又溺斃於慕尼黑附近的Stanberger湖。路易士王應該是個藝術家,不適合於王位。
                                        
太陽慢慢西斜,新天鵝堡的遊客漸漸散去,我們坐著馬車笛躂下山,回頭看看半山腰,藍白相配的新天鵝堡與另一座深黃色的宮殿並立山腰,那座深黃色的宮殿便是舊天鵝堡,是路易士王的父親所建的,路易士王年青時代便在那里度過,裡頭有太多的藝術品,耳濡目染,養成王子對藝術的酷愛。路易士王的父親忘了路易士王是未來的國王,不是藝術家,當路易士王接位時,對國事如此生疏,俾斯麥統一德意志時,他還矜持,他希望永遠是巴伐里亞王,然而全身藝術氣息的巴伐里亞王,如何能夠對抗鐵血的普魯士宰相俾斯麥?夏天的阿爾卑斯山麓,黃昏寧靜,山氣真佳,我們離開新天鵝堡到Fussen過夜。第二天準備去海德堡。2002/7/1 
                                         

流浪者的之歌.玻璃珍珠遊戲
到海德堡以前我們拜訪了
Hermann Hesse的故鄉Claw / Württemberg。這是小芬的願望,我說她還真調功。赫斯是當代德國文學家,我們熟悉他的流浪者之歌Siddhartha》,Siddhartha原是釋迦牟尼佛的名字。描寫主角Siddhartha追求真理的過程,他遇到了佛陀,覺得佛陀的道理很好,但他並沒有參加佛陀的教團,他繼續走自己的路子。Hesse深受印度思想影響,他的文學精華是人與自然的和諧。
旅遊回來我又讀了
Hesse的《玻璃珍珠遊戲》,《玻璃珍珠遊戲的男主角Knecht是個天才他藉著Kastalien的組織爬到極高的位置最後又離開了Kastalien的組織他放棄了組織的權勢與尊貴由天上回到人間。他回到人間,他為了什麼?一個人想要在現實社會里有地位權勢,他必須跟組織圈子掛上勾藉組織圈子的力量發展自己當他離開了組織圈子一下子什麼都失去了Knecht明知他會失去一切那他為了什麼?他為了解脱嗎?還是因為世俗社會的誘惑?
離開高速公路,車子在丘陵谷中行駛,兩邊青翠森林,還真像在印度山谷中流浪。我們到了Claw,小城真漂亮,市政廳前正搭架著舞台,今年7月2日是赫斯誕生125周年紀念,德國文學界為他作慶祝,其實Hesse四歲時便跟他的父親到了瑞士,成了瑞士公民。後回德國念書,不進大學。曾一度想自殺,二次住過精神療養院。他極想成為詩人,他當然是文學家,1946年得諾貝爾獎。天才與精神病者常是一線之分。2002/7/14

再見海德堡.哲學家之路
海德堡我不知去過多少次,學生時代,我常去海德堡找朋友,有時路過,有時專程拜訪。我們的車子下了高速公路直駛
Bergheimer Strasse。這條街是台灣學生過去常出入的地方,我們的旅館就在這條路上。時間晚了,明天還有一整天的路要走,洗過澡我便上床休息了。第二天醒來,陽光好棒,早餐的服務小姐說,昨夜的溫度還14度呢!我們在花園里用早餐,晨風微微,陽光溫柔,玫瑰花香,荷葉欲滴,先喝杯柚子果汁,再吃德國香腸、炒蛋、煎肉,配點德國黑面包,加上熱帶水果,當然忘不了英式紅茶。我們把今天的路程研究一下。
我們從
Bergheimer Strasse進入俾斯麥廣場,往左轉一直走,便上了Theod.Heuss橋。內卡河一瞥,兩岸風光頓時炫現,小芬直呼好美,接著頻頻拍照。我們在橋上稍停片刻,我解說右前方是海德堡宮殿,正前方是老橋橫跨內卡河。左前方便是有名的哲學家之路。誰沒走過哲學家之路,誰便沒來過海德堡。
萬物在夢中睡出一首歌
我們離開
Theod.Heuss橋,穿過岸上住家,往右轉便是哲學家之路了,哲學家之路緩緩而下,過後陡陡直上,便在丘陵半山腰了。半山腰上的一條寧靜小路,山路一邊是丘陵坡地,一邊是河谷,在哲學家之路散步一個半小時,或許可悟出什麼吧!我們散步到Einchendorf紀念碑前。Einchendorf(1788/1857)是詩人,寫了不少海德堡的美麗,如此吸引她的朝拜客。碑上寫著:萬物在夢中,睡出一首歌,蘊釀啊蘊釀!大地昇起絕句,那美妙的歌聲。

幽遠與浪漫.寂寞與孤獨
Einchendorf紀念碑就在哲學家之路旁的一個小花園內,我坐在小花園內的板凳休息,從這里可以看到內卡河的粼粼流水,我幻夢著她的四季,我幻想著年青時代的崢嶸歲月,對岸的海德堡宮殿,飄浮在半山間,梅雨時節,宮殿在虛無飄渺中,像似仙境。夜里,燈光柔和,又像個童話世界。山上的森林蒼翠茂密,秋天變了黃色又成紅色。雪季來了,白的一遍。從這里鳥瞰整個海德堡城,尖端屋頂蓋著古老的紅色瓦塊,古老與變化道盡了海城的幽遠與浪漫。
記得第一次來到海城是冬天,哲學家之路的雪好厚,天氣又冷,樹上的葉子都枯乾了,剛來德國,遊子的心,寂寞與孤獨,現在一切好像都是好古遠好古遠的過去了。我們離開哲學家之路,順著一條狹窄陡直的的小徑下了山坡,山坡兩旁是幾戶人家,有人在院子里種花除草,我跟種花的人打招呼,順便聊了起來,他們的院子是跟政府租的,一年像徵性的付五十歐元,但他要負責不能叫兩邊石頭圍牆被雜草穿壞。
韋伯家居猴子銅像
據說韋伯(
Max Weber)就住在這小徑過去一點點,韋伯是德國的社會學家,他的著作是社會學經典之作。他說官僚体制是民主制度無法克服的癌,他又主張政府應該由有魅力的領袖來領導。小徑的尾端便接老橋,我們走過老橋,一下子熱鬧了起來,游客好多好多。越是熱鬧,我越是孤獨,在庸俗的人間好是孤獨。就在老橋的岸邊,有一座非常可笑的猴子銅像,拿著一個銅鏡,好像在照自己的模樣,人在熱鬧的時刻,往往會忘記自己是誰,拿鏡子照照自己蠻好的。一個工人正選擇性的在擦亮銅像:鏡子與猴屁股,真是諷刺與幽默。今天天氣真好,猴子廣場上好多人在喝啤洒,像是什麼節日似的,從這里可以看到對岸的哲學家之路,還有韋伯的老家。2002/7/15

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Seppl學生王子酒店
Ich hab'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In einer lauen Sommernacht.
Ich war verliebt bis über beide Ohren
Und wie ein Röslein hat ihr Mund gelacht.
Und als wir Abschied nahmen vor den Toren
Beim letzten Kuß, da hab ich's klar erkannt:
Daß ich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Mein Herz, es schlägt am Neckarstrand.
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一個夏天的夜晚.我在熱戀中.玫瑰花在她唇邊微笑.當我們在門前說再見.這最後之吻.我清楚的意識到.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我的心在內卡河沙灘蕩漾. 
我們穿過一條小巷便是聖神教堂了它留下了德國教會之爭的歷史外面是市集廣場記著上次來這兒正是星期市場賣著水果與鮮花今天變了露天餐廳大家都在喝啤酒。我們再往前走,卡爾廣場,便是學生的Seppl酒店了,她是那麼有名,我們進入了學生王子酒店,好古老的啤酒屋,每張桌子上刻著深深的人名,牆上掛著海德堡學生的古照片,你可以感覺出來,當年學子們喝酒、跳舞的歡樂景象,那麼古老與幽遠。學生王子據說是一個外來的留學生,愛上了這里的酒店姑娘,纏綿的愛埥,卻因身份的差異而分開了.她被編成歌劇與電影,最動人的是她的歌唱: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她的故事與歌聲傳偏了全世界,聽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飛行員俯首海城,不忍丟下一個炸彈,是海城的美麗,還是學生王子的纏綿?是中午時刻了,我們就在酒店里用了午餐,休息片刻,我們準備下午爬山上Ottheinrich海德堡宮殿。

德國簡史.Pfalz選侯
參觀奧圖漢尼宮殿前最好懂得一點德國歷史:日耳曼人西元476年打敗西羅馬後,成了歐洲這塊土地的政冶領袖,是為法蘭克王國。西元800年羅馬教皇加冕法蘭克國王查理
Charles,查理成了查理曼大帝,法蘭克王國成了法蘭克大帝國。大帝國實行封建制,查理曼大帝死後,法蘭克大帝國分成東、西、中王國,即今日德國、法國、意大利的雛形。
德國東法蘭克王國底下又分五個公國:即薩克森、巴伐里亞、法蘭克、斯瓦比、布蘭登(普魯士前身),這幾個公國誰最強,誰便是王國的國王。薩克森公國曾經最強,是王國的國王,962年薩克森公爵
OttoI接受教皇加冕,成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一直到1806拿破崙打敗哈士堡王朝,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才告結束。
1268年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遠征義大利,失利。於是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改由選舉產生,由當時的科隆主教、
Trier主教、Mainz主教、薩克森諸侯、Pfalz諸侯、布蘭登諸侯、波西米亞等七個諸侯來選舉,所以諸侯也叫選侯。每個選侯都有自己的封建領地。Pfalz選侯擁有領地Platine,而海德堡便是Platine領地的首府。奧圖漢尼宮殿便是Pfalz選侯奧圖漢尼在十六世紀所建,奧圖漢尼宮充滿了文藝復興時代的特色。

奧圖漢尼宮.神話的畫璧
我們走了半個鐘頭的山路,來到奧圖漢尼宮殿的前庭,安安永遠跑第一,還好,我並不怎麼氣喘,透過廢墟的拱形石窗可以攬視整個海城:老橋、內卡河、紅色瓦頂。我坐在石凳上幻夢著希腊神話:宙斯與歐羅巴、
Aphrodite與戰神、Dionysus與阿波羅… 經過羅馬式的拱形屋頂,我們來到中庭,面對一大片深紅色的藝術宮牆,她便是殘存的奧圖漢尼宮了,牆上的雕像奪巧天工,他們是誰呢?我看看資料是說:Josua約書亞(摩西的繼承者)、Herkules(希腊神話的大力士)、大衛王(以色列的國王)。另一列雕像是象徵勇敢、信德、望德、愛德、慈愛、正義的化身,還有象徵太陽月亮與五大行星的希腊神祇。文藝復興的希腊美感栩栩如生,當然也沒忘記舊約的一神故事,歐洲文化一直離不開希伯來與希腊文化。2002/7/16
萊恩河畔.葡葡酒屋
宮殿的地下室有個大酒桶,要爬樓梯才能參觀它,海德堡這一帶原就是盛產葡葡的腹地,萊恩河兩岸盡是葡葡園。有一次我來海城找朋友,他就載我到附近的葡萄酒廠去參觀,還去酒店品酒。德國老總理科爾就往在附近,他也曾帶蘇聯總理戈巴契夫,英國女首相契切爾、美國總統雷根到酒店品酒。除了啤酒,德國人還喜歡白葡萄酒,一種甜的,一種酸的,一般人喜歡喝酸的,它較耐喝。大酒桶為何而建?宮殿的酒耗量大,沒大酒桶如何行?我們再到宮殿內的博物館參觀,我們看看海德堡是如何造成的。
羅曼蒂克.秋天的落葉
好一會兒我們才離開博物館,走在宮殿的後庭院,好是寬廣又綠意,夏天躺在這里草地真好。到了秋天,這里一遍金黃,好是詩意,又是陶醉。踏在秋天的落葉上,牽著情人的手在散步,沙沙作響,天空一點溼意,羅曼蒂克真濃!走過伊利沙白大門,聽說就能為未來帶來幸福。那是好老好古遠的故事了,那個年青的學生時代。我帶著淡淡的回憶,我們走下山坡,那便是海德堡大學了。

海德堡大學.思想家最密集的土地
我們由山坡下來首先碰到的建築群,便是海德堡大學了,最老的圖書館依在,禁監室仍在,法學院、文學院參雜其中。海德堡大學1386年為
Pfalz公爵Ruprecht一世所建,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我實在數不清有多少大師在這里教過書,法學大師、社會學大師、哲學大師、黑格爾、海德格,加達默爾…。它是全世界思想家最密集的土地。
中街咖啡館.游唱歌人與舒曼的住家
走盡大學,便是海德堡有名的
Hauptsrasse了,意思是主要街道,或譯成中街,是海德堡最熱鬧的人行街道,窄窄的街道,兩邊盡是咖啡館,酒店、餐廳。小芬他們要去買紀念品,我便找家露天咖啡館坐坐,要份蛋糕與咖啡,陽光好溫和,悠閒的看著來住的人群,煞是有趣。一個年青媽媽帶著兩個雙包胎散步,兩三歲吧!一個要走東,一個要走西;一個要看櫥窗,一個瞪著行人。媽媽一點不勉強他們,德國人的教育第一課真夠人性、自由又有趣。安安他們回來了,我黃梁三夢,我們就在咖啡館內晚餐。晚餐後我們沿著中街散步,我們聽聽游唱歌人的琴聲,我們看看音樂家舒曼的住家,似乎沒有一點倦意,多彩多姿的海德堡Hauptsrasse。一個小時光景,我們回到了俾斯麥廣場,Bergheimer stra.的旅館到了,愉快的海德堡一天。 2002/7/17

聽不見的作曲家.貝多芬的美麗音符
我們去波昂
Bonn,主要是要看貝多芬的出生地,我去過波昂幾次,每次都跟政治有關,波昂曾是西德首都,她在萊恩河畔,怎麼會選這麼一個鄉下地方當首都?戰後西德人真嫌虛,事事低調,只是努力工作,把德國建成那麼一個紮實的國家。東西德統一後,德國又是另一番氣勢,首都搬到柏林去了。
我們進入波昂,找個地方停車,然後散步到市中心---貝多芬廣場,貝多芬緊繃著有力的下巴,拿著作曲家的神筆站在那里,銅像前坐了好些人,卡擦,安安與貝多芬入鏡頭。廣場上來往的年青人好多,今天是世界杯足球賽最後一場,德國對巴西。走過幾條街道,另一廣場上,人山人海,最前頭一個大銀幕,轉播著比賽,群眾時而歡呼時而嘆息,這場足球賽巴西最後以二比一戰勝德國。我們並沒有跟著看球賽,我們趕著去看貝多芬出生的房子。
我們來到貝多芬出生的房子,簡單的一棟兩層樓、並一個漂亮的院子。這並不是貝多芬家族的財產,而是貝多芬父親租的房子,而且只租樓上的一部份,頂樓小小的一個房間,便是曠世天才貝多芬誕生的地方,我想到耶蘇誕生在馬糟,那麼卑賤,那麼微薄。其實貝芬很年青,便離開波恩到維也納去了,後來就沒回來過,維也納才是貝多芬真正的天地。
我們走到另一個房間,陳列著貝多芬的許多材料,包括貝多芬的一個複制骷髏頭,安安的爸爸是醫生,由牙齒的狀況幫我們作了健康的解說,貝多芬健康真的不佳,過世時才五十多歲,很早耳朵就聽不見,真是天才,耳朵聽不見還能作曲,貝多芬年輕時想當哲學家,後來卻成了音樂家,他用音樂來表達他的哲學思維。他美麗的音符永恆跳躍飛揚於人間。我不懂音樂,九個交響曲卻叫我時常沈醉與震憾。
2002/7/18

追求上帝的熱情.心酸小丑的一生
從波恩來到科隆才半個小時的路程,萊恩河上的吊橋就在望,科隆大教堂就在眼前了,科隆原意是殖民地,是羅馬帝國的殖民地。西羅馬減亡後,便為法蘭克王國所屬。後來在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時代,科隆大主教可以選舉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是屬於七個選侯之一。科隆是主教座堂的所在地,科隆大教堂建於十三世紀中葉,現在高聳入雲的歌德式建築,則完成於十九世紀,是阿爾卑斯山以北,歐洲最大的教堂,她的壯麗是無庸致疑的,是德國重要旅遊點之一。 我們在城里繞個大圈子,辦完旅錧
chech in,吃過簡便午餐,中午休息一下,我們便散步到科隆大教堂的廣場。廣場上的人群栖栖皇皇,小芬他們要去買古龍水,我就蹓進教堂去休息一回。教堂的正中央正在進行彌撒,我在旁邊小聖堂椅子上找個空位坐。信眾虔誠的在點小焟燭。我閉上眼睛,時光回到年青時代追求上帝的熱情。
耶和華是猶太人的神,耶蘇把耶和華變成全人類的上帝。希腊哲學家亞里斯多德用第一動因說,來証明上帝的存在,就是說:我的存在來自父母,我的父母來自他們的父母,如此無限推論,必有第一個因由,第一因由便是上帝,上帝創造了天地。
這個哲學的論點,必須以時間空間是絕對的作為前題,就是說:一秒鐘的長短是永遠不變的。然而愛恩斯坦狹義相對論後,己經証明時間空間只是相對的。就是說,一秒鐘在宇宙開始的時候,不是跟現在一樣的滴答一秒,而是非常長的、永恆的一秒。根據相對論,宇宙足以解釋自己的開始,無需上帝。亞里斯多德的第一動因說,是站不住腳的。
一直到現在,人類很難用理性來証明上帝的存在。然而理性只是人類有限能力的一種,人類似乎可以用感性來感覺到神的必要性,但這己經不是理性的工作了,這是信仰。在科隆教堂里,我感到無限的寧靜、和諧、平安,這不就是上帝嗎?幾乎所有近代的科學家都有宗教信仰,但祂不是一般教會所說的上帝,而是宇宙不可思議的秩序。
我從小聖堂椅子站了起來,小芬他們就在那里,我們走出教堂,廣場上好多鴿子,飛上飛下,安安好興奮,跟著鴿子追著遊戲。我坐在石凳上,看安安玩,我想起小丑逗孩子玩的情景。德國文學家波爾,寫過小丑這本書,得了諾貝爾獎,他的背景便是科隆大教堂,跟底下的科隆火車站。小丑為逗孩子笑,逗人類笑,自己卻有無限的心酸。天才為了創作留給人類,自己卻寂寞一生。
2002/7/20

黑鄉.黑森林.黑面包
科隆、波昂屬於所謂的黑鄉,這一帶產煤,以杜塞道夫為中心,是德國的重工業區,周圍很多衛星城市,比如
Essen埃森,全都由捷運系統聯接起來,杜塞道夫有小巴黎之稱,是德國日本人最多的城市,也有很多台灣廠商。除了黑鄉,德國還有出名的黑森林、黑面包。海德堡便是黑森林的最北城市,往南走一直到瑞士邊界,都叫黑森林區,所謂黑森林就是樹長得高,很多原始森林,佛萊堡是黑森林的最大城市。
我去過佛萊堡幾次,是個漂亮乾淨的山城,印象最深的,便是道路兩旁的小流水,還有山花,坐在路旁的長椅上,山風來了,清凉無比。哲學家胡賽爾在佛萊堡大學教過書,他是猶太人,他的思想受到納粹禁止,他的著作被偷運到比利時,比利時魯汶大學後來成了胡賽爾現象學的研究中心。
 

Kasse獅子堡.白雪公主
我們在科隆過了一夜,吃過早餐,然後上高速路。安安今天要去看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所住的獅子堡,就在
Kasse的威薕高地上。Kasse是法蘭克福到漢堡的必經之地,也是東西德的交通樞紐,當年拿破崙遠征東歐,便路經這里。威薕高地是個山上公園,面積廣大,從高地往城中心看,就像一條山上的香榭里榭大道,山頂端,希腊神話的大力士Herkules就拿著木掍站在那里,真壯麗。
車子在多森林的山上迴旋,再轉回頭,回首處,便是獅子堡了。古堡是英國式的新哥德式建築,小巧玲瓏,可愛無比。建於 1819 世紀交接之時。葛林兄弟常來這堛戚A,便幻想著寫出了舉世有名的“白雪公主”童話,現在白雪公主流行在全世界每個角落,然而白雪公主的起源地--獅子堡,卻蕭條無比。2002/7/21
安安急著下車,為尋找那七矮人的遺跡,那餐桌上的盤具,還有那白雪公主的睡床。“告訴我,鏡子,告訴我實話!全國所有的女人誰最漂亮?告訴我她是誰?”“王后,你是全國最漂亮的女人,但古堡內的白雪公主比你更漂亮。”古堡大門前來了一個老婦人:“小姑娘,你把大門打開嗎?我的梳子能使你的頭髮變得無限美麗。” “不行的,七矮人叫我不能把大門打開的。”
安安在大門前張望著古堡,她繞著古堡的圍牆,又跑到另一扇石窗,頭髮長長的垂下,直似白雪公主,我撐著雨傘在細雨中徘徊,看看古堡的古遠,草地的自由,森林的神秘,還有葛林兄弟小時候的天真無邪。雨點漸漸大了,我們回到車里,循著葛林童話的林道緩緩馳去。
                                                                      

睡美人城堡.時間的永恆
離開Kasse,我們要去Sababurg,是睡美人的城堡。車子在鄉間穿轉,有麥田,有草原,有流水,有木屋,兩旁的橡樹在陰雨中輕飄。慢慢我們馳進一遍原始森林,忽然間天地頓時靜了下來,時間好像成了永恆,只有車子繼續溜行。我們馳進一道長長的林陰小道。在一個小城門前停了下來,走進城門,便是Sababurg的城堡了,是一座廢墟,如此寧靜!真是童話世界,葛林這樣描寫她:古堡在甜蜜的寧靜里安眠,馬兒安眠,小狗安眠,牛兒安眠,鴿子在屋頂上安眠,昆虫在牆上安眠,火苗在壁爐里息滅了,安眠寧靜的掩蓋了世界。
廢墟旁是古堡旅館,
Sababurg唯一的一家旅館,我們進了旅館,每樣傢具都如此典雅,葛林兄弟的小雕像站立在壁爐上。我們chech in,房間就像童話的境界,窗外遠遠的一片草地與森林,雨後濛濛的山氣特別幻夢。早上醒來,溫馨又倦意。洗過晨澡,我到古堡散步,晨風微微,晨露在葉子上滑動,玟瑰花好是蹣跚,古堡下,梅花鹿正在覓食。古堡中庭有個舞台,用來表演童話的故事。我爬到古堡頂端,如此安詳,我沈醉在夢美人的童話中。
我回到餐廳,安安他們己在那里,我們準備用早餐,服務小姐點了蜡燭,我喝了一杯果汁,香腸、煎肉、水果、黑面包,點了一份荷包蛋,當然還有英式紅茶。我問安安昨夜有作夢?安安講了一個她編的童話:
在一個古堡里,國王邀了好多人與神來參加晚宴,有文學家、科學家、王子,神也坐在里面。科學家只與文學家與王子說話。科學家沒有跟神說話,因為科學家看不到神。神也不生氣,只坐在那邊。晚宴完了以後,科學家與文學家同坐馬車要回家,那是沒有月亮的夜晚,只有馬車滴答的聲音。科學家告訴文學家,剛才好熱鬧,現在只有你我跟滴答的聲音了。我拍拍手,安安好豐富的想像力,我告訴安安媽媽,把安安的故事都記下,便是安安童話了。
早餐後,小芬跟小孩去買紀念品,我坐在古堡院子里,我想:科學家是看不到神的,科學家只用理性看世界。理性真局限,理性也看不到童話世界。我們收拾行李,準備下站到哥廷根,葛林童話的牧鵝姑娘。
2002/7/22

帶動世界潮流.小城哥廷根
Sababurg到哥廷根,我們走的是鄉村小道,鄉村的人家,種著各式花草,紅色屋頂,翠柏到處,綠意盎然。郊外道路兩旁橡樹林立,小溪流過田野,遠遠的丘陵在迷霧中,小芬直說,德國鄉村好詩意,好田園。
進入哥廷根,我們來到了舊市政廳,在廣場上有一座銅像,一個姑娘伴著一頭鵝,那便是葛林童話的牧鵝姑娘了*。有個年青女子跳上銅像,帶著黑色方帽,拿起鮮花,吻著鵝姑娘。她是新科博士,哥廷哥大學的傳統,誰得了博士,便來這兒獻上一朿花。
哥廷根是二十世紀初期的德國學術重鎮。數學家、物理學家 HeisenbergBohr愛恩斯坦、高斯、希爾伯特、....都來過這堭邿L書。Heuss 說:哥廷根是個小城,她帶動世界潮流。
我們走回人行道區,找了一個咖啡錧休息,我要了一份蛋糕與紅茶,下午我們就要回漢堡了,便要結束這次的旅行了。我們看過席勒與歌德,赫斯與托瑪斯曼,天鵝堡與海德堡,紅小帽與白雪公主,睡美人與鵝姑娘,我把這次的旅行稱為文學與童話之旅。200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