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攝氏八度

杜鵑花說好冷

松鼠雪迹

煮鍋薑母鴨.湯頭還好

是日本清酒不是烏龍茶



薑母鴨與頌鶴清酒

吃喝玩樂.不也快哉
杜鵑窩是一個精神醫院,我說它是我們社會的缩影。這醫院有十八位病人,九位可以參加心裡治療的討論;另外九位,只能吃著麻藥延續生命。就是說我們的社會有一半的人,有能力參加公共議題討論;另外一半,只是沒有靈魂的吃喝玩樂,像我一樣。你以為我不倫不類的比喻,以為我在開玩笑?我說的是真話!我不亦快哉的吃喝玩樂。今天攝氏零下八度,杜鵑花的葉子凍得冷缩缩,松鼠為了覓食,腳趾快動壞了!


阿基賽的食譜
我嘛!演化種屬第一名。我很會保護自己的安全,雖然再冷,我還是很舒服的開著車子到超市,買些故鄉小吃:高雄魷魚絲、大溪豆甘、福州魚丸、鳳爪、蘿蔔糕..。回來做了一鍋薑母鴨,紅棗、當歸、人叁鬚是少不了的,根據阿基賽做法,米酒、麻油、老薑一樣沒有少。看看這些材料,你就聞到香噴噴的薑母鴨、麻油、酒味了吧!今天是週末,我什麼國家公益大事,都可放一邊,但吃飯我是不得馬虎的!說我是美食主義者,只對了一半,我是愛美主義者!


掃興的朋友
我溫了一壺日本頌鶴清酒, 濕一下Sake,正喝著點茫然,幾顆花生,幾塊豆干,正不也快哉時!忽然電話響了,說大甲立委補選,顏家的兒子當選了,我的朋友好氣憤!我說你在緊張什麼?!你真掃興!不是跟你說了:我們的社會只有一半的人,有能力參與公共議題,其餘跟我吃喝玩樂,你怎麼還聽不懂?目前我們的民主社會選舉,公義是不可能的。

傳道與啟蒙
依照德國哲學家Gadamer的詮釋學Hermeneutik理論,我們今日的偏見,都來自成長過程的養成。什麼是我們的成長過程?我把它範圍在學校與家庭。什麼是我們的學校教育?主要是師資。韓愈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請問我們的老師教授!你何曾傳了什麼道,給我們可憐,沒有靈魂的年輕人?洗腦國家第一?灌輸民族至上?用我啟蒙哲學的了解,所謂傳道,就是把人類先驗的邏輯能力,開發出來。使年輕人對科學世界,有正確錯誤(數學)真假(物理學)的判斷能力。對人生價值,把人的先驗普遍道德法則啟發出來(不是灌輸)。他自然就會對公義有堅持,對社會有責任感。這樣才可造就有獨立思考,有判斷能力,有理想方向的國民。難也難也!醬缸文化!如果我們真的在中學裡,開啟哲學課程,啟蒙教育,那是對執政者是最大的挑戰。我們的執政者,最大的願望,就是大家茫茫然,沒有思考的能力,只關心吃喝玩樂,這樣才好統治。我也希望我們的在野黨,不要把太多心力,發在贏了幾個席位,如何討好選民上面。想一想如何把百姓,多變得有判對是非的能力,不只關心利害好處,這樣有判斷能力的國民,才能保證公義政黨的長期執政。


頌鶴與鶴頌
我們都在杜鵑窩裡,保有即得利益,誰也不想離開杜鵑窩,台灣二百年後吧!我也曾經住過鶴頌杜鵑窩,我現在喝著頌鶴Sake,我夢起曾經的纏綿。阿丫的車子沿著運河,遠遠看著鶴頌賓館閃爍的燈光。我們就向著那方向,來到鶴頌大門,有警衛看守。我們付了費用,拿了鑰匙,開向號碼的房間,自動門開了,車子開進,門又自動關了起來。我們好像就進入了愛情的堡壘,但也忽然緊張了起來,因為這是第一次,跟阿丫與世隔絕,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我們走上保壘的樓梯,進了客房,好豪華的房間,歐式的古典套房,隔壁是寬廣的浴室。我們隨便聊聊,但我們反而拘束了起來,我們好像可以怎麼樣,也可以不怎麼樣。阿丫說我們去買些清酒回來喝?好啊!我們買了鶴頌清酒與滷味回來。阿丫坐在沙發上,點起了抽煙。我們也喝著酒,我們輕鬆聊話多了,阿丫恢復車上的幽默,有時也帶著點點的雙關語,阿丫又點了一根煙,她有點緊張?但總無法坦誠的,把想講的話說出,我多喝了點頌鶴清酒,躺在床上。阿丫說要去洗個澡,出來穿著浴袍,然後走向床頭,調著音響.。我二百年後才醒了過來。
2013-1-26

頌鶴清酒.Made in japan

魷魚絲.Made in Kaohsiung

 

冬園曇花

冬園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