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走多久
狗死啦與狼堡之旅1/2
16.08.08-17.08.08

赤子之心小菩薩
八月十六號我們到Goslar去郊遊,我們每次郊遊,天氣都會變好,因爲我拜太陽神。這次郊遊的人口有三個層次,五十歲以上的凋零老人;二十歲到三十歲的帥哥美女;還有五歲赤子之心的馬龍小弟弟。馬龍小弟弟最有分張了,他在車廂走道上,好多來回的分糖果與酸梅。像似Nikolaus von Myra主教,辛苦奔波送食物給中亞西亞的孩子,愛人如己。也像小菩薩,歡喜無言的身教大家--佛教六度,首在佈施哦!
我們每次郊遊都一樣,上車就吃早餐,總是有功德無量的朋友,六點就起床,爲大家準備壽司,但我總不知她是誰?積德之家必有餘福。我喜歡郊遊的慢車,我們在車廂堙A天南地北,從上帝到過街老鼠。想大笑就大笑,話題無論薩米顔色,都如魚得水。不必像在ICE列車,一定要安靜較有風度。葉博士說得好,郊遊就是爲了聊天,大家嘻嘻哈哈,無怪乎他的母語那麽輪轉。
   
古雅車站.暖和陽光
中午時刻,我們來到了Goslar,她的車站是如此古色古香。我們走到巴士站,看看時刻表,還要等一個小時,今天是周末,車子奇少。我走回古老的車站,在頹廢的牆簷下,有條靠背的長凳,我坐了下來,陽光又如此暖和。我閉上眼睛,我來到Sababurg. 是一座廢墟,如此寧靜!古堡在甜蜜的寧靜埵w眠,馬兒安眠,小狗安眠,牛兒安眠,鴿子在屋頂上安眠,昆蟲在牆簷下安眠,火苗在壁爐堮孚壑F,安眠寧靜的掩蓋了世界。公主吻了王子,我微微張開眼睛...
Gosla是個小城我自言自語地說,
坐在我傍邊的德國人反應,

周末的車子好少“,
“,
我們等著要去青年館“,
“,
我們來自漢堡“,
“,

你知道小城故事嗎?“,

不知道“,
那是我們故鄉的一首歌。我哼了一下人生境界真善美,充滿喜和樂看似一幅畫,聽像一首歌。我想起我小時候的一位鄰居,長得很高大,我猜他有荷蘭人的混血。他每天都笑嘻嘻,碰到小孩子,只說同樣的一句話你這個人賣虎人背ain “。他無憂無慮,他的職業是,有時候幫人挑土打零工過日子,他清清白白的過了一生,比當總統有意思。
 
Blick zum Brocken vom Heinrich-Heine-Weg. Im Vordergrund die Brockenbahn巴德哈茨堡蒸汽小火車
GoslarHarz山區的一個縣城,Harz是過去東西德的交界,臺灣同鄉會曾經在Bad Harzburg開會,我們攜家帶眷,當時導遊指著山上交界的烽火臺,說交接線幾公里,drüben沒住人。如今東德的監視站不見了,我們現在也可翻山越嶺。Harz原來是山堛煽邞L的意思,它是Niedersachsen, Sachsen-Anhalt Thüringen 三個聯邦的交接處。當年我們大夥曾經坐著蒸汽小火車來到Broken山峰。我們散步在山上,斷木亂石的河床,有時泥土,有時綠草。BrokenHarz的最高峰,數學家Carl Friedrich Gauß 曾在這堸給L他的三角測量。我們呼吸著芬多精,躺在草地上,看著浮雲,我們是永遠的過客。

女巫丹房.不悔吃靈藥
德國民間傳說,Broken山峰是巫婆聚集的地方,每年四月30號是巫婆遊行的節日,五月萬物復蘇。歌德的浮士德,以Broken山峰爲背景,描述與魔鬼Mephistopheles,與巫婆打交道。
浮士德感嘆著人生,他對醫學法學哲學神學,無所不通。但什麼是人生契機,仍無所知。浮士德渴望瞭解無限的彼岸。他幽愁的說:盈盈的月光,但願今宵你最後一次見我煩惱......憂鬱之靈,你來了,但願借你的柔光,走到山頂上...撥開一切知識的迷霧。那Broken山頂,是女巫的丹房,浮士德吃下女巫的靈藥。一夕間,智慧老人浮士德,成爲翩翩少年。意氣風發,開始了另一人生...,


羅馬皇帝的
我們坐上巴士,我們上山要去青年館,經過Goslar老城,好熱鬧,看到好多人在喝咖啡。經過山路,幾個婉轉,司機先生甚爲友善,在Jugendherberge前幫我們停了下來。我們走一小段斜坡,青年館就到了,好漂亮的Jugendherberge。我觀賞它的奇特建築,或許我們也可學點它的裝飾,或簡單結構。分了鑰匙,我們先回房間洗個澡。然後走到像似中世紀的餐廳,木頭的屋頂支架,坐在堶情A就覺得很舒服。我讓神情安閒,喝杯涼水。鮮美的沙拉野菜剅碎,加上湯汁,盛一大盤,hm這好享受,菜根香亦濃。再來一塊維也納炸肉片,很是Saft,新産的馬鈴薯,是神聖羅馬皇帝沒吃過的膳。我們飯後閒聊喝咖啡,像是放學後,跟家人的家庭午餐。


健康的走路
休息一會,下午我們要去Goslar老城。柏林來的帥哥,幫我們找了一條穿越斜坡的小徑,兩旁灌木,雜草自然,土石有點坎坷,它迫使著我們抖擻前進。我忽然想著,這樣健康的走路,不知還能走多久。年輕人根本不會想著這問題,年輕真幸福。Halt!前面的赫爾墨斯轉個身,卡嚓,我們入了鏡頭,上了不漏格。

桁架建築.鮮豔奪目
我們走上大道,很快就進了老城。我們走在長長的弧形巷道,那是住宅區。桁架 (Fachwerk) 建築,橫豎交卸,鮮豔奪目。各家門面Fassende 爭相鬥豔,好漂亮的中世紀道路。桁架式的磚木建築,是中世紀就盛行的建築風格。有一人家插著多彩姿的Tibet國旗,看起來還蠻調配的。走到弧形巷口,忽然兩個尖塔教堂,聳立在狹巷正中,那便是Marktkirche St. Cosmas und Damian了,爲紀念那有名的雙胞胎醫生聖人

婚姻與愛情

我們走到市政廳的前面,有結婚的Fest,吸引好多的人群。我們的成員,不少單身的,似乎也引起我們的好奇。傳統臺灣人說,女人是菜籽命,今日不同了,但無論如何,婚姻是會改變人的一生的,寧願保守,不可不慎重。當然愛情觀,又是另一回事了。祁克果說愛情,是一段一段的接成黑格爾說愛情是默默的長流。愛情是一種美感,本來就是主觀的,我們主觀的解釋我們愛情的遭遇。我們到Marktplatz轉了一圈回來,在古典的市政廳前拍照。Marktplatz好多來往的人群,可能太多人群了,我們的團隊幾乎失去控制,有要吃冰的,有要參觀博物館的。不少朋友進去看藝術品,我坐在陽光下曬太陽,無論走到哪里,這就是我最大的享受。

Das Kaiserhaus in Goslar

Bronzeskulpturen vor der Pfalz


皇帝行館Kaiserpfalz
皇帝行館是Goslar的歷史中心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Heinrich II.973-1024在十一世紀建造這座礦產城市Goslar同時也建造了皇帝行館。我們來到行館的大廣場,走過綠油油的草坪,這堨艉F兩個人物銅像,還有一隻獅子銅像。這兩個人物銅像都不是Heinrich II.
一個人物銅像是後來的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歷史叫他紅鬍子腓特烈(Friedrich I., Barbarossa 1122- 1190),他參加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死於Saleph河(今日土耳其),可見他的差勁。然而因爲他的DNA,他還是有資格站在草坪上。他一直跟有能力的獅子王亨利三世,過意不去。另外一個銅像是Wilhelm von Holland ( 1227- 1256 Wilhelm II.)。我提醒一下,他們都不是建立現代德國的普魯士皇帝Wilhelm I. (1871–1888) Friedrich III. (1888)Wilhelm (1888–1918)


獅子王的淩人氣勢.與時不我與
紅鬍子腓特烈與威廉二世Wilhelm II的後面,是一座獅子銅像。這獅子銅像好面善,我們曾經在漢堡郊外的Ratzeburg,見過它。它代表了Heinrich der Löwe 獅子王亨利 (1129 am Bodensee- 1195 in Braunschweig),他不是皇帝,他只是公爵,公爵名叫Heinrich III亨利三世。亨利三世是巴伐利亞與薩克森的公爵,統治慕尼黑與 Braunschweig。後來他還越過易北河,統治了Lübeck。整個德國幾乎在他控制之下,他氣勢淩人。當時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Friedrich I召開帝國會議,他也不參加。亨利三世與Friedrich I鬧翻了。Friedrich I乾脆就叫他走路,亨利三世逃到英國他岳父哪里。等Friedrich I在土耳其死了亨利三世再回德國,他準備捲土重來,但歷史的腳步,已經時不我與了。亨利三世只好回歸自己,專心宗教與藝術,這樣反而使他在歷史留下懷念,最後他葬在Braunschweig的主教座堂。今天我們在Ratzeburg看到的座堂修道院,便是亨利三世晚年留下的痕迹。Ratzeburg是我最喜歡去的漢堡湖邊郊區。每次我都會在那修道院的庭院奡疏B,尤其那藝術家Ernst Barlach的創作,乞丐銅像下默想,似乎他給我很多靈感。我們說了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Heinrich IIFriedrich I 與亨利三世的零亂故事。如果我們能夠系統的知道德國史大綱,那我們無論到德國任何地方去玩,我們便會心頭有個眉目。我結尾再說點德國簡史。

鱒魚與啤酒
Harz山區是鱒魚的有名産地鱒魚的種類很多Harz的鱒魚是湖水鱒魚Seeforelle或者叫 Blauforelle。它的背部呈藍灰色,到腹部漸呈銀白,黑點散佈其間。我們準備去吃鱒魚大餐,當然先到山上湖邊散步,想著舒伯特的鱒魚民歌,在湖邊吃鱒魚喝啤酒,好誘人的感覺。因爲周末,沒公車,我們叫了Taxi,來到水庫湖邊,雖然水位已低,但湖風吹來,還是有心闊神怡,寵辱皆忘的感覺。人的心情除了環境,也受心境泥染。放空自己,等下鱒魚大餐,一定享受得愉快。Taxi司機把我們載到一家非常地道的魚餐廳。我先點了小麥啤酒 Weizenbierhm心涼脾透開。我點了比目魚,鰈鰜情深;妻點了彌勒鱒魚forelle müller,笑開古今天下愁。再來一杯Weizenbier,我有點醉意,酒不罪人,人自罪。忽然想起過去學生時代的朋友,有的結婚又離婚了;有的純潔又犯罪了。沒什麽特別與奇怪,諸行無常。看他興起,又看他跌落。
我們都是小人物,不能中流砥柱,也無法匡攬時局,只能跟人搖旗呐喊,排桌子倒茶水。當大鵬鳥,跟當小蜩鳩都一樣不堪回首。我不知什麽時候回了Jugendherberge,也不知什麽時候爬上了床,第二天醒來,東方即白矣。Harz的晨曦刷點粉紅,山脈濕濕的寧靜,我們又開始一天的棲棲惶惶。(20.08.08

查理曼大帝.凡爾登條約
西羅馬帝國476年滅亡,歐洲群雄並起,封建制度慢慢形成,形成許多王國、大小諸侯、騎士階級。這許多王國,在第八世紀末被法蘭克王國統一。法蘭克國王查理在西元800年接受教皇加冕,是為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Charles the Great742-814德文叫Karl der Großen)查理曼大帝儼然成了西羅馬帝國的繼承者。查理曼大帝死後,他的子孫們在843年,凡爾登(Verdun)這個地方訂下凡爾登條約。於是法蘭克大帝國就分為東、西、中王國,即今日德國、法國、義大利的雛形。

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
這裡我們只說東法蘭克王國,德國東法蘭克王國底下又分五個公國:即薩克森、巴伐利亞、法蘭克、斯瓦比、布蘭登(普魯士前身)。 962年薩克森公爵Otto接受教皇Johannes XII加冕,成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1268年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遠征義大利失利。於是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改由選舉產生,由當時的科隆主教、Trier主教、Mainz主教、薩克森諸侯、Pfalz諸侯、布蘭登諸侯、波西米亞等七個諸侯來選舉,所以這些諸侯也叫選侯。於是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變成輪流作,後來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 (Habsburg) 也被選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一直到西元1806哈布斯堡王朝被拿破崙打敗,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962-1806)也就結束了.Heinrich II.973-1024腓特烈(Friedrich I., Barbarossa 1122- 1190),皆爲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