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

希臘哲學
希臘哲學家Heraclitus主張世界一直在變化中,所謂拔足急流已非前水,這是我們現實生活的經驗,這學說是現代哲學,英倫經驗主義的前身。希臘哲學家Parmenides剛剛相反,他認為世界是不變的。只要我們思維世界變化的規律,我們便會發現這規律,是永琱變的。於是Parmenides世界不變理論,便成了歐洲大陸理性主義的前身。
無論Heraclitus變化說,還是Parmenides不變說,都是我們可以認識的的現象世界的理論。希臘哲學家斯多德,把這些可以認識的現象世界,非常有條理的整理在他的邏輯學、自然哲學堙A亞斯多德是劃時代的哲學家。他的劃時代不在於他整理現象世界,而是在於他超越世界,他寫了超越具體現象世界的形而上學。亞斯多德由現象界的自然哲學,超越到形而上學。
然而更激蕩人心的希臘哲學,卻是柏拉圖的的理念說。他認爲有個理念世界,理念世界是完美的,所有不完美的現象世界,都來自理念世界的流露。柏拉圖的哲學由天上的理念世界,流露到現象人間斯多德的哲學由現象人間,超越到天上。文藝復興時代義大利畫家Raphael畫了雅典學院,這畫現在放在梵蒂岡西士汀堂。這畫正中央,柏拉圖一手指天,亞斯多德一手復地。我們借助康的哲學術語,斯多德由現象超越到物自體,柏拉圖由物自體流露到現象界。

先秦中庸
與希臘哲學同時的先秦哲學,也有類似亞斯多德與柏拉圖的相同說法。中庸開宗明義: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率性之謂道,是柏拉圖的由天上到人間的方向修道之謂教,是斯多德由現象到天上的方法。柏拉圖的天上人間方向,是先天的流露,只要反誠便能明白,正如中庸說的,自誠明,謂之性。亞斯多德的由現象到天上的方法,是後天學來的,中庸說:自明誠,謂之教。雖然亞斯多德與有柏拉圖的方法不同,但卻是劃圈子,可順時針,亦可反時針。中庸說:誠者明矣,明者誠矣。梁漱溟說前秦文化早熟的文化。南北朝後,一直到唐朝鼎盛,學者多研究佛學,於是形成儒釋道三足鼎立的中華文化。

中世紀文化
我們先談歐洲中世紀的經院哲學,再談宋明的理學與心學。
中世紀歐洲哲學是爲宗教而服務的,它的思想軌迹仍然順著斯多德與柏拉圖的路線。聖多瑪斯沿著斯多德的路子,他用理性,推理證明上帝的存在。聖奧古斯丁則比較近乎柏拉圖路線,他感性的信仰上帝,他的著作皆感性而美感。他們的背景被稱爲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
中世紀的宋明思想,在南北朝、唐朝以後,它吸收了佛學的理論滋養,融合先秦儒家、道家的哲學,照理應該有個燦爛的文化出現。然而無論程朱的理學,還是陸王的心學,思維多醬缸(觀念渾濁,邏輯脆弱),都乏善可陳,多用佛學解釋儒家。

T4.gif (1950 Byte)誠者明矣.明者誠矣
我們前面說的中庸,誠者明矣,明者誠矣。它是斯多德與柏拉圖的思維的統一。然而程朱的理學、陸王的心學卻是分裂的。理學心學彼此的批判,好像有點渾仗,雖然如此,我主觀的類比:程朱的理學爲斯多德的路線,陸王的心學爲柏拉圖的路線。
陸象山批評朱子的學說:簡易功夫終久大,支離事業竟浮沈。朱子在現象界發功夫,像亞斯多德的自然哲學,也像康在純粹理性批判力的感性與知性,康在這媄鬗腄A如何數學物理學是可能的。朱子對竹子認真格物致知,然而缺乏邏輯觀念,以形而上學研究自然科學,支離事業竟浮沈。陸王的心學爲柏拉圖的路線,現象世界是理念世界流露出來的。心學學者說:宇宙便是吾心萬物皆備與我。像似佛學說的:萬物惟心。

康得與佛學
歐洲的哲學頂峰,是在啓蒙運動後的十八世紀,當時清朝大一統,思想衰退。康是啓蒙運動哲學的歐洲代表人物,他的思維細膩,可與佛學的的細膩思維相比。佛學專精本體,本體是佛學的實相,佛學認爲康得努力的物理世界,現象世界只是幻相。康則認爲現象世界的物理世界是真實的,而本體只能用形而上學解決,然而那實踐理性的世界仍然是真實的。我認爲現象世界是真實的,它與本體世界的真理,皆爲實相。(12.Aug.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