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opa生命學校
公義、公益、私益
-希臘克里特島之遊.2/411.05-18.05.2009

 

伊比鳩魯的幸福
前面我們說過公義是不可能的,超越又是遙不可及。現在我們來說一個不是遙不可及,又可能的倫理觀念,它便是幸福。前面說過,欲望是主觀原則,公義是客觀普遍法則。現在我們把公義存而不論,只說幸福,幸福便是欲望的滿足。

我沒有的東西,我希望得到它,現在我擁有了它,我感到滿足與幸福。這東西可能是樣東西,是一個人或者是一種狀態。希臘哲學家伊比鳩魯Epicurus是幸福主義者,他的幸福內容是享樂,他主張肉欲的幸福,他的主張一般人羞於贊同,但它在人類的歷史過程卻是充滿生命力,左邊這張圖片就是描寫宙斯對腓尼基公主歐羅巴,想入非非的肉欲希臘神話故事,沒有它人類的進化便不可能。幸福也包括經濟、名聲的追求與滿足。在今日社會所說的幸福,最普遍的指的便是這種經濟、名位、愛情的幸福。經濟、名位、愛情的幸福的追求,形成我們今日多采姿的社會,卻也形成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爲了能夠解決矛盾,人類發展出解決矛盾的最低道德標準,那便是法律,法律保證人追求經濟、名位、愛情的可能性。一個人追求經濟、名位、愛情的幸福是可能的,不只可能,而且最具生命力。我們每天的栖栖惶惶,忙碌奔波,多因由於它。不只一個人追求經濟、名位,人類也學會集體共同追求經濟、名位的利益。如何共同追求,我們先談一個哲學問題,什麽是真實社會的存在?

 

集體的公益
有的哲學家主張真實的社會存在,只存在著個人,社會由個人組成,社會利益指向個人,這種主張被稱爲個人主義。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反對這種看法,他認爲個人只是社會辯證中的動量。辯證中的關係才是社會真實的存在,社會個人應該服務社會群體的利益,黑格爾的哲學被稱爲集體主義。黑格爾這種無視個人存在的集體主義,後來被希特勒演爲國家主義、社會主義。亞斯多德在形而上學婸﹛A真實存在包括自立體、性質與自立體之間的關係。我們知道正如原子結構,存在著電子自立體,也存在著電子自立體之間的關係,然後形成原子新的自立體。社會工人與資本家與他們之間的關係都是真實的存在。他們的團結形成力量,形成新的生命共同體,團結真有力,也大家都有利,這便是一般所說的公益。一個公益的團體,可能是自然的形成,也可能他們有共同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使他們團結在一起,爲這個價值觀去工作。無論是自然的形成,還是共同的價值觀,這個團體是以共同的利益而存在。


集體間的自相殘殺
社會是後天形成的,爲著全體的利益團結在一起。也因此會與外來的團體發生矛盾,然後形成對抗,於是集團間便形成互相爭鬥。這些爭鬥可能是小的利益團體,也可能是國家之間或者是宗教之間的互相爭鬥。這些互相爭鬥,無論是個人主義還是集體主義的追求幸福與利益,都是爲生存而競爭,都是生物進化的主軸。爲生存而競爭,於是形成同類間也自相殘殺。自相殘殺,爾詐我虞無所不極自相殘殺走到極端,可能就會同歸於盡,比如核子戰爭,人類將會毀滅。

 

hegel1啓蒙尊重vs野蠻壓迫

爲避免自相殘殺,自我毀滅,人類尋找它的出路,於是學會了彼此的尊重。彼此的尊重是歐洲啓蒙運動的重要精神,然而人類所發展採取的和平方式,並不全是啓蒙的尊重。人類的歷史,更普遍採取的是羅馬的和平,即:強者對弱者肆無忌憚,弱者對強者只能妥協。所謂的羅馬式的和平,也就是壓迫式的和平,這是人類野蠻文化的象徵。羅馬式的和平,它貫穿人類的歷史,啓蒙的尊重是歷史發展的新生兒,它爲羅馬式的和平找出了下臺階,但羅馬式的和平並沒有完全退出舞臺。利益團體之間,還是很少能彼此尊重,羅馬式和平或者自相殘殺,大步闊行。從演化的觀點,人類的彼此尊重,羅馬式和平或者自相殘殺,透過演化先驗的存在人類共同的基因堙A也存在人類共同的文化堙C彼此尊重,羅馬式和平或者自相殘殺的人類特質,還會繼續演化,在生存競爭自然淘汰的軌迹上無止境的演化。

生命學校
我們前面談的團體間的公義與利益的問題。我們現在來說,個人如何面對公義公益與私益。在每個事件中,公義與公益私益是一個混雜體。我們可以平衡的選擇它們,如果我們完全的投入公義,如前面所說,我們將背十字架如果我們完全投入公益,我們在特定的團體中,將成大公無私的人。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我們選擇淡薄的公義,一點公益,卻許多私益。那我們多來思考私益,最典型的私益,如前面說的伊比鳩魯式的經濟、名位、愛情的幸福追求,我把它稱爲外在的幸福追求。除此還有內在的幸福追求,我們向內心深處反思。

我曾在報紙上讀過一篇文章,題目叫幸福十步驟,作者解釋他的生命學校。我簡略幾點:認識你自己 你有什麽疑難嗎?先從認識自己開始,每天發些時間認識自己。打開心內的門窗 與人接觸,面向世界,在紅塵處發現珍珠,在平凡處發現生命的驚奇。生命的藝術家 在自我與世界間輪轉,周而不殆,生命無礙。赤子之心 使自己變成小孩,使自己變得純潔。神力的感覺 即超越解脫。這是一種極爲簡單的追求內在幸福方法,而且對大多數的平凡人,都是極爲實用的。我讀過德國哲學家海德格寫的存在與時間,他用極爲深奧的語言,但他講的存在主義,簡單說來,亦複如此。我們講了公義與公益,也講了私益的外在幸福與內在幸福,我們再回來Hermann Hesse的理論公義的不可能,超脫道德,回歸本體,回歸田園。我以陶淵明的一段詩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作爲這一節生命學校,多數平凡人追求幸福的結束。(待續2009.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