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戀人

克里特島

Spinalonga孤島

地震後奇觀

孤島戀人.Spinalonga
-希臘克特島之遊.4b1/411.05-18.05.2009
孤島戀人.Spinalonga
512日一大早我們離開Heraklion市區,沿著海岸公路往東邊走,我們要去 Miranbello海灣,然後再去Spinalonga孤島Spinalonga曾經是希臘痲瘋病禁區,那裡有許多的辛酸TUI安排這個節目,除了欣賞美麗的小島風光,也體會人類的無奈的歷史悲劇。這是第一次Helena帶我們出遊,30來歲,風趣的自我介紹,她雅典人,嫁給克里特島人,她說希臘人認為克里特島是鄉下,一般人不願嫁來這裡,但她在這裡找到滿意的工作,然後她又介紹一些克特島的人土風情。Helena的故事伴隨著愛琴海的晨,經過一個叫Neopolis的鄉鎮,Helena說這裏曾經産生過一位教宗,希臘人多信東方政教,但這裏的人大都信羅馬公教。再過不久我們的巴士停了下來,好漂亮的一個海灣,Helena說這裏曾經發生過地震,半個山丘都沈到海裏頭,所以形成海山相對的奇特景觀。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了Miranbello海灣。車子慢慢駛進碼頭的停車場,我們下了車,好舒服的陽光。然後上了遊艇,好像船票原來就買好的。船尾劃出白浪潮,克特島漸漸離我們而去,好舒服的海風,好溫暖的陽光,我拿著相機頻頻拍照。半個小時的光景,我們在Spinalonga下了船,我們來到這曾經住著麻病患的孤島,原先Tour安排這個行程,我奇怪爲何到這裏來,現在我卻有個更多的幽思,多少麻病者在這裏度過他的一生。
孤島戀人
孤島戀人是英國暢銷小說,它的故事背景就是Spinalonga愛麗希絲只知道母親來自希臘克里特島的小村子,唯一的線索是一張褪色的結婚照,就連來自希臘的信件都從未收到過。然而就在艾麗希絲決定踏上尋根之旅前夕,母親蘇菲亞竟要她帶封信給家鄉的老友,並說對方會為她揭開所有的祕密到達母親的故鄉後,如煙的過往猶如粉色夾竹桃般盛放。原來愛麗希絲的曾祖母曾被迫與家人分離,而當時她最放心不下的一雙女兒則各自有一段毀滅式的婚姻與淒美的戀情,種種駭人的家族秘史與錯綜複雜、愛恨交織的回憶,都將帶給愛麗希絲莫大的衝擊,並扭轉她一生的命運作者希絲洛普以細膩的筆法,把一座孤島與四代女性的生命聯繫刻劃得鮮明澎湃,對地中海風情、克里特島文化與邊緣族群的處境也都有深刻的描寫,其中尤以情感的描繪更加令人動容,不論是夫妻、姊妹、母女或戀人之間的牽絆糾葛,或婉約、或暴烈,從而也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歷經戰火與病痛洗禮,卻不願聽任命運擺布,終於見證真愛與勇氣的動人故事

Spinalonga

導遊Helena

Spinalonga上的教堂

Spinalonga的植物

朦朧的希望.傳遞的溫柔
我們跟著Helena過了寨道,進入碉堡式禁區。Helena先跟我們解釋Spinalonga孤島的歷史,1903-1957年這裏是麻病人的隔離區。Helena解釋麻有會傳染、不會傳染,皮膚乾的、濕的,麻會遺傳、不會遺傳的區分,然而一般人對他們都是一味的害怕,而不敢與他們接近。握著他們的手,就成爲感激;抱著他們,就是奇迹。德國製片家Werner Herzog 曾經用13分鐘的時間拍了一部紀錄片Letzte Worte (1968),描寫孤島的故事,你或許也可打開紀錄片,體會孤島人們生命最後的心聲:http://www.youtube.com/watch?v=Vi1Z9lcMNss。英國女作家Victoria Hislop曾經以Spinalonga爲背景寫過小說The Island,它成爲2006年英國的暢銷書。這是希臘移民,述說一個麻家族四代女人的故事。我看書評這樣寫著:這在這個孤獨的小島上,有最絕望的靈魂,有最堅貞的愛情,還牽連著四個女人轟烈又曲折的一生在隔絕於世的角落裡,他們追尋著朦朧的希望,和彼此傳遞的溫柔,我有不少朋友讀過這書,都說故事甚為感人。

病者.背負苦難
Helena帶著我們走過奇花異草的禁區,我們看著當年風者住的房舍。房舍已成危樓,它的頹廢石牆,伴著風中搖意的野花,留下乾枯無言的寂寞。麻瘋病人來到孤島,便得與世隔絕的命運。望著大海,看著星空,人生還有什麽出口嗎?我們走進醫療病房,藥物的瓶瓶罐罐還留在那裏,醫生在這裏出入。病人與醫生的關係又是如何呢?什麽是朦朧的希望?又是彼此傳遞的溫柔?古老大樹下的東正教教堂,留下幽遠的茴香,永不散去,我們在堂裏徘徊又離去。Helena帶我們走過山坡,一片汪洋愛琴海,太陽正高照,走累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我在想,我們剛才過來時,在禁區外,有一沙灘,那裏可戲水,對健康的人多好。我又在想,來到Spinalonga靈魂就絕望了嗎?我不是病者,我真無法體會病者的心境。我們在Spinalonga孤島停留的時間甚長,慢慢我們離去了。在遊艇上,我回首Spinalonga,我喝一口冰水,我忽然想起,大學時代,我老師說過的一句話:我們所以健康幸福,是因爲殘障者背負了我們的苦難。多深遠的話,多難體會的智慧。船尾留下濤濤白浪潮,越來越遠,Spinalonga慢慢消失了。Spinalonga孤島,背負我們的苦難,我有說不出的無限雜陳感覺。
2012.10.14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