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62.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64.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66.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68.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72.jpg

聖安娜救我.我將入修道院

羅馬是地獄

Worm帝國會議.馬丁路德與教皇.帝國正式分裂

馬丁路德在Wartburg翻譯新約

馬丁路德在Eisleben 朋友家過世。

 

由轉動歷史到回歸田園
一來自杜靈根的馬丁路德一

2012-05-11
圍繞馬丁路德.台灣協會 1-3.June.2012.
馬丁路德15171031日在WittenbergSchloss教堂,發表95條論證,於是開始了歐洲的宗教革命,開始了文藝復興,也開始了德國的現代化旅程碑。我們曾經在2009年去過Wittenberg,古雅寧靜小城,轉動了歷史的潮流。下個月趁台灣協會大會在Erfurt召開,我們會去Eisenach Wartburg旅遊,Eisenach馬丁路德的出生地,Wartburg是路德翻譯德文聖經的山城。我們圍繞著馬丁路德在轉,我們摩頂德國人文分水嶺。馬丁路德不是忽然迸出來的,他伴隨著歐洲歷史的發展,他是歐洲政教之爭的產物。政狹義的說是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教當然指的是羅馬教皇。教皇國在君士坦丁大帝313年米蘭召書後,基督成為合法宗教,天主教便開始強大富裕,教皇從家族開始,也開始荒淫腐化。因德意志皇帝亨利四世(Heinrich IV10501106)的挑戰,教皇Gregorius VII10201085),也力圖改革,下令神職不得有家室,杜絕腐化。雖有改善,教皇國暫時成了上方。教皇Gregorius VII雖透過神學,說教皇聖諭:教皇不可錯,教會是神在人間的代表。但以後的教皇卻仍錯誤百出,教皇的人性仍然荒淫。馬丁路德年輕的時候,曾去羅馬朝聖,但到了羅馬,他失望的說:羅馬是地獄。這現象不只在馬丁路德的時代,但丁(1265年-1321)的神曲已就說:地獄裡是教皇與主教。整個聖教會已病入膏肓,教會的革命已箭在弦上。
那皇帝們如何呢?德意志神聖羅馬的皇帝是選出來的,由七個選候選皇帝(三個教會諸侯:Mainz大主教Trier大主教科隆大主教四個世俗諸侯:波西米亞國王(即捷克)、勃蘭登堡藩侯(即普魯士)、萊茵普法爾茨伯爵(海德堡)、薩克森維騰堡公爵.),有點門面的歐洲王朝君王,都想當皇帝。不能打戰,於是有錢的君主就用錢來買,買通七個人有何難!我說台灣總統是錢買來的,這算什麼!大都德意志神聖羅馬的皇帝,真的都是賄選來的。
馬丁路德時代的教皇叫Leo X德意志神聖羅馬的皇帝叫Maximilian I. (15081519),接下來的德意志神聖羅馬皇帝是來自西班牙,有錢的Karl五世(15001558,哥倫布剛為西班牙從南美送來財富,他不手軟的給錢賄選.。那時撒克森選侯Frederick III 1463~1525) 沒錢,空有能力也當不上皇帝,真氣不過。於是他慫恿馬丁路德,從神學反教皇,Frederick III要當馬丁路德的靠山,Frederick III想脫離羅馬教皇的指揮。馬丁路德正為信仰困擾,為贖罪卷憤憤不平,但有礙於教皇的權威,好友Frederick III的支援,無異及時雨,於是Frederick III與馬丁路德,就乾材烈火燃燒起來了。加上當時印刷機出來,就火上加油,宗教革命從Wittenberg燒到整個北歐,在燒到日內瓦、英國,文藝復興之火,到處燃燒,不可收拾。至於馬丁路德的個人人格氣質,又如何呢?有機會再談。2012-05-11
_____________
2012-05-11
信而成義與為善救贖
今天午後陰天,但不下雨,我在韭菜的傍邊翻土,準備種豌豆,我想起孟德爾,但不學孟德爾做遺傳實驗。孟德爾在修道院裡工作,可耐性的修心養性,修道院常是歐洲最安全,又是富裕的土地,它充滿了神秘與吸引力。馬丁路德也在Erfurt奧古斯丁修道院學習過,現在我們來了解馬丁路德的宗教背景:1.天主教奧古斯丁派,2.日耳曼傳統鬼神信仰。天主教的神學有兩條脈絡,一為亞里斯多德、Thomas von Aquina的脈絡,尊循理性的道路;另一為柏拉圖、奧古斯丁的脈絡,透過感性與神接觸。馬丁路德進入的修道院,便是奧古斯丁修道院。馬丁路德在Wittenberg大學教書,Wittenberg大學也屬奧古斯丁派系。馬丁路德的天主教生涯,一直受感性的奧古斯丁脈絡影響。馬丁路德也極信日耳曼傳統鬼神,在他念Erfurt大學的時候,有次回家路上,雷雨交加,,就在他身邊的大樹,被雷劈兩半,馬丁路德驚倒在地說:救我!聖安娜!我將入修道院。這樣戲劇性的傳說,他進了奧古斯丁修道院。在95條論證後,馬丁路德閉關WARTBURG翻譯聖經,他曾感到魔鬼擾亂他,馬丁路德拿起墨水丟向魔鬼頭。這兩件事件,使我們覺得馬丁路德不穩定的情緒。馬丁路德年輕時代,他的情緒就一直不穩,他日夜思索救贖之道,他懷疑天主教的做善事而救贖之道的教義,他認為做善事,並不能得救。後來在讀舊約時啟示領悟到:唯有信仰才能得救,才能救贖,即:信而成義,這便是馬丁路德信仰的中心。它有點像大乘佛教說的,為善無關解脫;只有智慧的了悟,才得解脫。
馬丁路德的新教,與天主教,有什麼本質的分別嗎?或許馬丁路德歷史地位,不在於信而成義的教義。信而成義與為善而救贖,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意義,在於開始了歐洲的文藝復興,也開始了德國的現代化旅程碑。
________________
2012-05-12
論證的慘烈. 壓迫不遜色
1517
1031馬丁路德WittenbergSchloss教堂,發表95條論證,針對羅馬贖罪卷,開始了宗教革命的先聲。馬丁路德是Troublemaker,但也是德國新文化的開創者。沒有一個新文化的開創者,不是舊文化,保守勢力的Troublemaker
1518.10.12
Augsburg與紅衣主教論戰:95條論證後,教廷要求馬丁路德到羅馬作解釋,為安全起見,薩克森國王智慧者der Weise FrederickIII,與羅馬商討,不到羅馬,而到AugsburgFrederickIII護送路德到Augsburg與教廷紅衣主教論戰,最後各持己見,沒有結果。教廷卻要抓他,路德在Frederick III護衛下,半夜離去。不歡而散,反羅馬贖罪卷對星星之火已在燃燒。
羅馬急於撲滅,又派人到薩克森,但使者已發現事態已嚴峻,他說連石頭都在呼叫路德的名字。使者害怕自己的安全,要求不公開露面。15191月馬丁路德在薩克森私宅與羅馬代表見面,謀求和解。似乎有了轉機,這雖然不是願意的妥協,卻是馬丁路德的退卻。
1519
6月馬丁路德在萊比錫參加了一個神學論戰,討論捷克宗教先進胡斯Huss觀點,胡斯曾因反羅馬觀點,在Kontanz被燒死。馬丁路德經過來回週折,轉而原來反羅馬贖罪卷的堅持。更進一步,馬丁路德由贖罪卷發展到教皇的不可錯性,徹底否定教皇的權威。這是馬丁路德給羅馬神學理論,強而有力致命的一擊:教皇的不可錯性是違反聖經的。
1520年寫了不少文章,致德意志基督徒貴族公開信、教會被囚於巴比倫、基督徒的自由。馬丁路德的思想透過印刷術傳播到整個歐洲。
薩克森的政治上司,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那時的皇帝是來自西班牙,哈斯堡王朝的卡爾五世,他是天主教Isabella 的孫子,無可懷疑,他不可能同情馬丁路德。1521127Karl五世在Worms開帝國會議。要求馬丁路德出席,表面尊重馬丁路德,卻是磨刀霍霍。馬丁路德結論:我堅持己見,絕無反悔。馬丁路德在FrederickIII的保護下離開了Worms。我年輕的時候,有次朋友帶我來Worms玩,只覺的好大的教堂,並不知當年帝國會議的宗教論證的慘烈,現在想起來,政治壓迫可怕,宗教壓迫也不遜色。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會議結論:教皇的權威與馬丁路德認為的聖經信仰,無法透過帝國會議妥協,帝國否定了馬丁路德。1521526Worms帝國會議發表帝國詔書,對馬丁路德禁令,不得支援馬丁路德,由卡爾五世簽字,從此天主教與基督教正式分裂。
____________
2012-05-14
WARTBURG閉門譯經.易北河畔回歸田園
馬丁路德在Worms帝國會議,與帝國參予會者針鋒相對,對教皇與聖神羅馬帝國皇帝的敵對,矛盾已無法共存,馬丁路德時時有殺身之禍。在馬丁路德由Worms克森的路上,克森FrederickIII來個苦肉計,把馬丁路德劫走,然後秘密藏在WARTBURG,以避聖神羅馬帝國的耳目。從1521年到1534年一直住在WARTBURG翻譯聖經,並在1525年與修女結了婚。馬丁路德把聖經在地語言化,對德國的文化,產生了絕對正面的功能。從此德意志脫離了羅馬文化的桎梏,歐洲文明開始了地方文化的活潑與多元。馬丁路德從譯完聖經離開WARTBURG,到1546過世,馬丁路德與妻子,五個小孩都住在Wittenberg的易北河畔,那裡由克森王國送予馬丁路德一棟小樓閣。馬丁路德的晚年,回歸寧靜,妻子養雞鴨、種菜,做得一手好菜,以享各方來訪朋友。當然在聊天時,朋友也離開不了信仰宗教,請教馬丁路德。只是年輕的激情不再,一切回歸田園。馬丁路德在老家EISENACH過世,享年63歲,葬在Wittenberg教堂。2009年我們曾拜訪WittenbergSchloss教堂,馬丁路德永眠這裡,古雅寧靜的小城,改變了德意志,也轉動了世界的歷史潮流。2012-05-15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74.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76.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78.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80.jpg

http://www.taiwannet.de/tagesbuchjuno2012-3-Dateien/image082.jpg

用墨水丟向魔鬼

馬丁路德這裡翻譯新約

再見了!Wartburg!

Eisenach巴哈故居

Eisenach路德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