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aiwannet.de/yinyanglogy/marchintaiwan2/marchi3.gif

http://www.taiwannet.de/yinyanglogy/marchintaiwan2/marchi1.jpg

http://www.taiwannet.de/yinyanglogy/marchintaiwan2/marchi2.jpg

濃濃三月天()

大武山麓原住民
寫完濃濃三月天,發現有段行程被落掉,現在把它補上,3月1日,小弟與弟媳帶我們到北大武山去郊遊.以東港為中心,我們的旅逰點可以沿台26線往枋寮、楓港方向,到車城、恆春、墾丁去玩.也可以沿27線往茂林、關仔嶺.或1線往潮州、萬巒,沿大武山麓,到泰武、來義、春日往山裡走.太武山是魯凱族與排灣族的家鄉,去年二姑姑、小妹帶我們來春日、來義玩.走的是部落的村路,在平原上,道路平直.到了山裡,村路就變得極為曲折.山丘、森林、河床、流石,雜陳其間,風景極為秀麗.我們原本要去看朋友的,但主人不在,只有寂寞的柴門,與原始林木的庭園.這裡好像沒什麼開發過,山居的原味十足.路過部落人家,小孩玩耍,原住民在店裡頭聊天閒坐,住家像台灣鄉下簡單的房子.我發現山上沒有任何寺廟,與土地公廟,本來原住民就沒有漢人的信仰.過去我對原住民並沒了解,現在好像慢慢認同,它是台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回來時,我們路過長長的河堤公園,溪水潺潺,野草颯颯,萬里無雲,類似世外桃源,有點像交響樂Dvorak新世界的感覺,景緻另一番風味.


美麗的山丘村莊
我們吃過午飯,小弟就帶我們上路.小弟對南台灣的道路非常熟悉,一下子筆直的鄉道,一下子彎轉的村莊.過了萬巒,我們來到萬金,這裡是有名的萬金天主堂.然後我們往大武山上走,小弟跟我們秀他平時自行車運動的路徑,婉轉又陡斜的山路,我們在一個視野較好的山坡停了停,矇矓的山氣,猶覺它的魅力.小弟說他近幾年才發現這美麗的山區.美麗的山丘村莊,學校沒教過,我們的城鄉教育太弱了.城鄉教育弱,故鄉暸解少,自己的認同就模糊.我們看到一個40來歲的人,在山坡上整理他風水甚好的山莊,我們跟他聊天,他說有時間就來這裡工作.我覺得耕耘土地、觸摸泥土,好像是人的天性.我再往前面散散步,是原住民的部落,有點像集市,但並不怎麼繁忙,據資料說,這裡是魯凱族與排灣族的混居地區.我們在涼亭的地方休息一下,喝點水,我們就又上路了,小弟要帶我們去春日、來義山區玩.山路越來越迴轉,弟媳有點過敏暈車,但又看她談笑自若,我也覺得暈暈的,我們就直接走大路回東港了.

萬金聖堂、和解的開始
萬金,有名的是萬金天主堂,南台灣的基督徒朝聖地.無染原罪聖母堂,建於1863年,是台灣最早的天主堂,比1871年馬偕博士長老會的基督教會還早.清朝同治皇帝賜奉旨聖石.1984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敕封萬金天主堂為宗座聖殿.我看資料這樣寫著:萬金是個漂亮的小村莊,本地人認為它是幸運之村,因為它未曾受到漢人的蹂躝與掠奪.村子是位於綿延之山脈下,土地肥沃,物產豐富,它是個可以和任何地方比美,美麗的福地....它是向本村人傳教最好的地方

蹂躝與掠奪!?本地人指的大摡就是原住民或平浦族吧,原來原住民與漢人,包括魯凱族、排灣族、平浦族、閩南人、客家人有糾纏不清的族群矛盾.西班牙道明會神父Fr. Fernando Sainz 選擇了這美麗的小村莊,作為傳教的開始,或許上帝從這美麗的福地,開始原住民與漢人的和解吧!族群矛盾一直是這美麗之島的最痛,它是台灣人的原罪.或許只有時間默默的長流裡,才能化解一切於了無痕.

http://www.taiwannet.de/yinyanglogy/marchintaiwan2/marchi4.jpg

Michelangelo. The Creation of Adam.

http://www.taiwannet.de/yinyanglogy/marchintaiwan2/galileotrial%5b1%5d.jpg



聖母無染原罪
我們來到萬金天主堂,是一棟西班牙白色巴鏤克的雙塔式聖堂,莊嚴寧靜.庭園裡有一棵大榕樹,樹蔭舒適涼快.花園也歷代耕耘,留下歷史的甚多美麗.我們走進聖堂,聖堂的名字叫:無染原罪聖母堂,為什麼這樣叫呢?因為新約記載,耶穌基督是聖母處女懷孕所生,是無染原罪的.聖堂中央是聖母像,兩邊是瑪竇、馬可、路加、若罕玻璃彩光聖像,他們是四本福音的作者.這四本福音分別是耶蘇升天後七十年、九十年、九十年、一百年所寫的.七十年後描寫七十年前的人與事,當然滲雜了許多那個時代的宗教傳說.
這些傳說與現實有不少矛盾,就是說,信仰與科學發生了矛盾.面對這些懷疑,教會透過歷史舉行的大公會議,來處理這些矛盾.瑪麗亞處女懷孕與科學實証是互相矛盾的,科學實証認為,懷孕不可能是處女;但信仰卻說,聖母瑪麗亞是處女懷孕.拜占庭皇帝狄奧多西斯二世於431年,在今日土耳其的Ephesos舉行大公會議,會議決定了瑪麗亞處女懷孕,是為神學信仰聖母(Theotokos)的教義.我們再舉兩個神學上的重要質疑.


耶蘇是神?還是人?
第四時紀,對耶蘇是神還是人有兩派爭議,來自利比亞的Arius神父認為耶蘇基督是人,又具有神性.來自亞力山大城的Athanasius認為耶蘇是神.在爭持不下,君士坦丁大帝於325AD,在小亞西亞Nicaea召開第一次大公會議.結果認定,Athanasius的講法正確的,耶蘇是神.Arius神父的主張:耶蘇是人,具有神性,就成了邪說.

創造說
最重要的神學信仰是創造說.自然科學說,大約在150億年前,宇宙是一個體積極小,密度極大的圓球,它幾乎沒有任何變動,就是說它的時間近於永恆.幾乎沒有變動的狀態並沒有以前有一天它忽然爆炸了,這便是宇宙的開始,這個爆炸火球,一方面便慢慢冷卻,一方面以極大的速度擴張膨脹.以上這種理論,便是物理學家們沒有爭議的:宇宙開始的理論.這種自然科學理論與舊約說,神用七天的時間創造了天地,是互相矛盾的.第四次大公會議451在今日的土耳其Kadikoy召開,肯定了創造說,結果制定了信經,我們相信唯一的神,全能的父,有形無形的創造者,並相信唯一的主,耶蘇基督,神之子,....



矛盾與互補
舊約說宇宙是上帝創造的,科學說宇宙是大爆炸開始的,這兩個命題是神學與科學的矛盾.如果說上帝的創造說,不是科學的命題,而是上帝神性的創造意義,那科學與神學的兩個命題,便是科學與神學的互補,而不是矛盾了.同樣的,如果瑪麗亞的處女懷孕是科學命題,那它與科學便是矛盾的.如果聖母瑪麗亞的處女懷孕,是指神學人性的清淨無染,那它與科學的處女不懷孕,便是神學與科學的互補,而不是矛盾了.官方的神學家,在歷史上發了不少精神,要處理這些矛盾.但好像都沒有令人完全的滿意,因為它是信仰的東西,理性無法規劃它.科學應在自己的理性園地耕耘,但宗教也不要越俎代庖,企圖用信仰來壓迫客觀的科學.我想歷史的哥白尼、伽利略壓迫事件,已一去不復返了,信仰與科學在未來世界,應該可以和平相處.

悲觀的權利
基督教除了神學理論的疑惑,還有現實的爭論.基督教在歐洲開始傳教後,約有2000年的歷史了,它曾經做了不少負面的事,比如政教之爭、十字軍東征.但它也有其無數的正面歷史意義,比如中世紀創辦大學、教育日爾曼人、還有現在關心我們的原住民..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些問題呢?只要是存在的東西,便有其正負兩面.未來的歷史,宗教應該更關心人類靈魂的得救,就是說應該關心人類道德的清淨,讓勾心鬥角留給政治.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政治也好,宗教也好;污泥也好,蓮花也好;生活都是對大自然目的性的參赞與共證,有起有落,有柳暗有花明,這樣使我們對人類永遠不會失望,對大自然永遠沒有悲觀的權利. (2006.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