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教止觀

後來唐朝華嚴宗的杜順和尚寫了一篇五教止觀的文章,他把中國佛教的發展分成五個階段。五個階段便是: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終教、大乘頓教、大乘圓教。到了這個時候,法空的來龍去脈才明朗化。現在我們簡單的來說明這五個階級。

小乘教

指的便是俱舍宗與成實宗。兩宗都主張我空法有。即我是無我的,但外物是實在的。俱舍宗是所謂的極端實在論,成實宗是溫和的實在論。

大乘始教

指的便是玄奘的唯識論,主張我空法空。這堛漯k空是所謂的頑空,根本不承認外物。我們前面說,在無遮大會,玄奘並沒有很好的處理外物的問題。

大乘終教

大乘終教指的是法華宗。法華宗又稱天台宗,天台宗有重要著作,即大乘止觀法門。大乘佛教的法空觀念,到了大乘止觀法門,已漸明朗。止就是本性,當然就是我空。觀指的是:以本性觀看世間的一切變化,觀看客觀世界的變化。其變化皆為染,轉染成淨便是空,即是法空。法空是外在的,是空,但不是頑空。這堛漣琲驍P法空,指的都是無我與外物的本體。本體是唯一的,就是佛法身,它透過相、用,即化身、報身是無礙的,而且周流不殆。大乘始教與大乘終教的主要分別在:大乘始教只限在我空,而大乘終教已經把我空與法空聯上了。

大乘頓教

大乘頓教指的是禪宗。禪宗是一種方法,就是如何由此岸到彼岸的方法。如果用五教止觀的說法,便是由小乘教、大乘始教到大乘終教的方法。

大乘圓教

大乘圓教指的是華嚴宗自己。華嚴宗特別注意理事無礙,事事無礙。我空與法空彼此無礙互攝。如果用五教止觀的說法,它便是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終教、大乘頓教的圓融,大乘圓教是大乘佛教的總結。當然這是華嚴宗的看法。

陰陽學

我們用些符號來表示杜順師的五教止觀:

T1AnÙ In

AnÙ InT4

T4=Le+Ge

T1T4

T1Û T4

T1表示我空、無我。An表示法有即外物的實在性這是小乘的主張。

T1表示我空、無我。In表示法空即外物不存在這是大乘始教的主張。

我們以AnÙ In→T4表示大乘終教,即法華宗的主張。In表示法空的本體,

An表示法空的現象。T4表示我空、無我,也就是佛法身。

我們又以T4=Le+Ge表示佛三身,即佛法身、化身、報身。它們是周流不殆的。L也表示了理,G表示了事,所謂理事無礙。

T1→T4表大乘頓教由T1即小乘教、大乘始教到大乘終教T4的過渡。

T1Û T4表示互攝,即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終教、大乘頓教的互攝。理事

無礙,事事無礙。

真空妙有

我們說了我空、法空。這是大乘佛學的根本問題。大乘也說,我空指的並不是頑空。就是說,我空指的是人的真如本性。嚴格說來,我空也是有,即真如本性。主張空,是以本體的立場看問題,主張有,是以現象的立場看問題。那麼法空又如何呢?法空也不是完全沒有,即不是頑空。嚴格講來,法空也是有,即法的真如本性。大乘的空,以本體的立場看問題,小乘的有,以現象的立場看問題。除去頑空,大乘的法空與小乘的法有是一件事,只是大乘由本體來看問題,小乘由現象來看問題。大小乘只在文字上互相批評,忘了彼此的出發點。空即色,現象即本體,有即無,後來大乘佛教自己也說:真空妙有。本質上,大乘法空與小乘法有的問題,是沒有矛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