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教堂與尼瓦河

聖彼得堡尼瓦河

這裡安息著彼得大帝、皇后、加特林二世..

保羅教堂

 

彼得大帝.加特林.齊瓦格醫生
--莫斯科與聖彼得堡之旅0


聖彼得堡夜快車

昏暗的教堂、深色的聖像,應該是俄羅斯文化的遺產。然而彼得大帝、加特林二世為了西化,他們寧願放棄莫斯科,從零開始,彼得大帝把京城搬到聖彼得堡來。九月九日夜晚,我們坐夜車到聖彼得堡。這個夜快車,四百乘客全部德國旅客人,火車在濃煙中開動了,我忽然想起俄國 Mafia的傳說,美國西部紅番搶火車的鏡頭閃過腦際,我翻個身體,抱著頭睡,像嬰兒在搖籃裏,KinKonKinKon.. 早上醒來,不知昨夜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看著窗外,鄉下的廠房甚為頹廢,在蘇維埃與俄羅斯的交接中,更顯得有氣無力。慢慢的,東方的晨曦照亮了俄羅斯的原野,聖彼得堡到了!一下子,人群又忙碌了起來。



尼瓦河畔
我們來到尼瓦河畔,在尼瓦河畔的三角洲上,彼得大帝在1703年,在這裏建立起他的彼得保羅城堡,這是聖彼得堡歷史的開始。彼得保羅城堡的中心便是彼得保羅教堂,在這裏,安息著彼得大帝及其瑞典皇后、加特林二世..。大帝死後,沒有任何浮華,只是大理石棺一個,風華蓋世的加特林二世也沒有例外。想著英雄們過去不可一世,如今蕭條寂寞,風吹歲月,河水伴枯骨,不勝欷歔!相對埃及的金字塔,中國的十三陵,俄羅斯的彼得大帝是更體貼百姓,接近西方了。還有釋迦牟尼、耶穌基督,我們都不知他們的遺體在那裡?陵寢似乎不是一個人生命價值的根據。

 

Eremitage

達文西聖母

Rubens羅馬女的父愛

Rembraandt花神

Rembraandt失而復得的孩子

 


Eremitage
我們走上尼瓦河畔,遠眺四方,整個聖彼得堡被海水環繞,像似海市蜃樓君士坦丁堡。吃過午餐,我們參觀在尼瓦河畔的有名宮殿--EremitageEremitage原文是法文,表示了加特林二世向西方學習的見証。加特林二世花了不知多少財富,到歐洲各地收集藝術品,從意大利到法國;從西班牙到英國。有達文西的聖母與聖嬰,有拉費爾的畫廊,有Rembrandt的花神,有梵谷的兩姊妹, Rubin的好多藝術品。加特林二世為俄羅斯做了那麼多貢獻,不知能否彌補她的殺夫之罪。聽說李世民也有類似問題,但一般中國人對唐太宗,還是持肯定態度的,價值觀不同便有不同的判斷。


寂寞的芳心
還有英國王室送給加特林二世的精巧禮物,一隻金子作的孔雀,孔雀眼神閃爍,像是漂亮能幹的加特林二世,閃爍的眼神,卻也藏不住女王深處的寂寞芳心。加特林二世殺死了自已的丈夫而登位,宮庭中的男人,那個敢不俯首。然而有那個男人,沒有目的的愛上了她?加特林二世的芳心是寂寞的!在 Eremitage內,有一張寫字抬,藏著女王的情書,這是她真心傾訴的方法。比起加特林二世,加特林一世幸福多了。加特林一世沒有任何權勢,她是彼得大帝的愛妻。這時候我想起了希臘神話的金蘋果與Paris的裁判,troja王子不愛權勢的赫拉Hera,不愛有知識的雅典娜,卻愛那溫柔的aprodite。溫柔似乎才是上帝送給女人,天生的真實禮物。

 

加特林宮殿

加特林宮殿

加特林宮殿琥珀廳

加特林宮殿內部

 

加特林宮殿
加特林宮殿是彼得大帝送給他愛妻的禮物,它離聖彼得堡,約一小時的車子,城市名字叫普希金城。愛妻名叫加特林一世,所以叫加特林宮殿。加特林是瑞典農家的女兒,是彼得大帝遠征瑞典時帶回來的。宮殿庭院是法國式的,宮殿外觀藍白顏色相間,現在顯得陳舊不堪,漢堡與聖彼得堡是姊妹城,最近漢堡市長來這裏訪問,答應整修加特林宮殿。俄羅斯與德國關係深遠。


琥珀大廳
我們走進宮殿,大客廳七百根焟燭,燈火輝煌。迎客廳、國宴廳、金色廳、中國沙龍、寶藏廳..,但最有名的,卻是有歷史意義的琥珀大廳,琥珀大廳是普魯士皇帝弗德烈大帝送給彼得大帝的禮物。占地一百平方公尺,四周全部用肯尼斯堡Koenigsberg 的琥珀鑲成。肯尼斯堡以出產琥珀出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琥珀大廳被德國軍官一掠而空。現在又從肯尼斯堡運琥珀來,重新鑲飾,準備迎接西元2003年的建城三百週年紀念。由琥珀大廳,可以看到德國與俄羅斯的歷史淵源,歷史淵源還不止於此。


康德的故鄉
肯尼斯堡是德國哲學家康德的故鄉,康德一生沒有離開過肯尼斯堡一步,包括耶那大學的應邀、普魯士皇帝的納賢。康德在肯尼斯堡當老師,生活老實而規律,人們以他出現散步的時間來對錶,風雨無阻。康德!偉大的德國哲學家!但不要忘了,肯尼斯堡今日是俄羅斯的土地。自從普魯士後,肯尼斯堡一直是俄羅斯的城市。你說哲學家康德,是德國人?還是俄羅斯人?我看康德是屬于全人類的,他的三本名著,三個批判,精采的論述著人類真善美的內涵,三本書全部用德文寫成。


普希金城
當我們離開加特林宮殿的時候,車子在轉角,一棟小房子的旁邊停了一下,這棟小房子住過普希金,所以這個城市叫普希金城。誰是普希金?普希金(1799--1837),詩人,是俄羅斯現代文學的奠基人。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十年生命歲月,卻被沙皇放逐到最荒涼的南方,過著幽禁的生活,一直到他去逝。在放逐中,普希金用血淚寫出了俄羅斯現代文學,在溫室中長不出燦爛的花朵!

 

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

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夾子

俄羅斯民族舞蹈

齊瓦格醫生

 

大珠小珠落玉盤
晚上我們去觀賞俄羅斯的民族舞蹈,節目一開始便是三角琴、胡琴、拉琴..的演奏,我一定叫錯了樂器的名子。但我如置身齊瓦哥醫生電影的幻夢中,無邊無際的原野,又是黃花,又是白雪。是馬車聲,又是雪撬聲。音符在纖指間跳動,如訴如泣,大珠小珠落玉盤..。白俄女子雙手插腰肢,腳步輕挑,左右翻翻裙裾,我想起老殘遊記中的白妞。俄羅斯青年,手按地板,腳踢天空。一首斯拉夫民謠,畫破了長空。廣闊的俄羅斯大地,游牧著數不清的民族。

 

 

芬蘭灣邊彼得宮
在聖彼得堡的第三天,我們到芬蘭灣邊的彼得宮參觀,這裏離聖彼得堡約兩小時的車子。彼得宮的庭院像似義大利的千泉夏宮Tivoli,到處金色雕像、聳天噴泉,而宮殿又像凡爾賽宮。我們站在庭院正中間,順著一條小運河,眺望東海、波羅的海,好似悠遠。忽然響起了望春風的歌聲,我驚愕片刻..我置身何處?是俄羅斯游唱歌人的樂聲。開門加看嘜..,月娘笑阮憨大呆,呼風騙不知。我牽著牽手的手走向海邊,是那麼寧靜,海風微微輕拂著亂髮,海水輕輕撫摸著沙灘,我想著彼得大帝與瑞典農村姑娘,在這裏悠閒的散步,人生幾何..
2012.11.04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