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

PICT0195

moxian


柳暗花明又一村

-38屆歐灣協會.德國Ofrenbach -

野人獻曝.說文解字.希臘神話
我先解釋小標題,野人就是在野之人,他的相對便是官人。我舉個例子分別野人與官人,犬儒哲學家Diogenes,他住在格林Korinth,就是新約聖經格林前書後書的那個格林。Diogenes沒有家,他只住在甕媕Y。有一天Diogenes坐在甕媕Y曬太陽,亞力山大大帝經過那堙A就對Diogenes說:我能幫你什麼嗎?Diogenes回答說:請離開,讓太陽照過來。亞力山大大帝說:我如果不是亞力山大,我寧願是DiogenesDiogenes是在野人,亞力山大大帝是官人。官人是有政治權利的人,他可把權力分給野人。野人可以接受官人的權利,也可拒絕官人的好意。另一個方向,野人也可祈求官人,拜託官人,使自己擁有政治權利。拒絕與擁有權位,只是兩樣不同的政治選擇,本身沒有善惡之分。但擁有權力的手段與執行權力,便有道德的善惡之分了。僑委的閑銜頭與大使的實權位如何得來,便有善惡好人與否的分別了。銜頭如何,權位又如何,髮蒼蒼,北邙風吹草茫茫。
獻曝就是跟人說,曬太陽享受陽光是舒服美好的。野人享受陽光當然是舒服美好的,但官人攤在陽光下,卻不是人人都喜歡。歐台會跟野人獻曝有薩關係呢?野人要曬點太陽,回憶微些雪泥鴻爪,回憶古老的故事。野人說野史,不可能像正史那麽道貌岸然,比正式的官方宣言更真實。但人習慣虛僞美麗的話,說真話的Cassandra注1命運是寂寞的。更慘的是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爲了人類,把火種引到人間來,人類因他而能夠熟食。但Prometheus也因此受到宙斯的處罰,他被帶到高加索,老鷹吃他的心肝,不氣餒的心肝又長出來,老鷹再吃它。說真話當好人,只能成爲兀鷹的祭品。

 

Ofrenbach,在法蘭克福鄰近,是我們這次年會03-05.okt.08的城市,我們年會在Ofrenbach的阿霞旅館Achat Hotel 召開。這媥史上是屠宰場,今天成了文物保護館,羊頭石雕還挂在牆頭,現在改成清靜的旅館。歷史沒有斷切,夜塈琣乎聽到豬羊呻吟聲;也夢到鷺鷥,飛停在作古朋友的田地堙A鷺鷥悠閒的停在水牛背上。登民兄游水在田埂溪水旁,水仙花好漂亮,登民兄風趣地講著笑話。水仙花吐著射線,登民兄顯得無力了,慢慢就消失在Offenbach的小溪堙C我們的老朋友順興兄,沿著北海河堤,我們去他家吃飯,又帶我們去喝咖啡。順興兄後面追戲著小兒子,兄晚來得子,極疼順興兄闖上了樹,頓時成火花消失了。我看著鷺鷥化成白鶴,甚是傷惘。天下著大雨,白鶴飛上烏雲,烏雲白鶴Offenbach水牛還在孤單吃草,我的身體好濕好濕,甚是淒涼,就醒過來了。
注1:Cassandra是托洛亞國王的女兒,與Paris是同父異母.太陽神阿波羅愛上了Cassandra,給了她預言的能力.但Cassandra拒絕了阿波羅的愛,阿波羅為了報復,於是使Cassandra的預言無人相信.Cassandra知道希臘人將攻打托洛亞,也知道希臘人會使用木馬攻城,她把這個事告訴了父親與托洛亞人,但沒有人相信她.托洛亞被攻下,她躲在雅典娜的神殿,卻被希臘將軍Ajax強暴.
她後來成為希臘人的戰利品,又被分配給大將AgamemnonAgamemnon把她帶回MykeneCassandra預先知道Agamemnon會被他的皇后太太Clytemnestra害死.在Mykene的宮殿裡,她看到動魄驚心的事情將要發生了,她也知道即使她警告AgamemnonAgamemnon也不會相信她,Cassandra所能作的只有接受命運,寧靜自在

尼羅河與金字塔
這次德北區有十多人參加年會,跟往昔不一樣,這次不坐火車,我們開車上路,大家分道揚鏢。謝謝國義兄的大方,我們得乘便車。一出門,上帝爲我們的熱心,感動得熱涕淋漓。後來陽光漸爲顯露,天空變爲晴朗。兩旁金黃色與翠綠,銀幕般的交替,加上國義兄的飛速神馳,窗外風景如幻似夢,真有三法印諸行無常的感覺。車上放著家後的音樂,幸福原來是吵吵鬧鬧。我怎麽聽著是挑花過渡,我眼睛慢慢變得模糊,撐渡伯與桃花姐打情罵笑。撐渡伯卻成了流浪者之歌的Hermann Hesse桃花姐變成了觀世音菩薩旁邊的小龍王女,溪水成了尼羅河。小龍女過了忘憂橋,飛掉了頭髮,髮空注二,成了河岸的柳樹,柳枝吹拂著尼羅河水。小龍女默默上了彼岸,一遍無邊的大沙漠,海市蜃樓,小龍女使了神力,來到金字塔,卻看到拿破侖站在人面獅身前,無奈的撫著腹部。小龍女拿著華嚴經注二,跟拿破侖研究如何征服金字塔,心情浮躁。天氣好熱,滿頭大汗,汗流挾背,猛然醒了過來,黃梁一夢。又回到多采姿世界,金黃色與翠綠,又銀幕般的交替,我們慢慢駛進了高速路休息站休息。

注二可略過我空法空華嚴世界
的純粹理性批判(1781)把人的認識分爲感性Aesthetik知性Verstand與理性Vernunft。就是說分爲五官經驗邏輯與形而上學(包括智觀intellektuelle Anschauung) 。我們可以以五官經驗邏輯的觀點認識自我,認識大千世界。就是說以感性知性的觀點看世界,以有的觀點看世界,以色的觀點看世界,以現象的觀點看世界,那世界便是多采姿的美麗形色世界。我們也可以以形而上的觀點看自我,看世界。就是說以智性智觀的觀點,進入物自體本體。以空的觀點以勝義諦的觀點看婆娑世界,那我是空的,世界是空的,法是空的。
佛教說我有法有是幻相,我空法空是實相;康說我有法有是實相,法空我空是幻相,佛教康的幻相實相,講同樣的事,定義不同罷了,他們並沒有本質的矛盾。空即色,色即空;本體即現象,現象即本體,真空妙有。康認爲我們不能以知性認識物自體,智性也不能認識物自體的內涵。康不能認識的東西(Ding),佛教說它是空性,那空性的內容是什麽?佛學說那是不可說,因爲它是本體,所以不可說。
爲何佛學可以輕易地說空即色,色即空?東方思維如此詩意,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康爲了進入物自體,連接兩岸,發了好多功夫,以判斷力的美感與大自然的目的性(判斷力批判1790),才搭好吊橋。東方思維是智慧詩意的;康思維是邏輯理性的。兩條路都通羅馬。
天臺山智者大師,根據妙法蓮花經,創立天臺法華宗的止觀法門。他不只說空( ),還加上龍樹菩薩的中論;衆因緣我說既是空,亦爲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智者大師園融空中假三諦,還連接我與法,所謂一念三千。一念看世界的空假,看自我看世界。從我有開始,把心止於我空,觀想法空法有,便是天臺山一代宗派法華宗的止觀法門。這一切都在論述空色,我法的水平問題。包括般若系列的經典,比如金剛經亦複如是。一切有爲法,如幻似夢,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除了水平的論述,佛學還有立體的論述,那便是華嚴經的華嚴世界的結構。華嚴經詩一般的美感文學宗教語言,被杜順和尚整理爲形而上的理性哲學語言。所謂三觀四法界、十玄門,是爲華嚴宗派佛學的理論根據。佛學的立體結構論述,不只存在東方,也存在希臘哲學,那便是柏拉圖的理念世界的理論。它一樣影響西方哲學,一直到今天。在中世紀時代,它被神學家拿來解說上帝的存在。唯物論者費爾巴哈(1804-1872)理念世界只是幻想的理論。但尼采卻說,上帝死亡,我們可成超人,達到理念世界的境界。馬克思相反方向的說,我們要把理念世界的天堂,在人間實現。
柏拉圖認爲我們的世界是不完美的。不完美的世界,只是至真至善至美的完美理念世界的分享。柏拉圖用形而上的語言,理性的論述他的理念世界,他沒有像華嚴經那樣詩意般的文學般的想象他的理念世界。柏拉圖是哲學家,不是詩人,不是宗教家。華嚴經就不一樣了,它把它的華嚴世界,象徵性的分成寂滅菩提道場、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他化天、普光聖殿。象徵性的毗盧遮那佛、文殊利菩薩、普賢菩薩、彌勒菩薩,來論述十信、十地、十住、十行的修行。象徵性的以善財童子來鼓勵衆生,人人可成佛。
柏拉圖智者大師杜順和尚使用不同的語言,作不同的思維。但他們思維出來的架構,基本上是同樣的。他們都是思想架構上的星光,他們把人類的智慧在哲學大廈上點綴得多采姿。我們問;什麽是人類思想架構的樣子呢?我用數學符號爲材料,然後把這哲學大廈思想架構的藍圖畫出來。數學符號多爲變數,就是說每個哲學家都可以給符號不同的定義,然後作不同的推論,推論的結果,可能相同,也可能是矛盾,但思想架構是相同的。
在這個大廈的系統堙A我們允許矛盾的存在。數學與邏輯學家Kurt Gödel(1906-1939)說:如果封閉的邏輯系統是無矛盾的,那它就是不完整的。(Geschlossene logische Systeme sind entweder unvollständig oder in sich widersprüchlich)。完整的體系必然是不簡單,即互補與矛盾的。我們也瞭解解構主義與後現代主義,他們反對思想架構的想法,我們在架構堙A接受這種矛盾的想法思想是開放的,無限的,互補,又允許矛盾存在的架構,它便是陰陽學。注

異國風情.往哪里去
進入休息站,好多休息的人群,都是德國車子,但就是聽不到德文,可能是東歐的人們。國義嫂準備了好多吃的東西,高梁特製香腸,魯蛋,魯雞翅膀,青辣椒,紅葡萄,當然還有紅茶與咖啡。我們擺擺手,彎彎腿,搖搖香功,轉轉太極拳。休息是爲了走更遠的路。Quo Vadis ! 往哪里去!這是伯多祿對主耶穌在羅馬郊外Appia大道的呼喊現在我們回問自己Quo Vadis ! 不只去Offenbach,也去羅馬。


麵包店樓上的哲學家.真理多元論者

車子離開高速路,進入Offenbach,我們來到阿霞旅館Achat Hotel。一眼就看到模憲兄坐在Lobby那堙C自從他去了日本教書,就再沒看過他了,他現在回德國來退休。模憲兄臺大哲學系畢業,他來海德堡留學。我年輕時代曾經去看過他,他住在哲學家之路的後山。在一家麵包店的樓上,麵包店的煙囪串過他的客廳,成爲當然的壁爐。在這堨L養育了兩個女兒:一個醫生,一個日本學專家。太太是日本人,他笑他們家是全球化家庭,自己是臺灣人,女兒是德國人,孫子是美國人,當然他的思想就多元論者了。很早以前,他跟我說真理根本就不可認識。這次他跟我說,真理是多元的。康的純粹理性認爲,形而上學是不可能的。用理性認識世界,所得到的只是不可證實的理念,那現象界的真理當然只能是多元的了。模憲兄在長老會家庭長大,他問自己,大人的信仰是真理嗎?爲了得取答案,他進了哲學系。他用生命追求真理,如此真誠平實,安貧樂道。這不就是他想要的嗎!我幻想他散步在海德堡內卡河岸的丘陵,在金色的橡樹叢堿黿禲C

風華歲月.無止境的挑戰
跟模憲兄暫說再見,我們去Check in,分了房間。我們開始報到,真是驚奇,工作人員,都是清一色的年輕人。尤其在臺灣大選後,綠營大敗。還有那麽多年輕人來參與臺灣協會的年會,怎能說,臺灣人都是現實的?在他們身上散發著年輕人的理想理念,正義與魅力。我好像回到年輕時代的風華歲月,年輕真好。人生就像希臘神話的Sisyphus他每天將大石頭推上陡峭的高山,大石快到頂時,石頭就會從其手中滑脫。Sisyphus又得重新推大石上高山。我們30年前,推著臺灣的未來,好不容易,臺灣民主了,國民黨下臺了。但一夕間,石頭滑落了,民進黨跌到底,新一代的年輕人又須從頭開始。這個無止境的挑戰,不是無意義的重復,而是一次比一次好,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明天會更好。承先啓後,年輕人來主導協會,代表了臺灣的未來,政權不是分贓,正義會更落實。臺灣協會新時代開始,柳暗花明又一村。


引章據點.篳路籃縷
下午兩點,我們開始德國臺灣協會的會員大會。連時青會長要我們來思考台協會未來的方向,她要我們在第二天,來分組討論。會長還引章據點,說出過去會章的內容。這使我回憶起,同鄉會當年創建的艱辛。我需要說說幾個年輕時代的朋友:
吳修團兄,我在慕尼黑認識鄭芳雄兄(他後來回臺灣教書),鄭芳雄介紹我到法蘭克福認識吳修團兄,我們都是大學時代的校友。那時臺灣退出聯合國,吳修團在德國到處串聯,爲了要籌組同鄉會,他馬不停蹄的在德國高速路奔跑。我看他一手寫計劃,一手抽著煙,陳建福(物理博士)就坐在旁邊出點子。修團兄積勞成疾,在第一次全歐大會在維也納召開前,他便英年過世了,他沒有看到種下的樹,結出的第一顆果子。修團兄海派又真誠,他要我到柏林找陳重任,還有家鼐丕元兄,有次修團兄來柏林看我們。我們路過百貨公司,他買了一條毛毯送我,他說柏林天氣較涼,離鄉出外,要照顧自己。想到當年孤獨離家,我無限心酸。這條毛毯現在還存放在我家,對朋友,對同鄉會他無私的付出,他的形影留在早期臺灣留德學生,更永遠留在我的心坎底。
當時的同鄉會以海德堡Bergsheim的臺灣護士宿舍爲集會點,很多早期留學生都在那埵Y過飯,當年留學生很難回臺灣,在哪里像似回到了家,吃媽媽做的菜。黃光雄是學法律的,他起草會章,集思廣益,字字推敲,同鄉會成長後,他卻不見了。陳建福也應該是早期同鄉會的功臣,後來開了飯店,懷才不得用,聽說後來民進党有意攬用他,但他卻又壯年過世了,逢萊已至,忽又轉去。我們的老朋友,蔡義宏博士,是臺灣協會的不倒翁,從Bergsheim開始,現在還爲歐台會默默的工作。我還要提起一個人林本添,明興大學法學博士,他爲同鄉會改成臺灣協會,提出理論的解說。同鄉會藏龍臥虎,人才像天上的星星,我現在只能說其一二,遑說鉅細糜遺。我把同鄉會1971年來的舊檔案拿來翻翻,像是進入時光隧道,年輕時代的過去一幕一幕在腦子閃過。每位臺灣協會的留歐會員,都是一本感人的故事小說,他們詩意又理想,冒險又創意,熱情又淡泊。臺灣協會像一條繩索,把小說編串在一起,故事像似閃爍,卻又被遺忘的珍珠鏈。

 

http://www.taiwanverein.com/stemp.jpg

 

小鳥嗥啾啾.啓蒙的平臺
10
4日開始歐台會年會,一開始放了一段臺協會簡史的影片。比利時徐雄彪兄在影片中作解說,這使我想起張英哲兄寫的一篇論文:臺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他在最後付說了一段台協會的歷史。他描寫盧修一被國民黨禁監時,徐雄彪兄如何爲救出盧修一,奔波的故事。阿彪聯絡有關人士,加壓國民黨,不分晝夜的奔跑,同志的愛令人感動。跟盧修一被禁監的,還有好友柯斯濱,我問起他往事,他總不願意說。好像不少爲臺灣擔十字架的人,都不願談起過去,那往事是無法承受的痛。
影片中盧榮兄介紹當年如何出版鄉訊,他把當年使用的敲字機Show出來,把鄉訊雜誌端出來,他嚴肅又幽默的解說。他更畫龍點睛的指出,臺灣協會的歷史功能-留歐臺灣學生的啓蒙平臺。隨著影片,往事一幕幕的浮出,我們北區也編過鄉訊,那時敲字速度最快的是陳惠玲。最完美主義的是我們的會長鄭瑩,她寫文章,選文章,不能馬虎。他獨當一面,我們只好跟著分張頁,裝訂本,貼郵票,寄郵局。
除了我們,不要忘了,鄉訊一開始,是巴黎的陳錦芳開始的,他是畫家,他設計過同鄉會的Logo,兩支手護持一隻小鳥,那隻嗥啾啾的小鳥,便是臺灣。陳錦芳還設計了同鄉會的旗子,分會的旗子。旗子上面有兩支手護持小鳥的Logo,每次年會,這些旗子都會挂出來。這些旗子哪里去了?創業容易,守城難。隨著科技的進步,現在無須敲字,但我們的鄉訊呢?或許現在資訊太發達,鄉訊退出歷史舞臺了。但如果臺灣協會的功能,仍然是留歐臺灣學生的啓蒙平臺,那似乎類似的雜誌,仍有存在的必要。不過新一代的年輕人,他們需要什麽,他們比我們更清楚。

平浦元祖.高大而美麗
接著由鄭維中演講十七世紀臺灣人的形象。年輕人鄭維中,目前在荷蘭研究臺灣史。荷蘭人十七世紀,爲了獨立,跟西班牙人從歐洲打到臺灣。西班牙人佔領淡水,荷蘭人佔領安平。西班牙與荷蘭當時都是第一流的世界強國,當然他們也帶給臺灣第一流的文明。後來荷蘭人戰勝了西班牙,荷蘭人統治臺灣,他的東印度公司,天天對臺灣都有日誌。這些日誌成爲十七世紀,臺灣史的重要資料。過去我們念書的時候,我們對這段歷史是空白的。後來我們慢慢知道,當時的臺灣主人是平浦族。而我們對平浦族的印象,平浦族是可憐的,他們被漢人追趕,唱著相思起哀怨的歌,流浪到甯K四重溪。這是對的,但在漢人還未來以前,平浦族並不是可憐的。依照鄭維中的演講,荷蘭人的記載,平浦族獵食梅花鹿,身體高大而美麗。爲獵取梅花鹿,手腳敏捷,跑得比梅花鹿快。一個德國人畫十七世紀(約1652年)的平浦族人A Formosan。然後又在上面題了詩
Wir lauffen in die Wett und traben gantze tagen. Nach unser Klincker Klangh,die wir in Händen tragen.
Wir leben von der Jagt, er jagt, wer jagen kan.Und wenn wir schiessen fehl, so geh'n die Hunde dran.

我想起小時候,父親跟我講祖父輩的故事,先祖從高雄,一口氣跑到台南,辮子是飛起來的,腳掌不著地,當時小孩子聽得有趣。現在知道,原來是這樣。鄭維中說獵取梅花鹿是有季節性的,他們已知道環保保育,不是無節制的貪獵。鄭維中又說,當時平浦族分散居住,一段時間,他們會有代表聚會一起,討論解決共同的問題。荷蘭人看他們的聚會,認爲那是平浦族的議會。高大美麗,懂得環保,議會運作的平浦元祖哪里去了?他們被後來移民的漢人漢化了,今日的臺灣人大多流有平浦族的血液。我們需要瞭解自己,才會有潛能個性,才能成爲人的條件。不瞭解自己,便只是別人的工具。

 

啓蒙運動.告德意志民族書
吃過中飯,開始分組討論,討論未來臺灣協會應該做哪些事?這是連會長的精心設計,過去協會少有的經驗。過去大多聽政治人物在上面瓜拉瓜拉,聽就是了。總之我們多無需動腦筋,因爲遠來的和尚會念經。現在要我們說點意見,開始還是有點不習慣,後來竟然遍嘸澱。協會應該做哪些事?我們那組投票給政治與啓蒙的人最多,我們的主持人把重點放在啓蒙。什麽是啓蒙呢?依照德國哲學家康(1724-1804)的定義,啟蒙是離開自我缺失的幼稚,幼稚是一種無能,無能是知性無法服務於別人。Aufklärung ist der Ausgang des Menschen aus seiner selbst verschuldeten UnmündigkeitUnmündigkeit ist das Unvermögensich seines Verstandes ohne Leistung eines anderen zu bedienen。我把它延伸解釋,啓蒙是人以知性Verstand與理性Vernunft不斷的自我教育與成長。這個解釋有兩個特點,一是自我教育,就是說,不是別人對你的填鴨式教育,而是自我啟發式的成長。第二個特點是知性與理性,就是說把外邊得來的感性經驗,都加以邏輯的整理,藉著這種方法不斷的自我成長,離開幼稚與無能。
在協會堙A爲什麽需要啓蒙呢?啓蒙是不能立杆見影的,我們哪有那麽多閑時間來啓蒙。我個人的看法是,臺灣的改變,需要放在中國與美國的架構上來思維,目前中國與美國的關係是穩定的。要統一,美國不會答應;要獨立,中國會反彈。目前我們對這個架構,不可能改變多少。我們不如從長計議,學歐洲人,日本人,發時間在思想上來自我啓蒙。訓練自己有判斷的能力,不要媒體怎麽宣傳你,你就相信。把我們的深度紮實,樹頭勇,就不怕風吹,思想就是樹頭。
一般說歐洲啓蒙運動是文藝復興,馬丁路德1517宗教改革後。從三十年戰爭(1618-1648)算起,到康1781出版純粹理性批判爲止。這將近200年的時間,歐洲由落後的黑暗時代,天翻地覆的思想啓蒙,使歐洲走向現代化,擠上歷史舞臺。德國康哲學爲啓蒙的最高峰,接著費希特(1762-1814),叔本華(1788-1860),黑格爾(1770-1831)..的古典哲學。1806年拿破侖消滅了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那時德國還沒有德國這個國家的觀念。1807年,費希特發表了著名的告德意志民族書Reden an die dt.Nation 費希特告德意志民族書,這個演講爲俾斯麥1871的德國統一作了準備。沒有思想的民族,是不可能建立一個高貴的國家的。思想啓蒙是臺灣最缺乏的,是臺灣最脆弱的一環。我們慢了歐洲400年,慢了日本150年。日本1867明治維新,學習歐洲,也使日本走向現代化。我們應該啓蒙多向歐洲學習。

臺灣之夜.美國大拍賣
臺灣之夜,吳森吉兄表演布袋戲。最小的小朋友都擠到前面,小朋友坐不住,手腳跟著舞臺戲偶起舞,嬉戲真樂。舞臺演的是白蛇傳,白素貞貪戀人間情愛,爲愛情興風作浪,大鬧金山寺。法海使出天兵天將,收拾白蛇,無情的把她壓在雷鋒塔下。愛情不止人間愛,神仙也喜歡。常娥應悔偷靈草,碧海晴天夜夜心!接著表演歌舞,有位年輕人表演模仿秀,模仿中國的社會主義好,真是惟妙惟肖。最後由美國來的陳信宏主持大拍賣,拍賣了不少書,捐給歐台會。他的拍賣技巧是一流的,被點到名字的,一定逃不掉。美國來了不少鄉親,他們準備參加東歐旅行。他們來參加歐台會,使我們見識更寬廣,也使這次開會更加活潑歡樂。

 

 

羅漫蒂克莫塞河
10
5日下午,大會招待我們到萊茵河半日遊,我們分兩個車子,美國團與歐洲團。歐洲團阿杜帶隊,到了地點,再合一起,由陳延朱講解,她是德國國家認定的文物講解員哦。從Offenbach到萊茵河要半個多小時的車程,阿杜要我們的年輕人自我介紹。佑毫在德國學鐵路管理;聰洲在巴黎學臺灣史;聰洲的妻子與另一同伴學藝術;同伴的先生在巴黎學哲學。我們曾在會場同桌吃過飯,他是寫法國哲學家Derrida(?) 與藏傳漢傳佛教。他推崇牟宗三與新儒學,年輕人腦子甚爲清晰,有獨到見解,我們要頃聽年輕人。我想東方文化是充滿智慧的文化,但卻是是一種未經啓蒙的文化。我想起方東美先生的話,他說中國文化不圖依據邏輯原理建立精審方法,理無所據,証難確立,微茫況惚
接著阿杜要我拿麥克風,想著我也曾經年輕過,我就亂扯年輕時,與妻開車沿著彎曲的Mosel莫塞河去玩。莫塞河兩岸都是葡萄園,我們在Cochen(看上圖)的草地上喝酒,看著莫塞河的流水、橫橋,還有天上的星星。葡萄酒真醇,莫塞河的河風摸撫著夜色,真羅漫蒂克。

 

把葡萄山莊帶在身邊
我們的車子慢慢進入萊茵河的葡萄田園山莊,遠方的青翠山丘,幾點紅色農家;近處的葡萄壟架,起伏而綿延。秋天的慢風摸撫著串串的黑色珍珠,碩碩又累累,德國詩人海涅在這婸﹛A我要把葡萄山莊帶在身邊。
我們來到梅特涅的萊茵葡萄莊園,梅特涅(Metternich17731859).不是奧地利首相嗎?怎麽會有莊園在萊茵河?原來梅特涅是萊茵莫塞河這堛漱H,他小時候在這堳袡L,他父親是奧地利住萊茵公國的公使。坐落維也納的哈士堡王朝,即徳意志神聖羅馬帝國,在1806被拿破侖消滅,那時德國還沒有統一。後來梅特涅當了徳意志神聖羅馬帝國亡後,奧地利帝國的首相,主持維也納會議(1814-1815),平衡戰敗後的歐洲,對抗法國。一直到1871威廉大帝才統一德國,在凡爾賽宮宣佈統一德國,那時梅特涅早就過世了。
陳延朱把我們帶到到梅特涅莊園,萊茵河的岸邊,北緯50度就經過這堙C陳延朱指著我們站的地方,說歌德就站在這堙A看著潺潺的萊茵河水,幽靜安閒,千古萊茵流。我們信步走過葡萄架的歌德廊道,來到莊園庭院。在一座騎馬小雕像的前面,陳延朱幫我們解釋Spätlese葡萄酒的原由。載著葡萄的馬匹被強盜所劫,延誤制酒的時間,葡萄變得更熟了,酒變得更醇了,是爲Spätlese葡萄酒。我們要慢慢離開梅特涅莊園了,院子道上的金色栗子樹,在秋風媦M啦搖曳;栗子銀色絲花,爆開栗子果實,大自然真是美麗。

勝利女神.看守萊茵河
我們來到Niederwalddenkmal從丘陵上攬視萊茵河,寬闊的天邊,長遠的流水,保衛萊茵的感覺油然而生。德國詩人這樣說:

Es braust ein Ruf wie Donnerhall. wie Schwertgeklirr und Bogenprall
zum Rhein, zum Rhein zum deutschen Rhein. Wer will des Stromes Hüter sein?

(
Die Wacht am Rhein)
呼喚保衛萊茵河,像隆隆雷聲,像鏗鏘劍聲,像滿慣待發的弓箭。
德意志的萊茵河,誰是滾滾河流的守護者。

這堛漪鰫戲O,代表德國的精神,這個紀念碑是1871威廉大帝統一德國後建的。陳延朱解釋說,紀念碑建後,俾斯麥從沒來過這堙A因爲中央銅像建的是勝利女神Germania,不是普魯士皇帝。勝利女神一手捧著皇冠,另一手拿著半出鞘的劍。低下兩邊是兩個天使,男天使拿著出鞘的劍與號角,表示保衛日爾曼;女天使捧著五穀,表示風調雨順,安康幸福。兩個天使間,刻著馬上的普魯士皇帝,與拿憲法的俾斯麥,還有群衆。這堛熄弗閬h層而寬廣,我們歐洲與美國朋友寬寬有餘都入了鏡頭。萊茵河畔的大型紀念碑,除了這Germania,還有下游的Deutsche Eck,它在Koblenz

萊茵河與莫塞河在Koblenz交會,這堿O德國之角Deutsche EckDeutsche Eck的大銅像,就是道地的威廉大帝,普魯士皇帝騎著馬,俾斯麥不再抱怨了。普魯士遠在柏林,怎麼跑到德國之角來建銅像紀念碑呢?我們需要瞭解一下德國歷史。原來476西羅馬被日爾曼人滅亡,歐洲成了無政府狀態。800年查理曼大帝(德文叫卡爾大帝Karl der Große)才統一歐洲阿爾比斯山以北(比較阿拉伯人統治西班牙711-1492。查理曼大帝死後,他的子孫們又互為爭奪,大帝國分成東、西、中法蘭克王國,即今日德國、法國、義大利的雛形。分裂的合約843就在Koblenz山上古堡教堂Basilika St. Kastor簽的,是爲凡爾登條約Der Vertrag von Verdun(比較唐朝詩人白居易772-846。後來Otto大帝962接受羅馬教皇加冕,把東法蘭克王國變爲徳意志神聖羅馬帝國。(比較 960年,趙匡胤建立宋朝)1806徳意志神聖羅馬帝國被拿破侖消滅。1871威廉大帝在凡爾賽宮,宣佈德國統一。在大銅像附近的草坪上還有幾塊柏林搬來的圍牆石碑,也是為紀念東西德的合併。德國之角是德國分分合合的象徵。我們曾經站在德國之角,萊茵河與莫塞河的寒風襲來,德國十六邦的旗子飄揚,萊茵河與莫塞河的河風又吹去.歐洲政治的離離合合,對老百姓真有那麼大的意義嗎?

 

萊茵渡船頭.神秘客棧
接著我們去Rüdesheim渡船頭,這堭q2000年前開始,便是葡萄酒的轉運站。2000年前的轉運吊車,還企立在萊茵河畔。後來轉運站的功能失效,Rüdesheim便成爲萊茵河畔,品酒喝酒的好去處。爲了吸引更多的遊客,Rüdesheim還裝置了萊茵纜車,你不可以從陸上丘陵看萊茵,從船上游萊茵,看迷人的羅蕾萊神女:涼風吹暮色,萊茵水悠悠。山顛餘暉映,神女共晚霞,天邊真是美妙萬得否。Die Luft ist kühl und es dunkelt, Und ruhig fließt der Rhein; Der Gipfel des Berges funkelt Im Abendsonnenschein. Die schönste Jungfrau sitzet Dort oben wunderbar。你還可以從天空遊萊茵,坐在纜車上看萊茵河,夠羅漫蒂克了。Rüdesheim每年都會選出葡萄酒公主,葡萄酒公主赤腳,在酒桶內踩著葡萄。有李白拿著楊貴妃鞋子喝酒的異曲同工。
有一年我們全家開車到奧地利薩士堡去看朋友,回來經過Rüdesheim。跟女兒兒子在一起,吃淇淋,喝絨毛白酒。執子女兮遊萊茵,吃淇淋兮渡船頭。畫眉鳥巷子Drosselgasse好窄,人擠人,搓肩接腫,熱鬧又溫暖。這次陳延朱還帶我們去參觀一座很特別的房子,底樓看起來很像是酒桶屋,但有的同鄉又猜那是客房。什麽客房呢?越想越神秘。我們就在外邊院子照相聊天開玩笑。坐在大條椅上,有點像西部片,Cowboy客棧外,等著狀況發生的感覺。這是我們這次年會的最後一個節目了,我們慢慢走回停車場,我們將要向來自美國的朋友說再見了。雖然只有三天相聚,而且我們從前也不認識,然而卻覺得很親切。我在想,我們應該有哪些我說不出來的共同屬性,我們有共同的感覺,這感覺真好。

 

米粉湯.魯肉飯
我們回到Offenbach,晚上要去阿杜那埵Y飯。路上我想在路上買些土耳其Döner就好了,因爲阿杜忙了一整天,夠累了。但路上我們又沒機會停車,只好作罷。阿杜Taunus的家我去過,是個世外桃源。我跟Albert在學生時代就熟,他第一流的健談。當我們來到他家,廚房已經忙得強強滾了。阿杜女兒在幫忙切菜,小寶忙煮菜,阿杜準備好的菜重新熱過。Albert拿啤酒回來,他準備了葡萄酒杯Whisky酒杯、XO酒杯,好像今晚非醉不行。喝了一杯絨毛白酒,我開始喝紅酒。我們回憶一些漢堡時代的過去,Albert也談一些他在中國做事的故事。我酒越喝越猛,慢慢上菜了。先來一碗米粉湯吧,葡萄酒過後,一碗熱米粉湯,真不錯吃。我前面放著一盤蜂蜜魯豆腐乾,真的好吃,我配著葡萄酒,吃了大半盤,才告訴大家這個好吃。魯雞腿也過味道,大頭菜沙拉、蒜頭茄子生菜。我喝過一碗熱騰騰的ohishi牛肉湯,最後我才吃一碗魯肉飯,那是阿杜的招牌菜。我又開始喝酒了,坐在沙發上舒服的喝酒,他們去看阿杜的樓下房子。我想起我曾跟阿杜去多倫多開同鄉會,在阿杜的舊金山親戚家,喝皮桶酒,沒趕上飛機,真是荒唐,這就是年輕嘛。我看著對面山丘的星光,閃爍閃爍,像生命一樣的閃爍,往事只能回憶。Taunus桃奴思,真是世外桃源。

 

桃奴思.世外桃源
等大家回來,我開始發表謬論:臺灣人要關心臺灣,住在德國要認同德國。這次大選後,我認識的臺灣,離我想象的不一樣。臺灣離我們不止距離遠,思想也遠。我想臺灣社會的根本問題,不在政治,而是在思想。近五十年來,中國文化主導臺灣,臺灣人在醬缸埵赤齱]包括我們在內),人云亦云。臺灣社會是個善於接收資訊,但卻不善反思的社會。啓蒙不是要教訓別人做什麽,而是要反省爲什麽這樣想。像蘇格拉底,當接生婆與人對話,抱著飲鳩而亡的態度;或像千手觀世音菩薩,忙碌扶搭衆生。誠實的說,和尚無力氣,我只能自焚。臺灣啓蒙的路子還遙遠,臺灣的事就留給臺灣的人去關心吧。不必免強自已不必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暫且離開世間吧,該舍就舍。真的舍我其誰嗎?海德堡詮釋哲學家Gadamer說,不同的生活背景,有不同的想法。模憲兄說真理多元,不同的定義,有不同的推論。康的主觀原則有不同的參照系,雖然有客觀的實踐法則(公義)。但社會沈淪與提升的指標浮動,人有自由意志,人不一定會追尋共通的客觀法則。尊重臺灣人的自由意志吧!我們不會失去什麽,我們本來就沒有擁有什麽。現在我們只會變得像羌子牙,東海釣釣魚,願者上鈎。也可游游泳,好是清閒。我們會變得有更多的時間,來思想或實踐其他的事。Albert說我們留在德國作朋友,他好高興,他真的是我們的好朋友。真的我們不一定要以政治會友,我們可以以人會友,以仁會友。過去Albert認爲社會主義是正義的,今天他認爲德國這樣的國家是不錯的。年輕我追求上帝的真理,三十多歲追求社會主義,四十歲認爲臺灣應該獨立自主,獨立就有公義嗎?一路走來,無所住生其心,境界都在改變。只有追求真理的心沒變,初發菩提心,便成正覺。現在腳踏實地,森林奡眼疏B,聽聽陽臺的鳥聲,嗅嗅秋天的枯乾葉子。人生有不同的周折經驗,不同時空,追求著不同的內涵。現在沒氣力了,就應該回歸內在。存在過的,都是多采姿而美麗的,莫沙伊克的美麗。像窗外山丘的星光,那樣的美麗。今夜我向多采姿而美麗的婆娑世界擺擺手,讓我回歸淡薄,回歸田園。回頭鳥瞰大千世界,法Sein的層層結構,還是閃爍著星光,我們在星光下契而不舍,彌勒聖殿依舊美麗,只是我老邁了。

 

PICT0174

halei1

 

不卡磨坊.只有天籟
離開阿杜的家,外面下著綿綿的細雨,來到不卡磨坊旅社Burkartsmuhle Hotel,霧色茫茫。沒人在Reception,打了電話,主人才下來開門。好安靜的旅社! Reception壁上挂著一幅達賴喇嘛的簽字照片,達賴在這埵竁L。洗個澡,我們就上床睡覺了。...呵呵呵..,我似乎聽到濃濃的笑聲;有點鈴瓏聲,曼陀羅的帳幕由模糊而清晰,呵呵呵...沒老沒老!毗盧遮那佛,光明普照;無量壽佛,不會老去,阿僧祗(無限)以來不會老去。曼陀羅出現輪轉,來回輪轉。在田園與紅塵的圖案之間輪轉。似乎又聽著:阿耨多羅三昧三菩提,阿耨多羅三昧三菩提...唵嘛呢叭嘧吽,唵嘛呢叭嘧吽。第二天早上醒來,打開窗子,綠的世界,山氣朦朧,但聞天籟。我們去吃早餐,幾乎只有我們。桌上點著蠟燭,壁爐上面刻著 1743年。265年前的房子,康已出生,但純粹理性還沒有出版。我喝了果汁與咖啡,麵包鹹肉煮蛋。國義兄嫂,還有隆闊兄,我們談了一些有點宗教的話題,我說過去有一位德國好友,送我一本德國面相的書。書中說如何識相,知道好人。世上沒有絕對負面的人,只要我們瞭解他的好處點,重視他的優處點。我們都是幸福的,只是我們不太瞭解自己,發點時間瞭解自已的幸福。我們只是誠意的在反省,都是長久的好朋友,大家都不介意說什麽。

喜歡理想.不感孤獨
吃過早餐,真不錯的感覺。我們還要去阿杜那堙A她要送我們紫藤蘿,會拴藤的紫蘿,把友情永遠拴著。然後她還要帶我們去參觀,一一千多年的古堡。鄉村的秋色早晨,露水特別的濃。金色褐色在山媗s曲道上周旋,山丘寧靜而幽遠,我的心境好空空如也。古堡在丘陵上,我們慢慢走上石頭斜路。路有點陡,妻老了,我拉住她的手。古堡山門關著,今天是星期一。我們在古老的門前徘徊,幽谷思情吧。最近不知如何,對古老的東西,都比較Neigung。我想著這古堡,騎士保護著諸侯的兒女,爲了正義,爲了德行,還是爲了生活?無論如何,我還是喜歡騎士唐吉珂德,知其不可爲而爲。
唐吉珂德,唐吉珂德,願他不感到孤獨。象他一般,象他一般,我心堅決不畏縮。
有一顆星,愛對我閃呀閃,暗中把我催促,或者因他偷偷的看我眼睛,已令我迷目。
無論日後我碰到得與失,決不再衡量結局,爲找心中所喜歡那個理想,我誓再盲目。
我們就回漢堡了,謝謝阿杜與Albert,謝謝國義兄嫂,當然我們也謝謝年輕人給我們這次碰頭的機會(2008.10.12) (2012-09-28修改)


注:陰陽學本身不是一套哲學理論,它只是勾畫出人類思想的架構,它猶如如來佛的手掌。人無論如何思想,都不會跳出這個先驗架構。它的好處叫人不會困惑在衆多的思想迷糊障堙A它叫人面對思想家的無數思想,了若指掌,糧糠分明。然後由此融會貫通再創新,它不是一潭思想死水。它使人的思想日日新,又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