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茨坦無憂宮與橘子園
2011.04.24

秉燭夜談.明日早餐
普魯士波茨坦的無憂宮,今天的天氣暖和,我們在美麗的庭院裡散步,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欣賞紛飛涼爽的噴泉,望望宮殿外的風車紀念碑,看著趴在宮殿醉醺的酒神,風水甚佳的葡萄階梯,普魯士無憂宮渾圓的大自然氣象。現在我們要開始參觀無憂宮內部了。坐在迴廊的長凳上,我忽然想著,我參觀過法國凡爾賽、維也納美泉夏宮、彼得堡耶米塔榭、慕尼黑天鵝堡.,除了北京故宮,我在中國參觀過那個宮殿?好了時間到了,我們進入無憂宮,腓特烈大帝畫像在那裡,他的迎客廳、他的音樂廳、他的睡房、吃飯的地方、伏爾泰睡過的房間,但就是沒有皇后的房間。腓特烈大帝的無憂宮庭院理念,與大自然合一,卻少了皇后的陰柔之氣。我似乎聽到伏爾泰的笑聲,還有哲學家們的辯證,與微微的音樂音聲,這便是普魯士夏宮的法蘭西流風,剛毅中的刻意人文。
我參觀過很多宮殿,看來都差不多,都是人類最奢侈的居家,無論是古典的、巴洛克的、羅克克的。我在想住那麼好的房間做什麼?對人而言,真正有用的房間不多,吃飯的廚房與餐廳、睡覺的寢室、唸書的書房、起居室客廳,加上曬太陽的院子與長凳,就很奢侈了。不過也好,皇帝留下來的東西,也算是文化的組成部分吧!在無憂宮我覺得比較特殊的,就是它有不少文人雅士的寢室。腓特烈大帝跟大家秉燭夜談,聊的高興的時候,就請大家留下來,明天一起早餐。但我覺得普魯士無憂宮,少了真正的感性陰柔之氣--皇后Elisabeth Christine,與真正的理性哲學思維普魯士哲學家康德。

亮麗與笨拙.行銷與媒體
腓特烈大17401786)在無憂宮 Sanssouci,宴請名流晚宴的時候,高朋滿坐,酒杯頻傳,幽默迭起,文風披靡。哲學家伏爾泰如魚得水,大帝風流倜儻。這裡散發著法蘭西瑰麗的文采,卻少了幾分普魯士的深沉。大帝喜愛亮麗的彩姿,卻無感笨拙的魅力。今天我們活在市場行銷的世紀,亮麗的自我行銷,瑰麗的企業廣告,包裝往往優於質量。今日政黨的宣傳,媒體的控制,是奪取政權的必要條件。雖有最好的生產品質,雖有最好的政治理念,當你在廣告與媒體,失去控制權,你就要被廣大的消費者與人民放棄。想到這,我真的好慶幸,我不需要靠行銷與媒體,我便能活得很自在,我無需掌聲,事能知足心常樂,人到無求品自高,我非常滿意的,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

橘子園的幽靜.廢墟的幻象
在歐洲的宮殿,我們總會看到所謂的宮殿橘子園,無憂宮也沒有例外。一般說來橘子園,都是非常寬廣的,種著各類植物,甚至可擴大為打獵的林區。我不知為什麼,特別的喜愛橘子園。或許我喜愛散步,或許在橘子園裡,有什麼原野的驚艷。今天天氣很好,到橘子園裡,涼爽不過了。我們跟著阿姨們散步橘子園,幽靜的林道,寬闊的草坪,偶而有涼亭,或是茶館,或是咖啡廳,還有遠方的廢墟,廢墟也是歐洲庭院的造景之一。它建得遠遠的,不可及的遠方,充滿了幻想與美感。這樣在寬廣的森林裡散步,感覺真的很好。天好像有點雲彩,後來就下起毛毛的雨來了,一支小雨傘,我來幫忙你。還是下不停,我們在橘子園的博物館走廊等等雨,等雨停了,我們才慢慢離開無憂宮波茨坦,而回柏林,愉快的波茨坦之遊。波茨坦宣言,沒在我們腦子裡,留下絲毫痕跡。(201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