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哲廣場 看來往遊客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回首布拉格




布拉格之春.我生命的春天
布拉格之旅02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今天開了好久的車子,放好行李洗過澡涼快多了。我們在七月的煦風裏踏上了黃昏的街道我們來到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廣場的頭端是國家博物錧,包含一個圖書錧,一百萬卷藏書,還有八千卷手抄本。博物錧的前面有紀念碑,碑上立有銅像,那便是聖文哲了。廣場的兩旁有無數商店、旅錧、電影院、飯錧、咖啡店、酒店。廣場長750 公尺,寬60公尺。是1348年國王卡爾四世所建,當時是作為買賣馬匹的市場。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波希米亞宗保聖文哲的紀念碑。它似曾相識,原有它就是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所在地。當時捷克共產黨胡沙克 Husak站在捷克人民一邊,但是蘇聯坦克車壓境,華沙公約國又敵對捷克。最後捷克人民還是勝利了。胡沙克成了共產黨主席,1975年胡沙克成了捷克總統。共產黨倒台後,1989年文學家及政治改革者 Havel被選為捷克總統。為什麼在蘇聯坦克車壓境,華沙公約國又敵對的情況下,捷克人民還會勝利?除了群眾反對專制外,因為捷克人民只有一條心:團結一致對外,對蘇聯沒有妥協的餘地。

更難能可貴的是,1990年捷克由捷克斯洛伐克一個國家,變成捷克與斯洛伐克兩個國家,這是 Havel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理性的選擇。斯洛伐克的老百姓有獨立的願望,捷克人何必免強?近年來巴爾幹半島戰火不停,其原因就在於:將自己的願望,加在別人身上。 Havel讓斯洛伐克獨立。確實是現代政治家,文明、理性的表現。這當然根源於他常期對人性、理性的思想根基。文學家 Havel也使我們想起另一現代捷克小說作家昆德拉 Kundera,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作者。

我的生命春天
坐在廣場上,我看著來往的遊客,我也想起我的1968年代,那時我已經來了歐洲。那個暑假,我住在意大利的castel gandolfo我看著電視節目,每天關於布拉格之春的消息。後來我朋友告訴我,那時台灣正流行紅葉少棒,還有史艷文的布袋戲,但我一無所知,那段時間,我對台灣是空白的。那個年代不要說沒有手機電腦,歐洲與台灣也無法電話通信。跟父親我只有透過書信,一個月才能知道家裡的事。那個時候我沒有照相機,我所有稀有珍貴的照片,都是我一位新聞記者的朋友,幫我拍的。夠可憐了吧!我還有朋友,不是坐飛機,而是坐船來歐洲留學的。跟台灣完全切斷聯絡,也因為這樣,我完全的接受了,歐洲的思維,沒有任何東方文化的打擾。你看著底下的照片,是我網路上找出來的,正是我當時住的castel gandolfo謝謝作者,他那麼大方,沒有侵權的困擾。我不能這裡跟你報告我太多的私人啦雜了,我在意大利住了500多天,然後我去了德國,從事革命吧!哈哈哈!十八年後,我才第一次回台灣。我的思維方式已是完全歐化了,但我回台灣,回家後,我完全可以想起我童年的生活。我甥兒的孩子,背了一首唐詩:少小離家老大回,我幾乎掉下了眼淚。我周流東西空間文化的見證,也神遊兩個新舊時間的世代。但無論如何,我要告訴你:我是多麼的幸運,我沒有經歷戰爭的災難。
(26.05.98)2012/11/11修正)

 

意大利castel gandolfo山水

 

意大利castel gandolfo入口

意大利castel gandolfo街道

意大利castel gandolfo山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