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2

hradcany

image003

布拉格仲夏之夢

1992年夏天,我們由漢堡、經由柏林,MeissenDresden,翻越 Erz山脈(Erzbirge)到波希米亞平原的布拉格去旅行。車子在 Erz山脈上緩緩而行,可能因為這個山脈割斷德國與捷克的因由吧,她多多少少也割斷了波希米亞人與今日西歐,或說當年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政治因緣。波希米亞在十四世紀以前一直有自己的親王Fuerst與國王。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單元。我們為了過關檢查護照,大排長龍,等了一個多小時。現在捷克更接近西方,這種麻煩已不復存在了。

車子過了山脈,順著E55號公路,直奔布拉格。過了莫道河 Moldau,布拉格就到了。莫道河由這堿y入易北河,成了易北河的上游。然後流入德國,經DresdenMagdeburg、漢堡,然後再流入北海。布拉格號稱金色布拉格閣樓布拉格,歌德說她是波希米亞王冠上最美麗的寶石。進入布拉格,莫道河的河水哄哄而鳴,我好像聽到了我的祖國交響曲,幽揚傾訴,在莫道河的煦風堙A她打亂了遊客的情思。我的祖國是捷克民族音樂家斯昧塔那 Smetana 1874-1879年所作。其中一段叫莫道河。第一次我聽到這個交響曲,就甚為震撼。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一樣,沒有土地,便沒有文學、藝術、哲學。文化的種子,必須種在家園的土地上。

除了Smetana,我又想起了另一位捷克音樂家Dvorak(1841-1904)1892年他當過紐約國立音樂學院院長。他寫過九個交響樂曲,其中一個叫新世界,我聽過這個樂曲,好像天空無限的蔚藍;人們馳騁在廣闊的大地上。1900年,他的一位學生在柏林演奏這個樂曲,有人評論說,這個作品的素材取自美國。Dvorak反駁說:那是瞎說,我的筆鋒始終沒有離開波希米亞。沒有離開波希米亞也好;素材取自美國也好。總之:文學、藝術、哲學、離開不了土地。

莫道河上卡爾橋

我們在莫道河的卡爾橋上,聽聽嗚嗚江水,看看兩邊的金色閣樓。布拉格可以分為四個部份:河岸的右邊有老城與新城,左邊有布拉格堡與 Hradschin。卡爾橋本身微曲,上面有三十座雕像,栩栩欲生。橋座兩頭都有尖頂閣樓,閣樓上有聖文哲、國王卡爾四世Karl IV、亞達貝主教 Adalbert、有文哲四世 Wenzel IV、聖衛 Veit 的雕像;我們站在橋上,夕陽漸漸隱去,餘暉灑遍了莫道河,莫道河的流水與金黃色的尖聳閣樓相應生輝。我們陶醉在人文與自然的共鳴裡,不忍離去,然而我們必須先找到預定的客棧。

image005

image006

image008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胡斯 Hus紀念碑

Teyn教堂

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放好行李洗過澡,涼快多了。我們又在七月的煦風堙A踏上黃昏的街道。我們首先來到文哲廣場 Wenzelsplatz ,廣場的頭端是國家博物錧,包含一個圖書錧,一百萬卷藏書,還有八千卷手抄本。博物錧的前面有紀念碑,碑上立有銅像,那便是聖文哲了。廣場的兩旁有無數商店、旅錧、電影院、飯錧、咖啡店、酒店。廣場長750 公尺,寬60公尺。是1348年國王卡爾四世所建,當時是作為買賣馬匹的市場。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波希米亞宗保聖文哲的紀念碑。它似曾相識,原有它就是1968布拉格之春的所在地。當時捷克共產黨胡沙克 Husak站在捷克人民一邊,但是蘇聯坦克車壓境,華沙公約國又敵對捷克。最後捷克人民還是勝利了。胡沙克成了共產黨主席,1975年胡沙克成了捷克總統。共產黨倒台後,1989年文學家及政治改革者 Havel被選為捷克總統。為什麼在蘇聯坦克車壓境,華沙公約國又敵對的情況下,捷克人民還會勝利?除了群眾反對專制外,因為捷克人民只有一條心:團結一致對外。

更難能可貴的是,1990年捷克由捷克斯洛伐克一個國家,變成捷克與捷克斯洛伐克兩個國家,這是 Havel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理性的選擇。斯洛伐克的老百姓有獨立的願望,捷克人何必免強?近年來巴爾幹半島戰火不停,其原因就在於:將自己的願望,加在別人身上。 Havel讓斯洛伐克獨立。確實是現代政治家,文明、理性的表現。這當然根源於他常期對人性、理性的思想根基。文學家 Havel也使我們想起另一現代捷克小說作家昆德拉 Kundera,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作者。

我們走向文哲廣場的另一頭,路過白雪瑪利亞教堂,過了1028日街,這條街名是為紀念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成立而命名的。我們朝向布拉格老城走去。這埵酗@個好大好大的廣場,被稱為老城之環。老城之環的三面由哥德式、巴鏤克式、鏤鏤克式的建築物所環繞,建築的格調不同、建築的歷史背景不同,然而老城之環卻多元而和諧。東面有 Teyn 教堂。中間有胡斯 Hus紀念碑。她的西北面有尼古拉教堂,西面有老城市政廳、國家畫廊,南面是布拉格大學、Tyl 劇院。我們找了一家廣場的露天餐廳坐了下來,好熱鬧啊!這廣場。我們開始了布拉格仲夏夜夢。

胡斯 Hus紀念碑
除了啤酒,我與妻子都點了波希米亞烤鴨、馬鈴薯粉丸與沙拉。一邊晚餐喝酒,一邊看來往的遊客。波希米亞烤鴨是最大眾化的捷克菜,把鴨子烤得又脆又爛,馬鈴薯粉丸好 Q,又好吃,價錢又公道。胡斯 Hus紀念碑周圍坐了無數自助旅行的年青人,或靠在背包上,或二人背靠背,或喝酒或抽煙,或彈吉他或彈三角琴。

那誰又是胡斯呢?
我們知道1517年,在德國發生了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在這以前,布拉格便有宗教改革的呼聲,這種呼聲是從布拉格大學開始的。當時在大學教書的胡斯( 1368-1415),便提出對教會的批評及對教宗的權威提出挑戰。當然教庭禁止他的學說。1415年教宗在Konstanz(今日的瑞士)召開天主教的大公會議,當時的皇帝 Sigismund保証護送他,並自由進出Konstanz,並可為自己的學說辯解。但結果來自布拉格大學的胡斯,卻被判了死刑,並在Konstanz活活的被燒死。這個不幸的事件,種下了另一更不幸的種子--14201436年的胡斯宗教戰爭。布拉格 Hus紀念碑是在1915年所立,是為紀念胡斯被燒死 500年而立碑。

Teyn教堂
胡斯紀念碑的後面背景,便是 Teyn教堂。 Teyn由兩個頂端尖端聳立的閣樓組成,在廣場上壯觀顯眼,Teyn捷克話是堡壘的意思。誰佔領了她,誰便是波希米亞宗教的主流。十三世紀她便是羅馬天主教會的教堂,1415年胡斯在Konstanz活活被燒死,然而胡斯教派卻在捷克興了起來,Teyn教堂變成了胡斯教派的教堂,在親羅馬的國王 Sigismund死後,親胡斯派的國王Podiebrad(1458-1471)便在教堂上面的許多尖端閣樓之間,加上了鍍金的聖餐高腳杯,這表示胡斯派的的信仰。因為胡斯派的一個特點,便是重視耶蘇最後晚餐的面餅與葡萄酒,它像徵著基督的肉與血,誰吃了基督的肉與基督的血,便在基督內,便與基督合而為一。三十年戰爭後,羅馬教會又征服了布拉格,鍍金的聖餐杯便被熔解掉,天主教把它變成了聖瑪利亞頭上的王冠。一直到今天,Teyn教堂是天主教堂。

胡斯在1415年,在Konstanz的大公會議,對教宗的權威提出挑戰。教宗是不是上帝人間的代表?教宗是不是有不能錯誤的權威?我想這問題已經討論了近千年。這個理論只在為羅馬教庭的權威而作辯解。我看它並沒有純神學上的意義而只是以教團利益的維護為目的。

真理與真實
然而這個不真實的理論,卻有其現實的必要性,它凝聚了信眾的向心力。真理與真實是不一樣的東西,真實是客觀的事實。真理不一定是客觀的事實,然而它是有用的,它是一種理念。但不是有用的東西就是真理。槍桿子是有用的東西,但它不是真理,人們不會心悅誠服的信服它。我們是黃帝的子孫是真理,中國人心悅誠服這神話,它使中國人團結起來,它是有用的觀念,它是一種理念,但它並不是真實的歷史。上帝創造了天地這個觀念也不是真實的,然而他凝聚了信仰,它是有用的,它是真理。真理包括了矛盾,當然也包括了本體與現象之間的互補。
數學家Goedel証明:一個系統如果是簡單而不矛盾的,那它便是不完整的。互補便是不簡單,矛盾是系統完整必備的條件。除了空間矛盾外,黑格爾把矛盾擴充到時間上,那便是矛盾的歷史辨證論。真理如果是完整的,它必然是矛盾的。當然矛盾的不一定就是真理,也不一定就是完整的。互補矛盾,這是陰陽辯証的巧妙安排,空間的廣闊,時間的長流,將演變所有的理論矛盾。化解還要繼續,矛盾也永無止境。這是歷史事實,也應該是真理吧,然而它不是完整的。就是這個不完整,使我們謙虛,使我們有了智慧。

現在最後晚餐的理論,應該沒什麼大衝突了吧!每一件事,每一個人在歷史上,都扮演一定時空媕Y的角色,然後消失在永恆的長流堙C

成功與失敗
現在我們問:為什麼胡斯的宗教改革沒成功?而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卻成功了?胡斯的皇帝 Sigismund與天主教的利益是共同的,胡斯只能孤軍而戰。真誠天真的胡斯,太相信這個大公會議邀請的鴻門宴了。同樣的,過了一百年,教宗也叫馬丁路德赴鴻門宴,馬丁路德狡猾的並不肯去,馬丁路德又得到薩克森公爵的極力支持,薩克森公爵的利益與天主教的利益是相反的。所以馬丁路德成功了,胡斯失敗了。然而開荒者胡斯的重要性,並不在馬丁路德之下。捷克人在捷克首善之區,在最熱鬧的老城廣場上,建立胡斯紀念碑,這應該表示了:胡斯是捷克人民心中的精神象徵。

宗教戰爭
在胡斯死後,胡斯的擁護者與天主教一直紛爭不停, 14201436 年發生了的胡斯宗教戰爭,我們需從所謂的布拉格第一次墮窗事件說起。
1419
730日,胡斯派的跟隨者 Seelau,與他的信徒從白雪瑪利亞教堂,跑到附近新城市政廳。他們祈禱,他們希望他們的同伴能夠被天主教的政府釋放,然而他們卻得到政府議員的吐痰 (或說丟石頭) ,生氣的胡斯教友,便在生氣之下把議員們丟到市政廳的窗外,這個震驚的事件,歷史稱它為:布拉格第一次墮窗事件。後來因為這事件,便引起了14201436年的所謂胡斯宗教戰爭。

戰爭的兩邊,一邊是親羅馬的國王 Sigismund的軍隊,一邊是胡斯派的軍隊。這個國王 Sigismund,捷克人並不承認他。胡斯派的將領Viktov1420年多次打敗國王的軍隊。後來因為最後晚餐( 酒與面包 )的理論,胡斯派分為溫和與極端的兩派。1433年,溫和的一派後來與天主教會講和。1434年極端的胡斯派被戰敗。1436年親羅馬的 Sigismund被承認為波希米亞的國王。胡斯宗教戰爭結朿了。天主教戰勝了胡斯的極端教派。我們來看看胡斯宗教戰爭的意義:

自從基督福音傳到羅馬後,天主教的基督信仰還屬非法宗教,一直到君士坦丁大帝改信了基督,西元 313年,帝國宣佈了對基督宗教的容忍。這個基督宗教才成為合法宗教。很快的,天主教成為大教派,而開始壓制各類型的反抗者。胡斯宗教戰爭便是這種壓制下的產物。宗教發展到今天,類似的壓迫似乎已成歷史。這是人類用血淚寫成的歷史。坐在胡斯紀念碑周圍的年青人真幸福,先人已為他們流過血,先人的血洗盡人們的宗教罪惡。他們的子孫--現代年青人,他們在宗教上,沒有任何憂愁。

老城鐘樓
1436年胡斯宗教戰爭結朿後,1437年有五十六位胡斯派的士兵,在這個廣場上被上絞刑。 1621621日,當時的羅馬教庭代理人,或說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費迪南二世,下令把1618年三十年宗教戰爭的二十一位新教領袖,也在這廣場上處決,就在這老城市政廳的前面。這埵角F冤魂不散的廣場,一萬五千波希米亞人開始流浪。一個小時,死亡的鐘聲要鳴響一次。我們走向人群擁集的鐘樓前面,共同參加這幽遠的安魂默思。

鐘樓有三層,中間一層是標有阿拉伯數字的二十四小時時鐘。每過一小時,上層的窗子便打開一次,然後出現耶蘇的十二個門徒,六個往左邊轉;六個往右邊轉。兩扇窗子再度關上,公雞開始啼叫。亡魂翻轉沙鐘,這時鐘樓便響起了召魂的死亡鐘聲,噹噹、噹噹..。鐘樓最底下一層由動物的圖案組成月曆圈,由羅馬字編上日期,金色的指針指著每天太陽與月亮出現的位置。晚上過了廿十四點指針便移動一格,表示一天又過去了。夜深了,人潮漸漸散去。我牽著牽手的手,在下弦月,晚風的涼意堙A走回客棧,老城之環明天見。

老城市政廳
太陽剛剛從東面升起,廣場上便開始了人潮,用過早餐,我們便從鐘樓的左邊大門,進入市政廳參觀。在入口的前廳,有漂亮的莫沙依克的圖案,然後進入後哥德式的大廳,再進入會議廳。在市政廳堙A使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兩幅龐大的巨型油畫:一幅為胡斯在Konstanz大公會議,我在油畫前,站立多時,久久不忍離去。我想起胡斯,也想伽利略。真理有時需要用流血去見証,現代人的十字架是太輕了。如果說:在專制下被關幾年,便要求社會以權位相報,這未免是太輕浮的想法。另一幅龐大的油畫是Podiebrad被選為波希米亞國王。這個波希米亞國王,捷克人又稱他為:胡斯派國王。我們離開市政廳,走過馬路,便來到尼古拉教堂。

image010

image007

image018

tkafk

宗教審判

胡斯

莫扎特

卡夫卡

悲劇的天才-莫扎特與卡夫卡
尼古拉教堂,這個教堂在十三世紀便存在。十八世紀才開始真正裝修,宮庭建築師 Ignaz父子把她裝飾成為美倫美煥的巴鏤克教堂。這個教堂在十九世紀曾是東方正教的教堂,共產黨來了,成了捷克的愛國教會。

在尼古拉教堂的左邊,有一所十八世紀的修道院,這所修道院後來變成了劇院。1832年莫扎特的“Don Giovanni”曾在這堣W演。莫扎特活著的時候,常來布拉格。或者跟妻子來,或者自已來。或者來指揮,或者來作曲。他老是跟人說:我的布拉格了解我。可見他對布拉格的感情,可見當年布拉格的藝術水準。1791年冬天,莫扎特在窮困,幾乎被人遺忘的情況下死於維也納,17911214日,在布拉格,有一個盛大的莫扎特音樂追思會。一百年後,有人問科學家愛恩斯坦對死亡的看法,他回答說:死亡便是不能再聽到莫扎特的音樂了。寂寞的死亡,還是風光的死亡,都不能影響天才存在的意義。

我們離開尼古拉教堂,便上了Maislova的巷口,在巷口的地方,有一間老房子,存在主義作家卡夫卡( Kafka 1883-1924),便出生在這堙A他在附近念小學,在對面的德國中學念中學,在卡爾大學念法律。後來在文哲廣場附近的一個保險機構工作,1917年得了肺結核。一直到1922年退休。卡夫卡雖然住在布拉格,卻一直在搬家,不跟父母住一起,這可能是他擁有猶太血統的緣故吧。父親在布拉格街上有家店面,卡夫卡過世後,與父母都葬在猶太公墓。

卡夫卡念法律,在保險機構工作,本來與文學應該扯不上關係的,可能因為個人個性、生病或因家庭的因由吧。他一直生活在寂寞、恐懼之下。他一直跟自已有矛盾,一直有一種莫名的力量,造成他的不安。1913年以後,他便一直透過文學,闡釋自我。存在主義也一直在闡釋這種現在人的寂寞。

我想這種現象,在人們追求真實自我的過程中,這種心境是必然會發生的。而這種心境,如果不讓它流動起來,將會陷於所謂的寂寞、恐懼、矛盾。應該打破自我孤獨,把活水轉動起來。猶太人以猶太為中心,是正確的。但人類不只有猶太人。還應讓心境流向四周,然後再回來,形成一股充滿活力、圓融的道流。

image022

Buecherei

image026

卡爾橋頭堡

Wladislaw宮殿

尼古拉教

耶蘇會、方濟各會
在中午時間,我們走向莫道河卡爾橋,在十字救主廣場上,有來來往往的人潮,各類型的紀念品銷售形式穿插在其中。這廣場上有一座卡爾四世的紀念碑在中間,兩邊有兩群巴鏤克建築物互為相對,這個廣場雖然不大,但位置卻因臨莫道河,接卡爾橋,他有最好的視野。我們在廣場內找個位置,作個中午的休息。

羅馬教會的組織有兩類,一類叫教區,比如台南教區、高雄教區,每個教區都有自己的主教,教區是因地區為單位而設立的。另一類叫修會,比如耶蘇會、方濟各會、聖言會。每個修會都有其傳教的重點。比如耶蘇會以知識傳教為重點;方濟各會以苦修為傳教重點;聖言會以救濟傳教為重點。

誰是方濟各會的創始人呢?他便是義大利Assisi城的Franciscus德文叫Franz(1181-1226)。方濟各會可以說是以丐幫的方式傳教。一身乞丐的打扮,走到那媔Д虼鴩綵堙C據說這種傳教方式,曾產生許多神奇,大概完全施捨,在清淨的真誠上,便會出現神奇吧!

這堛漕漈s巴鏤克建築,其中一群為耶蘇會的建築,耶蘇會以知識傳教為重點,所以這堳K有大圖書錧、星象錧。在十三世紀耶蘇會便來這邊設據點,設有公學有五個大庭院,救世主教堂。隔壁為方濟各會的教堂,方濟各會以苦修為傳教重點,所以便設有修道院。本來各各修會,都在傳播耶蘇基督的真理,但因為有人的因素插在媕Y,各教團便會有各出苗頭,互為相拼的現象發生。橋頭堡邊的耶蘇會與方濟各會當然也不例外。

Ignatius與聖尼古拉
下午我們準備到半山上的布拉格堡參觀,她是歷代皇宮的所在地。我們又走上卡爾橋,波希米亞的煦風一樣吹拂;莫道河的流水一樣傾訴。我們順著山坡朝向城堡,偶而回頭看看老城,莫道河的反光,金光閃爍,國家劇院、耶蘇會建築在鬱鬱蒼蒼的叢林之中。還未進古堡,在道路上,我們來到了尼古拉教堂,但這不是老城的尼古拉,她比老城的尼古拉教堂漂亮多了,據說是布拉格最漂亮的巴鏤克建築。我們曾經說過:17911214日,在布拉格,有一個盛大的莫扎特音樂追思會。當年音樂追思會便在這媮|行。教堂內有最好的合唱設備。

教堂外面的牆壁上有聖伯多祿、聖保祿,還有Ignatius的雕像。誰是Ignatius他便是來自西班牙耶蘇會的創始者(1534)。耶蘇會以帶領人們:掘發人類的靈魂深處;使靈性積極活動起來,作為修會的宗旨。在第十七世紀,耶蘇會曾在教堂旁邊建有公學,作為耶蘇會修士居住的地方。

教堂內最有名的是一副1500平方公尺的屋頂壁畫聖尼古拉升天1760-61 出自維也納畫家 Kracker之手。聖尼古拉原來是第四世紀,小亞細亞Myra城的主教。他或地上或海上,不遠千里,分散食物給貧苦的人們。自已卻一襲破衫,一雙破鞋。現在每年在聖誕節前的十二月六日,小孩子們擦亮乾淨的鞋子,放在門前,等聖尼古拉送來禮物,這便是因緣於這個聖尼古拉。聖尼古拉成為貧困、正義的保護者。航海的人、轉無運有的商人,都敬拜聖尼古拉。

從方濟各到Ignatius,從Ignatius到聖尼古拉。這些聖人都過去了。然而他們的靈魂與精神,到今天還左右在我們身旁。我們其實也都是他們的化身。這個化身都將消失在這靈魂與精神的長流堙C只要我們片刻間,浸潤在這長流堙A我們便會有無限的喜悅。我想這便是每個人追求宗教的真正意義。

Wladislaw宮殿
過了Neruda路,我們便開始踏上了城堡的階梯,樹林茂密,微風徐徐。階梯兩旁還傳來賣唱的吉他聲。我們很快便來到布拉格城堡的城門。在雄偉的大門口,站了兩位象徵性的士兵,然後進入第二庭院、第三庭院。第三庭院就是 Vietsdom主教教堂與Wladislaw宮殿的所在地。我們首先參觀Wladislaw宮殿。

我們直接進入了前廳,然後進入大廳,是一個極為漂亮的後歌德式大廳,大廳長62公尺,寬16公尺,高13公尺。大廳上面是由一些極為精緻的拱條編織而成。聽說她是中歐最漂亮的後歌德式大廳。這個大廳1493-1502年為波蘭 Wladislaw 國王所建,所以這個房間也稱為 Wladislaw宮殿,當時他作為皇宮正殿之用。現在捷克人在這媬鴷L們共和國的總統。

三十年宗教戰爭 在大廳的右邊有一個門,從這個門便可直接轉入所謂的波希米亞首相府。在前廳是秘書們的工作室,室內有路易國王( 1516-1526)的王徽及城堡的模型。再進入內廳,便是首相辦公的地方了。這個首相府為路易國王所建,又位於正殿之側,所以這個首相府又稱為路易側殿。在這奡蕈g發生過布拉格第二次墮窗事件。它引發了新舊教的三十年宗教戰爭。我們把三十年宗教戰爭的歷史放在後面來說。

我們從胡斯戰爭說到三十年戰爭。在這過程媕Y,一直有兩條曲線一直在相互交纏。一條政治的曲線;一條宗教的曲線。政治的曲線由有形的世界到無形的世界。宗教的曲線由無形的世界到有形的世界。一來一往永無止境。它並不是單純的重複,而是一圈勝過一圈。現在人們已經沒有宗教信仰的外在壓力了,或說沒有來自教團的壓力了。我們說這是先人血汗的功德,也可說是一圈勝過一圈使然的結果。一切都在歷史的長流堻Q淘盡,或說被淨化。這長流便是中庸說的道的周流不殆。

Vietsdom主教教堂
我們離開Wladislaw 宮殿,來到Vietsdom主教教堂,在大門的牆上,刻著 Vietsdom教堂,9291929年的一千年歷史。我們走進教堂,從教堂頂端照下五光十色的彩光,它由 26740塊璨爛玻璃組成。教堂長 124公尺,寬60公尺,高34公尺。教堂堶悸漕熁銦A一個祭台接著一個的祭台。

Vietsdom主教教堂。與其說是教堂、不如說是波希米亞王室的墳墓。Vietsdom主教教堂,最早是波希米亞親王聖文哲,為紀念波希米亞聖人Viet所建的。後來第十四世紀皇帝卡爾四世、第十五世紀國王文哲四世便大加興建,接著哈布斯堡王朝在波希米亞的代理人,以及後來的國王都參與這Vietsdom的建設。現在歷代波希米亞的國王、重要人物,現在都安息在這堙C

Vietsdom主教教堂中間有一個最大的陵寢,這婼鷁菻K是哈布斯堡王朝的費迪南一世、他的妻子及他的兒子Maximilian二世。我們可以說:他們為他們最後的安息地,都盡了心力。他們功過難定,但他們為自已的陵墓費盡心思。

離開 Vietsdom教堂、 Wladislaw宮殿,我們向Hradschin廣場走去。在這廣場上的周圍有三個宮殿:SchwarzenbergToskaner、主教宮殿。還有一個收集歐洲各國圖畫的國家畫廊。我們就不進去參觀了。我們在國家畫廊的草坪上,找個地方,喝喝水,休息休息。在這花園堙A放著兩個極為傳神的雕像,一個是洗禮者約翰;一個是羅丹的沈思者。太陽已西斜,黃昏氣息已濃,我躺在草地上,讓我作片刻的沈思吧!

波希米亞的征服者,都安息在Vietsdom,而我們呢?我們的祖先也安息在台灣。安息有土葬有火葬。土葬有那麼一天,遺骨也要被清理,或者因為都市計劃,或者子孫忘了我們。終之回歸塵土是必然的命運。火葬又如何呢?放在廟寺?一樣的,有那麼一天,遺骨都要被清理。有個墓坑,有個骨甕,遺骨的保存,都是暫時的。它的意義只在安慰我們活著的親人。當親人都過世,遺骨就沒有意義了。

現在躺在Vietsdom的遺骨,真的就有意義嗎?我想不會吧!基督與釋迦牟尼都沒有留下遺骨。看得長遠些,兩百年三百年。不要為遺骨執著,更不必為它煩惱。比較有意義的應該是精神或靈魂,把我們的精神或靈魂投入永恆的生命長流吧!不要執著短暫的(約一百年)自我。黃昏氣息更濃。我們繼續往西面走,我們要到Loreto教堂朝聖!

image030

Kreuzigungsgruppe1

ChristiGeburt

Loreto教堂

耶蘇聖家

天使飛舞

朝聖 Loreto
什麼是Loreto呢?它是義大利南部Ancona省的一個小城。在這個小城堶情A有一個像堡壘一樣的教堂,在這個教堂堛薨^著耶蘇的聖家,即耶蘇和瑪利亞與若瑟。傳說這個聖家是1295年天使由那撒勒帶到Loreto的。Loreto成為天主教友的朝聖地。布拉格Loreto教堂,便是義大利Loreto的割香。有點像北港、新港媽祖關係的味道。

這個教堂是在三十年戰爭中,巴伐里亞公爵 Maximilians1620年打敗了波希米亞的新教 Friedrich親王,為了感謝聖母瑪利亞而建立。名宮庭建築師Ignaz父子,1721-1725年在教堂的牆壁上加上巴鏤克裝飾,許多天使飛舞在進口的前廳屋頂。聳立在教堂中間的鐘樓上,掛著二十七個高低音階的鳴鐘,共1500公斤,每隔一個小時,敲一次捷克聖母頌。

在教堂的庭院堙A中間立有義大利Loreto聖家的拷貝。聖家的兩邊有二個巴鏤克的噴泉,左邊為耶蘇復活;右邊為瑪利亞升天。

在樓上的廂房,有間寶藏室,有三百多件寶藏,最著名的便是一個珍貴的聖體匣,它重十二公斤,由6222個大小鑽石鑲成。

我們走到聖堂內廳,一個精緻和諧圓融的捷克巴鏤克景緻,有無數或大或小的天使、先知、使徒、聖人,像似充滿生命的出現在天國舞台。在燈光照射下溫和均勻。我們像是置身神的國度。在聖堂的屋頂有三幅壁畫:靠近祭台的天國景象;還有牧者的朝拜國王們的朝拜。管風琴華麗的被裝飾著,她像是準備著要奏出來自天上的音聲。

我們離開Loreto聖地,順著Neruda街,準備下山,遠遠又看到一座隱避在山林中的古老 Strahov修道院,她指示了有名的哲學圖書錧與神學圖書錧。Neruda街道兩邊的房子已亮起了燈光,時間不早了。我們踏著古堡晚風回莫道河。人群又擠滿了卡爾橋。

一樣是昨天晚上的露天餐廳。一樣是昨天晚上的波希米亞烤鴨、馬鈴薯粉丸、沙拉與啤酒。我們又開始了布拉格仲夏之夜夢。Loreto的聖堂是相當感人的。她有和諧圓融的巴鏤克景緻,她有無數或大或小的天使、先知、使徒、聖人,她有充滿生命的天國舞台。她的天國景象牧者的朝拜國王們的朝拜栩栩如生。

然而五十六位胡斯派的士兵,在這個廣場上被上絞刑。二十一位新教領袖,也在這廣場被處決。鐘樓的死亡鐘聲響起。華麗的Loreto管風琴如何可能奏出來自天上的音聲?

胡斯與教廷的恩怨;新教與舊教的恩怨;波希米亞與神聖羅馬的恩怨,在先人的鮮血中都洗淨了,都寬恕了。莫道河將淘盡千古恩怨,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將消失在無窮生命的長流堙C這不只是安慰,更是事實。夜深了,人潮漸漸散去。我牽著妻子的手,在下弦月,晚風的涼意堙A走回客棧,再見了!布拉格!波希米亞王冠上最美麗的寶石!(26.05.98)

 

897

image024

補記:西羅馬帝國 476年滅亡後,羅馬教皇利奧三世在西元 800年加冕法蘭克國王查理曼(德文叫 Karl,英文法文叫Charles),稱為羅馬皇帝。於是法蘭克王國也變成了法蘭克大帝國。法蘭克大帝國開始實行封建。公爵、伯爵的制度便慢慢的形成。 818年查理曼大帝死亡。帝國分為東、中、西法蘭克王國。西法蘭克王國為今日法國雛形;中法蘭克王國今日意大利雛形;東法蘭克王國為今日德國雛形。東法蘭克王國後來發展成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Hl.Rom.Reich Dt.)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底下雖有公爵、伯爵。但公爵、伯爵是相當獨立的。波希米亞出現在歐洲的的歷史,首先便是以親王的方式出現的:文哲親王( Fuerst Wenzel 921-935),他後來被其兄弟謀殺並篡位,後人稱他為聖文哲,成為波希米亞的護城宗保。然而真正與歐洲歷史發生直接關係的是:從卡爾國王( Karl I1346- 1378) 開始,後來他在1355年被選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這便是有名的卡爾四世( Karl IV)。他的兒子繼承王位,叫國王文哲四世( Wenzel IV 1378-1419)。然而他只管波希米亞,不管德國。後來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位置,便落在多腦河畔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手上。(26.05.98)

三十年宗教戰爭
我們曾經說過波希米亞有卡爾國王 ( Karl I 1346- 1378) ,他在1355年被選為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成為卡爾四世 ( Karl IV) 布拉格成了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布拉格開始了在文化上的春天。他的兒子繼承王位,叫國王文哲四世( Wenzel IV 1378-1419) 接著發生 14201436年的所謂胡斯宗教戰爭。戰後親羅馬的國王 Sigismund 正式成為波希米亞國王。後來親新教的Podiebrad(1458-1471)被選為波希米亞國王。這個波希米亞國王,捷克人又稱他為:胡斯派國王。接著建設 Wladislaw宮殿的波蘭 Wladislaw國王(1471-1516),建設偏殿的路易國王(1516-1526)入主波希米亞。

這時遠在多腦河畔的哈斯堡王朝興起,成了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這個王朝便入主波希米亞,一直到1918年。四百年間波希米亞一直在他控制之下。哈斯堡王朝派了第一位他的代理人費迪南一世(1526-1564)到波希米亞,接著Maximilian(1564-1576)。後來皇帝 Rudolf二世(1576-1612)把京城搬到布拉格來,如此開始了布拉格的第二春,文化科學藝術都發生燦爛的花朵。在宗教上也簽定了莊嚴之書(1609)保証新教信仰的自由,Rudolf二世死後,他的弟弟Matthias (1611-1619)繼承王位,但已不是羅馬帝國的皇帝了。Rudolf二世去世後,神聖羅馬帝國已不再尊重莊嚴之書(1609),不再保証新教信仰的自由。 1618523日,羅馬帝國派住在布拉格的總督MartinitzSlawata與其文書官 Fabricius,在首相府的內廳內,就在我們現在站立的地方,被人從東面十六公尺高的窗子上面丟到庭院(今日之Wallgarten),史稱布拉格第二次墮窗事件。這樣便引起了新舊教的三十年宗教戰爭。

皇帝Rudolf二世的弟弟 Matthias國王(1611-1619)死後。新教聯盟選舉Pfalz的親王Friedrich五世為波希米亞的國王。神聖羅馬帝國並不接受,於是神聖羅馬帝國派兵到波希米亞征討。巴伐里亞公爵Maximilians1620118日在布拉格的郊外,一個叫白堡的地方,打敗了波希米亞的國王Friedrich親王。親王逃亡到荷蘭。

我們前面曾經說過: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費迪南二世下令,把1618年發生叛變的21位首領,在 1621621日在布拉格老城的市政廳處決。鐘樓響起了死亡的鐘聲;有十五萬波希米亞人開始流浪。

天主教的軍隊打到波羅的海,並佔領德國北部。後來這個新舊教聯盟之爭,引起法國與瑞典的參與。新教收復了德國北部,瑞典軍隊也來到波希米亞,但波希米亞一直在神聖羅馬帝國的控制之下。這便是為什麼今日的布拉格一直信天主教的原因。雖然胡斯信仰是新教的先軀!! (26.0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