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記.我的故鄉蚵仔寮

尊重包容與社會公義
2008
年我回過台灣,四年後2012-1-5我又回故鄉。昨夜在飛機上我看賽德克.巴萊,電影描寫台灣原住民抵抗日本征服者的故事。類似的歷史在人類的演化過程,曾出不窮。西班牙移民征服南美土著;印第安人抵抗北美移民。一般說來,我們會同情弱者,同情台灣原住民、同情南美土著、同情印第安人。我們理性的思考:在一塊國土上,原住民是唯一有權利擁有這塊土地的唯一族群嗎?我想不是,這種想法不但非自然律,也不是人類發展的必然,甚至也無法在道德律上找到它根據的理由。在一盆清水,滴上一滴紅墨,清水必然變色,清水無法抗拒紅色,永保純潔是不可能的;移民是人類演化的必然過程,今日埃及人,已不是金字塔時代的埃及人;今日克里特島人,也不是米諾時代的克里特島人。然而無可懷疑的,在原住民與移民之間,存在著如賽德克.巴萊電影中,鏡頭的血腥與殘暴,人類的演化無法避免這種血腥與殘暴嗎?它是人類必然的宿命嗎?德國哲學家康德曾提出尊重與包容的觀念,即移民者應該尊重原住民的文化,原住民也應該包容移民者對這共同國土的參與。話說起來輕鬆,但人類的演化還在幼稚階段,我們還需等待它的成熟,我們有點不耐煩,但我認為它是人類和平的唯一出路。出了尊重與包容,社會公義是人類的演化的主軸與根據,它的大自然目的性,不僅是應然,也是必然。2012-1-5
--------------
昨晚(東港)睡得很好,早餐曲珍準備肉丸與肉粿,是到地的東港小吃。下午來左營蓮潭會館,參加39屆世界台灣同鄉會,在晚宴裡看到好多老朋友。今天看新聞:阿扁回台南拜丈娘的頭七,我覺得台灣司法不公,阿扁背十字架。晚上我住橋頭,不能上網,還得想辦法,休息最重要。2012-1-6
----------------------------------
2012-01-07
左營蓮潭會館
----------------------------------
昨晚世台會安排我們去台南,參加小英的造勢晚會,來到成功路已經人山人海。世台會把我們帶到舞台的前頭,舞台下站滿一排負責安全的警察,還有無數的攝影記者,對民主生活的角色,似乎人人都能熟能生巧。舞台上的節目,不停更換主講,還有歌唱的飆歌。台下群眾隨著舞台的節目,搖旗吶喊,旗海飛揚,凍蒜之聲不斷。是不是!好不好!贏得有春賀嚒!小英來了,在十萬人頭的竄鑽中,安全人員奮力殺出路來,群眾瘋狂,人群強拉小英,人牆波動如潮水,如海濤洶湧奔來。小英上台,旗海飛舞,鼓噪震聲欲聾。忽然一片安靜,小英開始講話,尊重、包容、公平正義..,改變貧富平衡、改變南北平衡賀嚒。凍蒜,凍蒜,總統好!總統好!真是激情的高潮!這是我罕有的參與經驗,實踐理性的啟蒙真美妙,道德提升的融入真傲視。我們不是對小英個人的膜拜,而是對道德法則,公平正義的渴望。2012-01-08高雄蚵寮
----------------------------------
由橋子頭回故鄉蚵仔寮,我到海邊逛逛,沙灘與陽光,潮水與堤岸。我到廟裡通安宮拜拜,童年的廟會似夢。我在漁港看船舶,牽罟漁婦的影像,重拾童年幻夢。阿炳來找我,我們在漁市場午餐,這是我的故鄉,一切都自然舒適。虱目魚丸、花枝貢丸、乾烤章魚、胡椒炸脆蚵仔、新鮮生魚片、現撈魚鮮湯。吃過飯回故厝,跟舊鄰居話家常,自稱清廉的黨拿錢來賄選,誰拿了,誰沒拿,這是傳統的老故事,政黨基因的虛偽又欺騙。侄女已幫我整理好房間,老家舊夢,但我還需回橋子頭,明天阿炳要帶我到玉井山裡玩,我們在捷運美麗島站碰頭。2012-01-08高雄蚵寮
----------------------------------
四年前高雄捷運第一天通車,我便首航坐過。那時美麗島站還未完工,今日美麗島站美輪美奐。美麗島捷運站真的很藝術,它的建築結構,有點像巴黎羅浮宮車站的現代化金字塔,它的圓頂圖案彩色繽紛。它的歷史更是開始台灣民主的旅程碑,美麗島是高雄捷運的中心,捷運系統的交接點,民主台灣從這裡開始。2012-01-09
----------------------------------
淨土彌陀園
我們在美麗島捷運站碰頭,阿炳要帶我們去玉井山裡找朋友慧卿。約兩個小時的高速路、鄉道,我們宛轉迴旋進入了玉井山區,山道宛轉迴旋,我們來到了慧卿的山裡農舍彌陀園,主人早等著我們。好幽靜的農舍,農舍後頭是丘陵小山,兩邊溪水圍繞,前院種滿了芒果果樹,還有奇花異草,真是彌勒境界。進入農舍,簡單的佛像與偈句書法,木質椅凳,古雅芬芳。壁上掛有慧卿兄嫂的西洋南國風景畫,墾丁的綠水藍天。我們坐下來聊天,喝著好茶,享受山裡的寧靜,談說間,間隔不時散著阿彌陀佛的念佛,是淨土宗的氛圍,慧卿選擇淨土法門。2012-01-092012-1-10
----------------------------------
焦吧年山頭
到中午時刻,慧卿帶我們到焦吧年的山頂用素食午餐。從露天餐廳可以環視玉井與楠西小鎮,我聽慧卿介紹對面的山頭,是當年原住民對抗日本人焦把年事件的地方。焦吧年山頭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日本人進攻時,卻無所遁著。但原始的傳統抵抗,仍無法對抗現代化的武器。現在山頭有塊紀念碑,山風呼呼,哭訴無情的自然律: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生存競爭自然淘汰。2012-01-092012-1-10
----------------------------------
楠西玄空寺
午後慧卿帶我們去玄空寺,一到禪寺便見松樹迎風招展,姿態萬千,另一松林景氣。綠油油的草上石板,引我們到大殿,到處風化木頭的石柱、石板,蔚為奇觀。它的奢侈華麗,堪與埔里的中台禪寺相比。我們走過池塘,錦魚遊戲,真如魚得水。過了大門,石山屏障,刻有波羅多蜜心經,我在這裡留影紀念。回家路上,阿炳問我:佛教說空,為何如此奢侈?我說這已與佛學無關,只是觀光景點。信眾更喜愛如此方便,寺院順水推舟,造就華麗,心性空無。2012-01-092012-1-10
----------------------------------
此行只為虱目魚
由橋仔頭回東港,就在橋頭糖廠捷運前的一家虱目魚店用午餐,這家餐廳只賣虱目魚,乾煎胡椒虱目魚肚、煎虱目魚皮、虱目魚丸、鳳梨虱目頭、虱目魚腸,我還叫了一碗肉臊飯,一盤青菜。我這次是為了吃虱目魚回台灣的,有夢就美,有美夢就會成現實。而且希望相隨,你看就在我每天路過的地方。這人生小說,好像早就寫好的,只是我們未知,而且我們也樂道:命運操之在我,如此提升自我信心,也賦予生命自強不息的意義。2012-01-10東港。
------------------------------------------------
午後我到街上散散步,雖然街上空氣塵污,我還是必須出去走走。在一塊小公園裡,這裡清淨些,長了鬱鬱花木。我看到一個小朋友,拿著大尾巴的小松鼠吧!他玩得好可愛!我問他我可照相嗎?他一口答應,我就撲在這裡,真好可愛。小孩多純真,比較接近自然生物,可能跟人的演化過程有關吧!

接著我走到共和里眷村,這裡原是日本人的官兵宿舍,日本人走了,成了空軍幼校的眷村。這個官舍一甲子來,它是東港大鵬灣畔的人間天堂,風和日麗,樹木扶蘇,獨家獨院,環境優雅,居家舒適。一甲子過去,軍官老去,子女或者遠去台北,或者居住國外,或者留守破爛的房舍。這樣的房舍如果能夠長期注意整修,仍不失家居美舍。如今殘破不堪,政府準備改建五棟公寓,無料的送給原眷村子女,但五年內不得轉賣。其餘寬闊眷村土地,則改建公共設施,以美化社區。政府真的獨厚軍人子女,其他公務員如有宿舍,卻一律收回國有。這個小例子,只是台灣社會,不公不義的缩影,我們多麼渴望社會的公平正義。
眷村改建,將失去歷史回憶,是很可惜。如果不改建,誰來整修它?政府可收歸國有,重新出資整修嗎?然後再送給眷村子女,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些?不公不義,大家都習慣了,我們都忍耐多久了,沒差東港那麼一點點官舍!2011.01.11.東港
------------------------------------------------
大鵬灣畔黃槿花。
我童年的記憶,我故鄉好多黃槿花,我們稱它為泡仔花,過年大人用它的葉子來包紅龜粿。小孩用它的樹枝削成托螺,玩托螺是我的童年。泡仔樹開著美麗的黃花,整排黃槿樹開著黃花,我的金黃色童年。離家十八年後,第一次回家,不見泡仔花,金黃世界為灰色建築取代。今天在大鵬灣畔再見黃槿花,海灣海天一色,好空曠,空氣真好。我計劃在東港期間,早上繞著海灣騎腳踏車,越一個小時。面對晨曦打打太極拳,天氣好的時候遊海灣,稍吃生蠔與海鮮,這樣另一風味的台灣假期。2012.01.12東港。.
.
在東港街上到處可看到專賣肉粿的小吃店我去吃的那家湯頭特別好。豐隆跟我說這家的湯是用虱目魚熬成的,味道特別鮮。在地東港人才知道的秘密,我轉告你。東港除了黑鮪魚、櫻花蝦、魷魚子,還有葉家肉粿。
------------------------------------------------
我去過奧地利恩斯堡旅遊,在城市的中心有個鑲有金子的陽台,它是恩斯堡觀光景點,表示歷史上恩斯堡的富裕。在東港的信仰中心東隆宮,有個牌樓,比恩斯堡陽台大好幾倍,象徵東港漁村的富裕。一般說來漁村比農村富裕,漁船早出晚歸,一天收入比農人要等半年才收入一次,快速得多。那麼一大排樓的金子,沒有偷竊在動腦筋?富而有禮嗎?
------------------------------------------------
台灣是我故鄉,但我的家在德國。如想在台灣呆久些,就租房子,不用動腦子買房子。
新約說:即使你贏得全世界,而卻失去你自己,那又有什麼用?台灣的總統選舉,即使民進黨贏了,而百姓仍無啟蒙,那又有什麼值得高興的。我一直覺得公民的啟蒙,實踐理性的向上提升,才是最根本與重要的事。選舉可能很快贏得政權,但啟蒙卻任重道遠。選舉是人類演化過程的星光,實踐理性的向上提升,才是大自然演化的方向。2012.01.13東港
------------------------------------------------
承擔十字架
台灣選舉結束了,美好的戰打完了,開始遊歷台灣吧!民主政治只能解決公益問題,並不能處理公義問題。不是永遠無法處理公義問題,只是能夠處理的,只是例外。處理公義者,正常情況,便得承擔十字架。熱衷公義者並不願意承認這客觀規律,所以公義者前仆後繼。
2012.01.14.
橋頭。
------------------
社會公義與啟蒙
康德道德法則說:你要常常使你的主觀原則合乎普遍法則。就是說你要常常使欲望合乎良心,或者說合乎社會公義。這個道德要求是應然,不是必然。一個社會合乎這種應然的人越多,便是一個向上升的社會;一個社會對公義冷漠的人越多,便是向下沉淪的社會。如何由向下沉淪轉變為向上提升,那便是啟蒙的任務。啟蒙任務任重道遠,它是人類社會演化的主軸,但卻極為遲緩。我觀察台灣社會是向下沉淪的社會,財團打敗科學家,大怪獸打敗三隻小豬。普法戰爭,法國戰敗,1871年普魯士俾斯麥,在凡爾賽宮宣布德國的統一。勝敗歷史常事,但法國人意志消沉。天主教會建白色聖心教堂,安撫失望的心智。
2012.01.15.
橋頭
------------------------------------------------
沙卡里巴.府城訪友
去台南找阿民,阿民是我們留學德國時代的老朋友,慧初載我們逛台南保安路的美食,原是沙卡里巴的小吃。從阿鳳浮水虱目魚焿,到蝦仁肉丸,再到福生小吃的虱目魚丸與虱目魚肚。慧初又帶我們去學甲吃虱目魚頭,配蘿波酸菜,真是家鄉味。再回台南新光三越喝咖啡,老朋友四年不見,我們聊了身體好嗎?當然還有選舉的事,但這個問題已引不起我的興趣了,不再關心台灣的提升與沉淪,就覺得很幸福。李登輝說的好:台灣就交給你們了。我不曾擁有,當然也無所謂交給誰。我們計劃過年後,一起到台東去玩,接著我們再去花蓮與宜蘭找朋友,都是我們過去留德的朋友。我們也邀請阿民與慧初,在春暖花開時,到德國舊地重遊,就住我家,好好渡假,他們欣然同意,我們將歡迎他們的到來。跟阿民慧初說再見,我侄兒載我回橋頭,經過岡山,停下來晚餐,就在岡山火車站對面,使我想起我的中學時代,中午休息吃山東牛肉面的往事。中學時代接受中國文化的灌輸,年輕傻傻的,很是快樂。一直到外國唸書,我才反省,分析、洗刷中學時代的意識形態。明天我要去嘉義看我大學時代的同學,每次回台灣,我都會去找他們,秉燭夜談,相互切磋,整理過去,也面向未來。2012.01.15. 橋頭
------------------------------------------------
今天去嘉義找我大學的朋友,我們在大學曾經外宿一起打伙。昭正來車站接我們,去吃嘉義火雞飯,去南潭,再去找弘五,去阿里山下觸口,去吳鳳廟。2012.01.16
--------------------------------------
我來嘉義找我大學的同學,我們在大學時代共住宿舍,一起作飯,編織年輕幻夢故事。同學退休後,便由泰山搬回嘉義,住在寧靜的阿里山下。同學帶我到阿里山下觸口走走,觸口原是番漢作生意的接觸關口。八掌溪流經這裡,我們走上橫跨八掌溪的地久吊橋。除了溪上的地久吊橋,還有山腰上的天長吊橋。青山綠水,雲海飄頂,這裡風景秀麗。我們又到吳鳳廟走走,我第一次來到這裡,但在小學時代,便看過它的照片。據說吳鳳的故事,是日本人編出來的神話。國民黨來了,覺得故事可用,便把神話與儒家的舍生取義連接在一起。我們散步在吳鳳公園,我在想假作真時,真實與虛假,理性結構與現實的關系。吳鳳神話是假的,廣告是假的,選舉文宣是假的,但很多人相信那是真的。
我們人的實踐理性有一定的結構:你要常常使欲望合乎社會公義。理性的結構:社會公義是演化的方向,然而演化的現實是極為粗俗的。理性是高貴的,現實是污染的。理性是陽光,污染是陰酶。真實是陽,虛偽是陰。存在是陰陽並濟,陰陽是大自然演化的形態。不必為粗俗、污染、陰酶、虛偽痛苦。2012-1-17嘉義。
--------------------------------------
昨天早上到嘉油鐵馬道散步,就在昭正住家的傍邊。原是日本人運油的鐵道,現在改為休閒步道,兩邊認養園地,整理得相似長亭公園。2012-1-17嘉義
--------------------------------------

 

早上到嘉油鐵馬道散步,中午去了阿里山麓,弘五的家宅聊天。老同學留我們吃飯,我們聊了好多:愛恩斯坦的晚年;雅典、威尼斯與西西里島的模式;全球化與幸福經濟的互補還是矛盾。還未盡興,我說以後我還會再來。然後我們去了昭正鄉下老家,春花攀藤,楊桃垂掛。再去板頭村灣仔內散步,這裡板頭古陶窯,秀麗了灣仔內風光。
在老同學家,我們聊退休心境,也聊愛恩斯坦晚年。愛恩斯坦反對量子物理學的概率方法,他說上帝不丟骰子,他只相信因果律的物理學方法。然而二十世紀量子物理學,仍舊闊步向前。愛恩斯坦大戰哥本哈根學派,丹麥波爾在測不準定律的基礎上,建立量子物理,與愛恩斯坦爭執不休。愛恩斯坦最後老來,只能孤獨的與捷克天才數學家Gdel成忘年之交。我們談到許多文人,年輕時代有很好的創作,但到晚年錯誤百出。我們提醒我們自己,該退則退,要有美麗的背影。然而浮士德自強不息一生,康德年紀越大,思維越爐火純青。自強不息?還是退隱山林?我想應看自己的定位:早就應該離開搖旗吶喊,我當今選擇種花、讀書、思想無我晚年。2012-1-18嘉義
--------------------------------------
威尼斯與西西里
好幾年前我們以民主雅典與專制斯巴達,來類比海洋台灣與大陸中國。類比民主台灣與專制中國,這是對的。但台灣能夠發展出類似雅典的文明嗎?我們曾經期望過,我今日卻懷疑,甚至否定。為什麼否定?作為文明的挑戰,古代雅典人獨立思考,台灣人似乎沒有這獨立思考的習慣。今日台灣人更愛感性經濟的富裕,而非理性文明的創造。類似先秦、雅典的文明,或歐洲、日本啟蒙的文明,台灣都沒有這樣的土壤,也沒有這樣的內思哲學涵養的人民。我們喜愛聲名表面,急功近利,缺乏耐性冷靜思維的習慣。
昨天拜訪阿里山麓我的老友弘五兄,我們又談起台灣作為國家或政治單元的類比。台灣地理位置重要,是強權必爭之地。十八世紀前的海上霸權,葡萄牙、西班牙、荷蘭爭奪台灣。今日的日本、美國、中國強權爭奪台灣。
在歐洲,威尼斯位於東、西羅馬之間,希臘與土耳其的呃喉要地,威尼斯發展成威尼斯帝國的海上強權。台灣能夠發展成類似威尼斯的強權嗎?台灣曾經發展為經濟強國。但在全球化的浪淘中,台灣很快就被中國取代了。台灣海上經濟王國的夢,已成明日黃花。
台灣更像西西里,在政治上歷經,迦太基、希臘、羅馬、法蘭克、義大利人的統治。當然西西里人存活了下來,台灣人也活了下來。是以什麼態度活了下來?弘五兄提出兩個觀念:大國思維與小國思維。
大國思維指被統治者認同統治者,成為統治者的機器,蒸發自己。比如花岡二郎三郎,在日本政府裡做官;吳伯雄的叔叔被殺,卻也在國民黨裡作官,認同統治者,蒸發自己,是為大國思維。而小國思維呢?不認同統治者,創造自己的個性,發展自己的認同,如德賽克.巴萊。雖然西西里島人,無法使自己成為一個國家,西西里島人發展出自我獨立的個性,成為黑手黨的國際組織,而風光一時的威尼斯帝國卻是不見了。台灣人能夠發展自己的潛能?成為自己的認同嗎?成為一個國家嗎?台灣人為了活下去,在大國思維認同中國,與小國思維認同台灣之間搖晃。大國思維只要雙手一攤,就是了;小國思維,卻要熬盡腦汁,成就自己。兩者都是為了活下去,社會公義,舍生取義,對台灣人說來,太沉重了。愛爾蘭文學家James Joyce說:愛爾蘭獨立折損了太多的天才。脫離英國人的愛爾蘭獨立是有意義的嗎?準備脫離英國的蘇格蘭獨立運動,是有意義的嗎?台灣!QUO VADIS!2012-1-18橋頭
--------------------------------------
全球化與在地經濟
1848
年馬克思發表共產主義宣言,提出勞動剝削、階級鬥爭的理論,並預言資本主義是社會主義的前夕。馬克思的預言並沒發生,資本家採取與工人合作,而非對抗的態度,化解了資本家與工人的矛盾,於是為時150年的馬克思主義運動走入歷史。這現象說明了什麼?現象產生了理論,理論又在現像中被修正。
21
世紀經濟全球化,全球工廠大挪移來勢洶洶。底特律的汽車工廠移向沈陽,底特律成了死城,資本家不在乎工人的怒吼。台灣的工廠與資金,也移向中國,台灣經濟大衰退。這種工廠與資金的大挪動,在經濟的全球化,是無法抵擋的。同樣的中國資金與工廠,也無法阻擋,流向更落後的地區,比如東南亞、非洲。面對這現象,怎麼辦呢?發展在地經濟,精致經濟,能夠舒緩這經濟的全球化大趨勢嗎?我認為全球化大趨勢,與在地精致經濟,是互補的關係。在地精致經濟,可舒緩全球化的衝擊。01表面是矛盾,但也存在著互補的關係。上面說的 大國思維,與小國思維,一樣也存在著互補關係,面對活下去的互補關係。同樣的執政黨與在野黨,存在著互補的關係,這便是民主的優勢。這便是啟蒙哲學家康德,實踐理性尊重與包容的精髓。2012.01.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