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記.親情之旅

大選結束後,不看報紙與電視,讓心情變得極為清靜,回歸哲學、健康、人生。
2012-1-19.
東港
-----------------------------------
天行健諸行無常,一切都在變化中。變化有的在我們理性的了解中,有的出乎我們的意料。哲學稱前著為現代,後者為後現代。自然科學趨向現代,美感趨向後現代,人性不可捉摸,愛情更是渾沌。2012-1-20. .東港
-----------------------------------
有神論認為萬物皆有目的,而且由造物智者所設計。康德認為我們無法確知智者的客觀真實性。康德認為大自然客觀的目的性是無法證明的,它的概念不具如科學的建構功能,但它的概念卻具有整合的功能。2012-1-20. .東港
-----------------------------------
一神論的概念,人是無法用理性去證實的。但一神論的信仰,仍然闊步而行。而理性的說服,卻蒼白無力。歷史的演化,理性雖然主導了科學的進步,但理性並不能主導一切。這說明了,理性並不是演化的全部。不止在宗教的信仰上如此,在個人的行為上,也是這樣,人並不完全服從實踐理性的指導,人更有活生生的七情六欲。不止人的個人行為如此,人的政治選擇也是這樣。人的政治選擇,並不是完全理性的,並不是完全合乎正義公理的。所以說一個理性公義的政黨,不為選民所接受,那也是正常的。一個政黨為了執政,而討好選民,而放棄公平正義,這是政黨的選擇,卻是墮落向下沉淪的選擇。一個負責人的政黨,應該啟蒙選民,帶領公平正義之路,而不是為一時執政,與無明選民一起墮落。一時的失敗不必傷情,一時的勝利也無需狼嚎,政黨應該堅持理念,帶領啟蒙,文化的啟蒙,台灣有這樣深思熟慮的政黨嗎?。2012-1-21. .東港
-----------------------------------
東港溪畔早餐
在傳統市場買了安磨粿、米糕、紅龜粿、木瓜牛奶,我們散步到東港溪,溪畔涼快,海水綠意,東港溪上的紅橋也好看,我們開始詩意的早餐。如果能給東港溪多些資源,弄些咖啡座,定能美化環境品質,也能提升人文感覺。
東港漁市場
散步到漁市場,遠洋漁船密集的停在碼頭,外勞們辛苦的把魚貨卸下來,黑暗鯎、鯊魚..好繁忙的魚市場。
小孩的稚幼童年
走回鎮裡,我們經過日本式的老宿舍,老舊殘破,我岳母帶著我的女兒與兒子,在這裡渡過我小孩的稚幼童年,這裡有好多我小孩的回憶。岳父退休後,政府便把這宿舍收回,然後讓它荒廢,百姓能作的,只是唏噓不已。如能比照軍人,改造新村,那就很好了,可惜我們不是第一等公民。
東港海邊
我把日本式老房舍照些照片,我們又散步到海邊,東港海邊,懷念的東港海邊。有海水就教人興奮。玩玩海水,躺躺沙灘,海風吹吹,幻夢沉醉,不當詩人也難。在黃槿花下的竹制長椅,伸個懶腰,躺了下來,真是涼快,黃粱一夢。
2012-1-20. .
東港
-----------------------------------
故鄉除夕殘破家園
已經好幾十年沒回故鄉過年了這次回台灣父母早就過世兄姐也不在了。回到老家,我的房舍,殘垣破壁。侄兒們各立門戶,我只好陪妻回娘家過年。我想起我小時候的過年,天氣冷颼颼,貼門聯、放鞭炮,磨米做紅龜甜粿,圍爐賭博,味道夠勁。這次回台灣,是有過年氣氛,但我並不是特別有感覺,有點異化。台灣大選後,我很少看電視,有時看著綜藝節目,真粗俗。但普羅大眾一定喜歡,不然怎會演它。或者說天天演它,久而久之,普羅大眾就喜歡了。媒體是可以主導文化的,文化是可以被扭曲的。有什麼樣的人民,便會選出什麼樣的領導人。我思索我朋友的想法:台灣不可能是威尼斯,台灣更像西西里。但西西里沒體,卻有靈魂。台灣有體,卻沒靈魂。荷蘭人奮鬥兩百年,才獨立自主。台灣人移民頻繁,當想長大,卻又被鄉愁淡化了。這裡是我故鄉,但並不是我的家,異鄉人不要太多置喙。入境隨俗,好好跟著過年,大家過的好好的,何必吹皺一灘春水。是的,過完年,好好精緻旅行,最後巡禮台灣一周。謝謝這曾經養育我,一萬多日子的故鄉,但我的家在德國。2012-1-22東港。
--------------------------------------------
記得小時候,每次過農曆年,嫂嫂總要在三合院的後方,拜地基祖。誰是地基祖?據說是台灣這塊土地的的主及主人的守護神,即西拉雅族稱為阿立祖。祂是原住民的信仰,原住民的神,有點相似以色列人的耶和華。這個信仰不見史傳,沒有任何形象,只是歷代相傳,但我想祂永遠不會在台灣人的民間信仰消失。祂沒有媽祖信仰那麼風光,但永遠冥冥之中,保佑著台灣這土地與子民。無論荷蘭政權下、日本政權下、中國政權下,永遠默默,不張牙舞爪的,保佑著這土地與這土地的台灣子民。
2012-1-22除夕.東港
--------------------------------------
德國的政黨制度,並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只有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傾向的問題,而且只是傾向,不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壁壘分明。它們在內政,主要處理社會福利分配,與解決失業問題,外交處理歐盟與國際問題。台灣政黨制度,除了內政的利益分配,主要的統獨問題。統獨因中美的拉扯問題,它成了隱形,卻是本質的問題。它不會馬上浮上檯面,卻是隱然成型。在這過程,統獨各自努力,獨派的啟蒙任重道遠,台灣人要自己解決這問題。
2012-1-23
東港
--------------------------------------
今天去屏東看妹婿,他去年年底身體有恙,今天看到他。他走路穩健,語言也好,心情開朗,很是高興,感謝上帝!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但妹婿一切幸運,再次感謝老天爺!然後五位兄弟姐妹全家,三代子孫共二十多人,一起去午餐,新春午宴,好熱鬧。也去看大姑姑,給她拜年,她年齡大了,但還挺朗健康,就在屏東城隍廟邊,再回妹婿家卡拉OK,好久沒唱歌了。晚上又去半畝園,小米粥、餡餅、蔥油餅、豐富小菜,謝謝小妹的破費。親人相聚,歡聚一堂,美好的龍年新春。2012-1-23東港
--------------------------------------
跟親戚們聊天,還有接觸台灣新世代,我想結論幾個觀點:1. 新世代的生存與公義2.國民黨的勝選3.佛教信仰的輪迴與空色4中國的經濟崛起。
1.
新世代的生存與公義:我們大部分的新世代,為了經濟,為了家庭,努力工作。為了活下去,為了溫飽,已絞盡腦汁,那有精力關心社會議題,別論分析,遑論思想。我們留學的那一代,為社會公義、為自由與人權思想行動,我們漂泊、瀟灑的黑名單舊世代已成歷史,走過必留下痕跡。諷刺的,當年破壞人權的爪牙已成了台灣的領導人,真是黑白顛倒,陰陽無情,但辯證是永遠的,不必唏噓,我永遠樂觀。
2.
國民黨的勝選:國民黨靠著龐大黨產,全民政策性買票,冷漠賄選,媒體全方位廣告洗腦,黑白不辨。民進黨文化啟蒙遠遠不夠。如果不能在結構上、組織上、基層上,有耐性的作全民文化啟蒙,只是算計眼前勝負,那民進黨重新執政的路途仍遙遠。2012-1-23東港
--------------------------------------
會有一天老去
初二去造訪親戚拜年,去鳳山找二舅,四年前見過他,他很是健談,他的漢學很好,可用古台語朗誦古經典,比如四書、老子、一些佛經,他在一貫道裡,教人念經典。這次看到他,我幾乎認不出人來,瘦了好多,坐在輪椅上,也幾乎無力說話。變了好多,他在鳳山老市場內,作布料服飾生意,隨著時代的改變,這裡沒落了,這裡蕭條了,一切都在改變。我們也去鳳山赤山找舅媽們,舅媽曾去德國傳一貫道,我也在語言上略有幫忙。現在負責的點傳師換了人,又是另一批人馬。過去我認識到姐妹們,都結了婚,各有家庭,一切都在變,舅媽的子女也都各有一片天地。赤山變得熱鬧,很是繁榮,我們聊得好久,大部分的時間,我靜靜的聽,感覺時間的飛逝,我也會有一天老去。2012-1-24東港
--------------------------------------
解我迷茫?何時了悟?
初三我們去佛光山拜我的岳父母,在我不能回台灣的年代,岳父母照顧我年幼的兒女,我的女兒在阿嬤身邊十個月,兒子三歲才來德國。每次聽妻描寫女兒、兒子離開阿公、阿嬤的情景,我都好心酸。非常感謝我的岳父母,對我孩子的照顧。他們的骨灰放在佛光山,每次回台灣我一定會去祭拜。今天跟妻的弟妹們去佛光山,因新建佛陀紀念館的因由,人山人海,小弟對這帶地形很熟悉,我們繞了小路,無論去佛光山或回橋頭,都避開擁擠,沒有塞車的困擾。
我們也順便參觀佛陀紀念館,建得壯麗而美奐。我們經過層層山城拱門,與富麗堂皇前廳,這裡是世俗餐廳與配套。才入廣場,兩旁是中國式的塔樓,八座塔樓吧!寬廣拔地而串立。到了本館,兩旁是獅子與大象,象徵智慧文殊菩薩,與實踐普賢菩薩。中間是鬱鬱如生的玉佛,慈悲圓滿。後面兩旁是印度式的塔樓,古典悠遠,在最高處是莊嚴肅穆的釋迦摩尼佛。我們只是走馬看花,人潮洶湧,我們在廣場椅子上休息片刻,環視彌勒境界,阿彌陀佛淨土,真是佛教勝地。
由原始佛教,到大乘佛教,都說不要執著形象,五音使人耳聾,五色使人目盲,眾生執著聲色而無明,紀念館富麗堂皇,能使人覺悟?或者更加沉迷形象?空色無礙,見色思空,見空思色。恓恓惶惶眾生,無明多苦難,人生點滴都苦難!梁武帝建佛塔,我誦經典,背經文,能解我於迷茫?能脫我於醬缸?了悟何時了?我們回橋頭,中午姑丈請我們吃中飯,姑丈身體並不好,病痛是自然律的必然,痛苦是人生的必然。生老病死,佛陀四聖諦,當它未來,人都應有心理準備,未雨先綢繆。
2012-01-25
橋頭
--------------------------------------
橋頭糖廠
飯後我們大夥去糖廠散步,我在台灣期間,常在橋頭糖廠捷運進出,平時人潮不多,今天可能是年假,好多散步的人群,還有好多玩樂的節目,真是多彩姿。這裡的樹木扶蘇,宿舍已陳舊,破爛的日式建築,在時光裡唏噓,為何不能把它們整修一下?我們對歷史遺跡這樣不在乎,沒有歷史就沒有文化。我姑丈曾在糖廠裡工作,女兒秀芳帶我們在他們住過的宿舍前溜躂,照個像,留個影,無限的童年時光回憶。我老愛說糖廠裡的日本神社遺址,現在還留有石柱。國民黨來了,把它變成中山堂,並立蔣公銅像。民進黨執政,把它變成福利社,把蔣介石移走,百姓用土地公取而代之。現在銅像又搬出來,立在博物館前,表示現在中國執政。一切都在變,環境改變,人心改變,日本宿舍變得殘破不堪,榕樹變得鬍鬚立地、鳳凰樹變得林蔭遮天,我們散步在糖廠的歷史幽徑上,我們也是歷史的過客。2012-01-26橋頭
--------------------------------------
故鄉春宴
今天回蚵子寮老家,宴請我的侄兒們,新春春宴,喜樂洋洋。我嫂嫂88高齡,嫂嫂身體還康健,耳聰目明,記憶還好。我小時候,嫂嫂天天為我們做飯,她養育子女共十人。現在分居各地,聽叔叔回來,大家都趕回來,共五十人,在漁故鄉開五桌。我是叔公,孫侄兒多上了大學。最大侄女只小我一歲,侄女、侄兒談起童年往事,讓人無限懷念,有點紅濕眼眶。童年的點點滴滴,互相回憶。我也把保留在老家的先人畫像,攝照成檔案,我的祖父、父母、哥哥,還有我的祖譜。親情真好,故鄉老家真美好。2012-01-26蚵子寮。
--------------------------------------
南州國小同學會
乘回台灣故鄉之便,妻今天參加了屏東南州國小同學會。五十年了,人人都不認識,大家講小時候的往事,勾起記憶,然後對照誰是誰,饒是有趣。我沒有這個疑惑,只是猛唱卡拉OK,好久沒唱歌了,如此舒展喉頭,解放選後心情。其實溪州也跟我也有一點因緣,我小時候常聽家父說,他在溪州的奮鬥史。我父親的第一份工作,就在溪州。我猜想溪州在百年前,是個富裕的城市,這裡有日本人建的溪州糖廠。糖廠帶動地方的繁榮,溪州今天叫南州,今天是個鄉下村莊。我姑丈曾在這裡當過副廠長,我回台灣時,也來過這裡參觀過。製糖早就失去經濟利益,後來改成養豬,現在變成觀光與買冰棒。糖廠是相當富裕的單位,但廠長少作少錯,不作不錯,大家等著退休。這便是德國社會學家韋伯說的,官僚體系是民主制度之瘤。2012-01-27東港。
--------------------------------------
歸去來兮
去高雄三民區找二姐,是個環境優美的社區。跟二姐夫聊了很多:台灣的佛教現象、台灣的政治現實。他還介紹他目前研讀的佛經:阿毗達摩俱舍論、瑜伽師地論,實在很不容易。俱舍論是小乘經典,瑜伽論是唯識經典。我從前讀印度佛學史,這些經典我略有所聞。讀佛經應先有整體的鳥瞰結構觀念,才不至於無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
現在台灣的佛教界,常披佛教外衣,吸盡台灣資源,為中國政治服務。不是例外,而是普遍現象。眾生可憐,在無明的漩渦裡,任人擺佈,頻頻墮落,千手觀音也無能為力。
台灣的政治現實又如何呢?社會公義在台灣是個奢侈品,奢談公義是太承重了。不談公義,就說正直,也無立足之地。正直政治人物,不跟妥協,不在漩渦中,絕對無生存空間。正直的人,遠離是非,歸去來兮吧!這也就是德國文學家赫斯人生三階段理論。你正直的人,真的想從事政治嗎?必需有背十字架的準備 2012-01-28東港。
--------------------------------------
理性的民族.無感的政府
中午二姐請我們到意大利餐廳吃飯,小芬又帶我們去咖啡廳聊天。小芬過去跟我便很有話說,這次俊明也跟著關心歐債,其實我對這問題並無研究。只是聽說希臘政府螺絲鬆懈,公務人員的養老金優及子女。是個不負責任的政府,與貪婪無厭的官員。俊明問德國政府如何說服百姓,救援歐債危機呢?我說日耳曼是一個相當理性的民族,只要政府能拿出數據,具有說服力,有長程度規劃,一般老百姓是相當理性,他們會幫政府共赴時艱,我也不知我說的對不對。不過日耳曼是一個理性的民族,這個命題是真的。這個民族實事求是,不會過度激情,跟著無理取鬧。妻說德國電視有很多政論節目,討論歐債危機,理性不激情,問題只有一個:如何解決問題。世界永遠存在著問題,不可能沒問題,問題是如何理性的解決它,不是激情的謾罵它。
我們也談到德國與台灣的醫療問題,在德國每個月要從薪水繳出15%的健保費。失業沒收入,由政府工作局代繳。所以在德國,人人都有健保。一人繳費,全家健保。在台灣繳不出健保的弱勢,政府為何不為他們想想辦法?
一個病人在德國住院,家人不用煩惱病人的照顧問題。長期病人,家人也無需自費請外勞照顧。在台灣照顧病人,子女要跟著病人打轉,在經濟與精神上都要很大的負擔。在台灣這段時間,我有很大的驚奇:這麼一個浪費台灣社會資源的嚴重問題,如何照顧病人,這麼一個人權問題,怎麼政府無動於衷,怎麼不積極想辦法處理它?
嘟嘟帶我們去書店買了一些書,小芬載我們去車站,我們便回東港了。在路上我一直在想:台灣社會真實面,與媒體表象的關係。我們的觀念被廣告迷惑,被文宣淹沒,我也塗鴉粉飾太平,但台灣真實的苦難依舊存在。巴士在公路上晃動,文宣在路燈下過逝。我憂泣鄉人接受賄選,領取五百元的喜悅。2012-01-28東港。
--------------------------------------
日出而作
今天小弟帶我們到來義山區、萬金、萬巒去半日郊遊。我們經過南州,一路田園,檳榔樹特別的多,婷婷玉立,秀麗苗條,與大地水稻田埂互為相映。紅磚農村住家,古早雅靜,在春風裡,無限和諧而自足,構成南台灣特有的暖和景色,國境之南,日出而作。台北中國城,與我何有哉!2012-01-29東港。
--------------------------------------
不食嗟來食
來義是排灣族的山區,山裡風景秀麗,山河壯麗。丹林吊橋橫跨來義溪,河床在山丘之間,有點人間仙境的感覺。但想著88水災,好是恐怖。我們散步在吊橋上,搖搖晃晃,很是沒有安全感。政府特別照顧原住民,但還是沒有安全感。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別人的仁慈上,寄託別人把我看成人,真是不可靠。在人類演化的過程,還是要靠自己。我寧願吃歹點,但不想靠別人的不食嗟來食。2012-01-29東港。
--------------------------------------
我們去萬巒西方道堂,是道教的建築。在半山腰,環視萬巒,風水真好。建築大方,沒有一般媽祖廟那麼雕鑿嬌巧。有個番瑪小攤,玉米很飽粒。在道觀的走廊上休息一下,南風吹拂,真想黃梁一夢。2012-01-29東港。
--------------------------------------
和解的開始
我們去萬金天主教堂,她是南台灣的基督徒朝聖地無染原罪聖母堂,建於1863年,是台灣最早的天主堂,比1871年馬偕博士長老會的基督教會還早1984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敕封萬金天主堂為宗座聖殿我看資料這樣寫著:萬金是個漂亮的小村莊,本地人認為它是幸運之村,因為它未曾受到漢人的蹂躝與掠奪村子是位於綿延之山脈下,土地肥沃,物產豐富,它是個可以和任何地方比美,美麗的福地....它是向本村人傳教最好的地方蹂躝與掠奪!?本地人指的大摡就是原住民或平浦族吧,原來原住民與漢人,包括魯凱族、排灣族、平浦族、閩南人、客家人有糾纏不清的族群矛盾西班牙道明會神父Fr. Fernando Sainz 選擇了這美麗的小村莊,作為傳教的開始,或許上帝從這美麗的福地,開始原住民與漢人的和解吧!族群矛盾一直是這美麗之島的最痛,它是台灣人的原罪.或許只有時間默默的長流裡,才能化解一切於了無痕
2012-01-29
東港。
--------------------------------------
我們去萬巒,中午享受到地的萬巒豬腳,真的很帶勁。還有客家村板條粿仔、酸菜豬肚湯、番薯菜。最後買顆椰子,鑽破果殼,很是清涼。
2012-01-29
東港。
--------------------------------------
去屏東找好友,每次回台灣都會去看Andrew,他是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我佩服他堅持不捨的精神。我們先看他的工廠,再去大將日本餐廳,我們有說不完的話。
2012-01-29
東港。
--------------------------------------
悲觀與樂觀
回台灣快一個月了,我主要作了兩件事,投台灣蔡英文一票,重溫童年的親情,附帶的沐浴南台灣土地的溫暖。蔡英文沒成台灣第一女總統,從人類演化觀點,我沒有失望。世界的變化是如此的快速,人文觀點的啟蒙是如此的遲緩。但我永遠樂觀,物理世界由簡單到複雜(熱力學第二定律),精神世界由尊重包容到社會公義,我們無需急躁的漫罵跟我們意見不同的人們。
我在年輕時讀過社會主義的文章:社會主義左派的幼稚病,列寧批判,不要以為社會主義馬上會到來。今天我們說,不要以為中國會馬上統一台灣。失望的時候,要看到未來;成功的時候,要想到失敗。陰陽變化,是大自然演化的形態,大自然的演化是有方向的,易經稱之為道,長遠說來,世界會越來越好, 悲觀與樂觀都有其權利。2012-01-30東港。
--------------------------------------
自然人文與神秘
今天要去旗山,阿炳約我在美麗島碰頭。時間還未到,我欣賞捷運內的美麗彩光圓頂,頻頻照相。有位年輕人,在大廳裡演奏著鋼琴。有個小姐走過來問我,是不是高雄人?是第一次來這裡嗎?接著問我:願不願意接受電視台的影視訪問?我馬上欣然接受。她問我美麗島捷運如何?我說好漂亮,她說我為何如此說?我說我是高雄人,住在德國,去過意大利,去過好多國家。我看過的,沒有一個捷運站,比美麗島更漂亮,更具藝術氣息。我忽然激動的說:我以高雄人為傲,高雄我愛你!我愛台灣!女記者聽得好高興,我真配合。我問她是那個電視台,她說是慈濟,是大愛台,好驚艷的因緣!
我們去了旗山,先去參觀心心幼稚園,園長是我們的朋友,但我是第一次來這裡。園長講了一些經營的理念,除了愛心,我說經營幼稚園的人,需要有特別的人格氣質。
然後我們去餐廳,旗山的兄弟已在哪裡,兄弟好久不見,互為擁抱,當然又是卡拉OK與共舞了。來了一位鈴木太太,她是日本人,嫁給台灣先生。她來台灣的時間,正是我去德國的時候,互錯因緣。她開玩笑的說,我看來越看越像德國人,她看來越來越像台灣人,真幽默!最後她邀請我們去參觀她的三桃山,是旗山丘陵山的一片遊樂區,自然、人文、神秘,我們驚艷三桃山的世外桃源。你看看照片,便會覺得我所言非虛。我忽然有個念頭,在這裡住上一個禮拜,也不為過。下午我們回高雄,參觀了捷運凹仔底,與捷運中央公園,建的真是城市美感。我在想2008年,謝長廷沒選上台灣總統,真的很可惜!2012-01-30東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