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五度.寒風刺骨

家有柴爐.溫暖庭廬

奇妙恩典.蘇格蘭風笛

匈牙利紅茶與肉桂酒

沙石峪留念.1973.09.19



燒一壺肉桂酒.溫一壺錫蘭紅茶

天氣真的好冷,攝氏零下五度。冷得清心寡欲,寒得邏輯不得動彈。燒一壺肉桂酒、溫一壺錫蘭紅茶。理性睡覺了,感性卻梭入時光隧道。1973我第一次去中國,走了大江南北。南泥灣、延河白塔、沙石峪.。年輕時代我熱衷社會主義,讀過馬克思的資本論、共產主義宣言、德意志意識形態、哥達綱領批判。列寧的國家與革命、怎麼辦、進一步退兩步。毛澤東的矛盾論、實踐論、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但我從不是民族主義者,無論你的偏見如何,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應該不會是。但從人類的發展,民族主義活潑生動而吶喊,理性主義卻蒼白而蹒跚。理性普遍法則的公義,當然可以與民族主義互補連接。但公義在社群裡,永遠是曇花孤獨的;公益趨向的社群,民族主義是囂張的。看著法西斯式的民族主義,公義只有背十字架的份。公益本質的政黨,五十步與百步罷了,它們永遠是,民主社會的執政者。民主社會無能處理公義,我寧願孤獨的回歸田園,不願有任何虛偽與心機。一壺錫蘭紅茶不錯,一壺肉桂酒更加溫暖。與其靠別人,不如自己上廚房。讓公益的人們,互為靠邊取暖,讓我好好睡個無夢的午覺。
2013/1/20

 

002

Canova-Hebea

007

eos

008

青春之露智慧水瓶

青春女神HEBEGANOVA刻。Hermitage存。Mak Thorpe

灑水觀AmayanaKarls-Bad溫泉杯

晨曦之神EosAurora

德國豬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