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翡翠城
-Usedom之旅-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06.gif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04.jpg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07.jpg


這個周末,我們到德國與波蘭交界的Usedom去郊遊. 在學生時代,我們總喜歡往大城市跑.巴黎,倫敦,維也納,哥本哈根,布達佩斯,雅典....,還有羅馬,翡泠翠,威尼斯. 威尼斯像似天真的少女,翡泠翠猶似濃妝的少婦,而羅馬則是穩重而自信的壯年人. 現在,我們倒比較喜歡到小城市去走走,每個小城都有她自己的故事.那就是小城故事了.
你聽過德國法蘭克福Frankfurt?法蘭克Frank是中世紀的歐洲民族,因為民族大遷移,分為東法蘭克,與西法蘭克人,西法蘭克便是今日的法蘭西,即法國人,而東法蘭克便住在今日德國境內.furt意即渡津的意思.法蘭克福Frankfurt就是法蘭克人渡船的地方. 在德國有兩個法蘭克福Frankfurt,一個在梅茲河,即西德的金融中心法蘭克福. 另一個在東德的Oder.她在Usedom出海. 相傳Oder是一條大蟒蛇.它的嘴巴靠在波羅的海海岸(準確的說,應叫德國東海),它準備把波羅的海的海水全部吸光.日爾曼神Wotan發現了,趕快檢了兩塊破粹的岩石,丟向大蟒蛇,並且塞住了大蛇的喉頭.波羅的海的海水才沒有被吸光.而這兩塊破粹的岩石,也變成了兩個大島,一個在波蘭境內.稱為Wollin,一個在德國境內,便是我們這個周末去郊遊的Usedom.

從漢堡上高速公路,40分鐘便到了Luebeck,然後經省道,歷經Wismar,Rostock,Strasund,5個多鐘頭,才到Greifswald.我們在Greifswald住一個晚上.Greifswald是有名的大學城,1456年成立.以醫科出名. 漢堡,Luebeck,Wismar,Rostock,Strasund,Greifswald在古代稱為漢沙同盟,是北德的商業同盟.每個城市都甚為富裕.堪稱德國東海的珍珠鍊. 如果漢堡,Luebeck,Wismar,Rostock,Strasund,Greifswald是東海珍珠鍊,那麼Usedom島上的小城,便可稱為東海翡翠城了.

Greifswald住一個晚上.睡飽精神好.第二天用過早餐,我們便沿著鄉村小道,駛向Usedom,晨霧還未退去,秋陽已灑進樹林.,栗子,橡樹的金黃葉子,在曦光下,更是燦爛輝黃.波羅的海的和風吹過森林,樹葉子輕輕飄落,輕吻露水,又滑向枯葉,"容易秋風起;辛苦又一年."

Usedom是一個狹長的海島,出名的是42公里的白色沙灘,及沿著海灘上的別墅建築.她綜合著各時代的特色,古典,浪漫,巴鏤克各種建築..普魯士皇帝,有文采的威廉三世,特別喜歡這里. 我們在一個叫Heringsdorf的小城停了下來,然后走向海邊沙灘,海水輕輕的細訴,幽遠寧靜.我們走上沙灘上的長堤.在一家餐廳坐了下來.點兩盤海鮮,要一杯啤酒.讓陽光撫摸,讓海風輕拂.我們沉醉在大自然里.

從這里可以輪渡到波蘭的Wollin.吃過午餐,買了船票,我們便上了船.一個小時的海上觀光.看看風平浪靜的波羅的海.忽然來了一位德國太太坐在旁邊,她真健談.原來她是來渡假養病的.是南部慕尼黑附近的人,一路聽她無微不至的訴說.聽聽別人訴說,也算是一種關心吧! 踏上波蘭的土地,很明顯到了另外一個國度.一切顯得蕭條而粗糙.閒逛市場,看看商店,一個小時便又回到船上來.又一個小時的風平浪靜回程.淡紅色的夕陽,慢慢從海平面隱去.回到Heringsdorf,長堤上的燈光已經初上..海水的潮音,更加淒涼.海灘的白沙更加柔軟.我想起了Aphrodite.我們起程回Greifswald. 2000/11/06

 

菩提農場
-波羅的海珍珠鍊遊記

今年中秋節前夕,我們到波蘭與德國交界的波羅的海海岸去郊遊。在羅馬神聖帝國的時代,在德國除了有六個公國外,還有所謂的自由城市,這些自由城市便是所謂的罕沙同盟。HamburgBremenLuebeck 是罕沙同盟,這是大家熟悉的。除此外,波羅的海的WismarRostockStralsundGreifswald也屬罕沙同盟。我把這些城市稱為波羅的海珍珠鍊,沿著波羅的海海岸一個珍珠接著一個珍珠。

原鄉之味
我們由Luebeck 進入Wismar,這是過去東德、西德的分界線,過去有些人便從這海灣,泅水到西方投奔自由,東德的暸望台還依稀地在秋風裏。Wismar在十三世紀便開始建城,然而現在看起來,那裏像城市?只是漁村吧了!感謝共產黨的環保做得真好?!是十足的原鄉味!由WismarRostockStralsundGreifswald,並沒有高速公路,只有省道,然而大家開的車子,卻超過一百公里的時速。現在德國社會黨、綠黨執政,公路兩邊的原野與綠樹更加迎風招展了。

愛國無罪
Rostock
個大海港,然而並沒有世界之窗的感覺,聽說這裏的德國人極為納粹。到處貼著極右派的選舉廣告,這是真的,只是他們的選票並不多。當我們問路時,這裏的人們也極為友善。我看全世界的人都一樣,都有一些比較愛國的人士,只是愛國在徳國並不是什麼大光榮的事。東方有些國家就不一樣了,穿著愛國的外衣,便可制人於地。

波羅的海綠埂島
經過 Stralsund到了Greifswald。我們在Greifswald過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又回 Stralsund,德國統一後,德國政府花了不少錢,在這裏作投資。Stralsund的外海,便是有名的綠埂島(Ruegen)。綠埂島與 Stralsund 由一條海上大橋聯接起來。綠埂島大約一千平方公里,作星狀,她的觸足伸向波羅的海。我們的車子在大橋上緩緩而馳,進入綠埂島,有時鄉道曲折、有時松濤洶湧,有時海水無邊,有時農舍櫛連。我小時候在海邊長大,性情喜愛潮音。找一家臨海咖啡錧,聽聽海潮輕拍,看看海霧朦朧。不知不覺進入了蓬萊仙境。

蓬萊仙境
一個身穿方濟各會長衫的老人,跟我們合十禮拜:在下義大利國,裴冷翠詩人,神曲作者但丁是也。原來是詩人來跟我們 交朋友,但丁是文藝復興前期的詩人,他第一個把文學由天上引到地上。就是說,過去的希臘神話,只講神仙們的神話故事。從但丁的神曲,開始寫地上人間的真實故事,雖然神曲也分地獄、清涼境界、菩提境界。但是但丁透過這些象徵性的境界,描寫人間的貪嗔癡,尤其指名道姓的批評教皇、主教。甚至對活著的教皇作人身 攻擊。當然人身攻擊了,不然怎麼描寫教皇活生生的腐化生活。

地獄之行
但丁引導我們來到地獄,地獄作漏斗狀,但丁說:那些頂上沒有頭髮,穿長衫的,便是教皇、主教、活佛、法師。他們是教皇克里門五世、布尼法師八世..,他們在有刀山的陰溝裏,滿身是血,甚是恐佈。我問但丁:教皇、主教、活佛、法師不都是善良的人嗎?怎麼也下地獄?但丁說:他們嘴巴是念著阿彌陀佛、耶和華。嘴巴喊愛國的人不一定愛國阿!拿著紅旗也可反紅旗阿。
我們走過一條萬底深淵的吊橋,過了吊橋有個油鼎,油鼎底下燒著猛火,四周獠犽,手持火把。有帶皇冠的、穿中山裝的、穿西裝的在油鼎裏。我嚇了一跳,偉大的領袖也在裏頭。但丁告訴我,這裏頭都是沒有良心的王公與政治人物。
我神情稍定,看看油鼎,又望望刀山的腥血陰溝。問了但丁:怎麼把教皇、主教、活佛、法師與沒有良心的王公、政治人物放在鄰居。但丁告訴我:中世紀最壞的人物是教皇、主教、王公。文藝復興以後,最壞的人物是政治人物、活佛、法師。我聽得滿身發熱,頻頻擦汗。

清涼境界
但丁引我們穿過一道曲徑,忽然松濤洶湧,海水無邊。這裏有無數的眾生,有的在松樹下禪坐,有的拿著念珠在沙灘上祈禱,但丁告訴我們,這裏叫清涼境界,那無邊海水叫智慧海。人們在這裏修練,準備過彼岸天堂。修練的方法極多,有的用戒、定、慧的方法;有的用懺悔、祈禱的方法。

菩提境界
默念陰陽法門,忽然間一位女神出現在我們眼前,但丁幫我們介紹說,女神叫貝雅特麗絲,專門負責彼岸的事,而但丁自已專門負責此岸的事,一陰一陽之為道。說時慢那時快,我們來到一顆菩提樹下,幾間櫛連農舍,煙囪炊煙裊裊,無限寧靜。但丁不見了,貝雅特麗絲對我們微笑,說這裏是菩提農場。我若有所悟,哈哈大 笑,劃破長空。嚇壞了咖啡桌邊的牽手,原來是黃樑一夢。我啜了一口還溫的咖啡,我們便上路回程了。今年中秋節的月亮真圓滿。
(1998
年中秋節)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11.jpg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13.jpg

http://www.taiwannet.de/usedom/image01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