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西法斯Perseus

 

 

晚上有點累,躺在床上,拿了一本書,隨便翻,是介紹存在主義卡繆(Camus)的文章,在大學時代,他的《異鄉人》我曾經讀過,當時沒甚感覺。我一位年青親戚曾跟我討論它,也只覺得無病在呻吟。今天晚上讀它,卻有痛苦的感覺,人生真像薛西法斯推著石頭上山,只是消磨時光。人生本來就是無意義的,佛家說本來無一物,康德說本體Nominum是不可認識的。然而人類卻給世界創造意義,理性給世界真假的意義,道德給人類價值的意義,藝術家創造了美妙的世界。當代哲學家Popper睌年時,就積極倡導第三世界,它包括了真善美的世界,也就是說:人類給沒意義的世界創造意義。世界本來無意義,它是空的,不可說的,人類裝飾了它。我將給世界裝飾什麼?我的選擇是什麼?我將給人生什麼意義?人生的意義是空的,我擇了什麼來裝飾人生?現在的世界越來越多元,被創造出來的世界越來越豐富,越來越多采。人生的意義是一支彩色筆,多支彩色筆,人創造給世界多采多姿。Tomi2002-10-09

 

今天的天氣突然變得好冷好冷,攝氏只有四度,聽說柏林己經飄雪了,真的好快好快,冬天己經來了,百貨店己開始售聖誕節的燈飾了,明年的鬱金香還沒下種呢!落葉己經滿院子了。昨晚睡覺前看一本《陝西帝王陵》的書,是去年旅遊在西安買的。好多古皇帝安眠在黃土高原的渭水、洛水江畔,秦始皇、漢武帝、李世民、武則天、唐明皇、隋煬帝。他們都是中國歷史上的掌舵者,一方面他們曾是一代人物,另一方面他們又是成了過去。人類如此多采姿,人類又如此虛空。

 

我當然也翻頁希腊神話,《佩而修斯Perseus與墨杜薩Medusa》,還是希腊神袛有永遠的魅力。誰要是直接看到蛇頭女妖Medusa,誰就會變成石頭,赫爾墨斯Hermes送一把彎刀、雅典娜送一個寶鏡給PerseusPerseus才透過鏡子,間接看到Medusa,把Medusa的頭砍了下來。文藝復興有個藝術家,把PerseusMedusa頭顱的神話,灌成銅像,現在放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Uffizi博物館。藝術的生命好像比政冶長些。Tomi2002-10-13

 

佩而修斯Perseus與墨杜薩Medusa神話的意義:我們人無法認識物自體.一定要透過鏡子,才能看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