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潛意識幻夢
我年青的時候,常常做夢,飛行在一條河流的上空,或許是萊恩河?或許是易北河?或許是內卡河?兩岸丘陵翠綠,無法降落下來。這個夢不再了,夢的內容改變了。我去旅行,找不到回來的旅館,找不到聖米亞托教堂,找不到連接的地鐵,找不到旅館的樓梯,找不到宿舍的房間,行李在車站遺失了。或者在佛羅倫斯或者在廈門鷺江賓館或者在慕尼黑。這樣類型的夢一直在重覆。我心理分析沒有完成的夢想?我現在理性清澈肯定人生的目標,確實不再有什麼理想,滿意知足,簡單的幸福。但為何這些夢境,有時還會出現?是夢想慾望的餘音?還是未曾完成的潛意識?
2013-11-27

 

 

 

 

 


依然自得奧圖曼
2013.11.09-16.土耳其安納托尼亞之旅(伊斯坦堡.安卡拉.卡巴多奇亞.孔亞.安塔亞)

虔誠的眼神
離開競技場Cem帶我們來到藍色清真寺,清真寺是蘇丹Ahmet一世西元1609-1616年所建。它有六座高聳升天的清真寺塔樓,這是例外,一般清真寺只有四個塔樓。正面有五個門可進入清真寺庭院藍色清真寺的庭院由三面城牆圍成城牆由三十個拱型圓頂、二十六根圓柱大理石組成。Cem解釋完,我們便排隊,脫去鞋子,進了藍色清真寺。整個聖堂由藍色瓷磚鑲成,所以叫作藍色清真寺。陽光由四個大圓頂上的 260個窗子瀉了進來吊燈的燈火照亮著高貴的紅色地毯。藍色清真寺的裝飾,大異基督教堂,沒有任何聖人的雕像。只有重覆的圖式,或者藍白,或者紅白,穆斯林反對偶像崇拜。清真寺內的空氣,並不甚好,但我們還是在裡面流連甚久。我注意著信徒虔誠的眼神,或者看著穹頂,或者地上朝拜,面向麥加,也帶動我們感動的真誠。

容忍與圓融
我們離開清真寺,遠看著對面的智慧教堂,甚是壯觀,遊客如鯽。與妻找個長凳,坐下來休息,面對夕陽,看來往人潮。欣賞智慧教堂、藍色清真寺。一紅一藍,容忍與圓融。我想著土耳其位於亞歐交界,面向歐洲,包含亞洲。基督與穆斯林的本質,並無矛盾。一陰一陽,月亮與太陽,彼此起落,辯證無窮,宇宙無限美好。我們等著導遊Cem,我們的團員。我們又走向博斯浦路斯岸邊,坐回巴士,這是伊斯坦堡第二天,無限美好。
2013-11-27

 

 

 

 

 

 

誰是基督?

神創造了天地那誰又是耶蘇呢是創造者還是被創造者是神還是人西元第四世紀為了解決這問題君士坦丁皇帝在Nicaea召開宗教會議。 Arius神父認為耶蘇基督是人,耶蘇又具有神性。Athanasius認為耶蘇是神。這是世紀大辯論!!它影響了基督宗教一千多年來的基本信仰。

 

耶蘇是人還是神這個問題在當時並沒有得到完滿的解決。只是當時教會透過官定的獨斷:耶蘇是神。Arius 神父的主張:耶蘇是人,具有神性,成了邪說。大公會議官方寫成了天主教的信經。這個信經一直在今天的彌撒中還在被重複。我們相信唯一的神,全能的父,有形無形的創造者,並相信唯一的主,耶蘇基督,神之子,....

 

耶蘇是神還是人在第五世紀第六世紀還一直有人提出挑戰。西元451年又是為了同樣的問題,在小亞細亞的Kadikoy召開大公會議。結論還是一樣:耶蘇是人,具有神性,是邪說。正確的教義是:耶蘇是神;信經的內容是正確的。西元 476年西羅馬滅亡。天主教神學,有門教父學patrology,它專門在討論這類的問題。當然我們知道這只是天主教的理論東方正教的看法,並不認為如此。除此Arius的想法,Nestorius還往東方傳,成為後來東方唐朝的景教。

先知穆罕默德

第七世紀穆罕默德在麥加作商業活動他從猶太人與基督徒的口中也略知一二。另一方面穆罕默德又想著自己的傳統信仰多神的偶像崇拜。後來他自稱得到神的啟示,並自稱先知。他認為:

1.中東傳統的多神偶像崇拜是錯誤的;

2.耶蘇是先知,如此化解耶蘇是神還是人的爭辯;

3.神的名子叫阿拉。如此避免與猶太教糾纏不清。

 

這樣便開始了回教信仰的新紀元回教也被土耳其人接受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進駐君士坦丁堡後,回教的信仰,更隨著帝國的發展,征服了阿拉伯世界。我們現在來比較猶太教、基督宗教、回教的同異,並說明其矛盾是否可能得到解決?神不可名狀的本體是一樣的。猶太教、基督宗教、回教所指的不可名狀的本體,不可名狀的神是一樣的不同只在人對形象的執著。我們的差異只在此岸,尤其在言語的迷障上。猶太教、基督宗教說神的名子叫耶和華,回教說神的名子叫阿拉。耶和華與阿拉又有什麼差異?那只是人類對形象的執著而已。只要人類除去形象的執著,耶和華即阿拉。耶和華與阿拉的本體是一樣的。

 

猶太教直接面對耶和華,基督宗教藉福音信了耶蘇,回教藉穆罕默德的可蘭經敬拜阿拉。道路不同,目標卻一致。坐火車或輪渡並無矛盾,到目的地才是重要的。我們尊重火車或輪渡等交通工具。我們尊重猶太教、基督宗教、回教的信仰。離開清真寺,喇叭傳來阿拉的讚頌呼聲。虔誠的敬拜心,由衷升起。越過形象,直接與神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