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neria 通往Nicosia路徑

 

遙望St. Hilarion

 

St. Hilarion的險要

 

St. Hilarion修道院看kyneria

 

St. Hilarion的山林

 

隱士的洞穴.宮廷的濺血
塞浦路斯渡假。2012.11.17-24
zypernkyrenia022012.11.19


kyneria 通往Nicosia的必經山路上有一群山嶺稱為五指山Pentadaktylos,我們的巴士在山腰停了一下,導遊做了解說,茫茫群山,五指山在那裡。Aydian解說隱士St. Hilarion曾在第六世紀,在這山林隱居。後來在第十世紀,因St. Hilarion而在這裡建了修道院,即St. Hilarion修道院。後來塞浦路斯國王,在這裡續建碉堡與宮殿,今日成了觀光景點。2012-11-19我們拜訪St. Hilarion修道院的廢墟碉堡與宮殿。十二世紀由於塞浦路斯的重要地理位置,曾被十字軍東征的西方國王佔領,據守St. Hilarion為碉堡與宮殿。其中包括Richard L÷wenherzGuido von LusignanJohann von IbelinHenri I., Friedrich II.我們導遊Aydian特別介紹了十四世紀住在St. Hilarion宮殿的Peter一世Peter一世過世後,他的兒子Peter繼承。Peter二世的叔叔,John王子不服把他趕走。Peter一世的遺孀去了Nicosia當王,有一天遺孀宴請她的小叔John王子來吃飯,並在飯桌上殺死John王子,收回St. Hilarion宮殿的擁有權

 

 

Richard L÷wenherz

Guido von Lusignan

Friedrich II.

Peter

John王子趕走Peter

Peter遺孀

 

倫理演化.歸去來兮
政治謀殺,兄弟爭鬥,在歷史上,屢見不鮮。俄國女沙皇凱莎琳,殺死自己的丈夫,奪了權位。李世民殺死自己的兄長,奪了權位。政治學者馬基亞維的君王論說,政治家只要把政治做好,道德操守是次要的。厚黑學說,政治的先決條件,臉皮要厚,心要黑。李宗吾的說法,能說服人。我們看看歷史,看看今日政治,真是如此。如果你臉皮薄,心不夠黑,最好遠離政治。真是這樣嗎?我發了一些時間,研究人類的倫理演化,寫成歸去來兮。我不願鼓勵人們退隱,但人類的發展,確實是如此的無情,所以有時我便會無奈的提起,遠離政治的觀念。你當然不會同意我的看法,不過不要緊,只提供你的參考。
公義是不可能的,執著公義,十字架是你必然的命運,為了正義,你就要甘願承受。愛人如己,無限制沒目的的愛。你將變得非常的忙碌,恓恓遑遑,千手觀音便是你的典範,你不斷扶起墮落的靈魂。政治是相對的認同,相對的利害,你可為你的認同犧牲,也可從你的認同得取利益。政治的吶喊,潛意識大都為得取利益,但他會跟你說,為了正義。討好你,得取掌聲,我就不相信任何政治家的吶喊。
政治的利益,如St. Hilarion宮殿的客人,國王們來了,又去了。不曾留下什麼,只戎馬馳騁。人們不斷的忙碌,不斷的奔馳,或許也是人類演化的必然。在人類的演化過程,人可自由的選擇,我曾選擇馳騁忙碌,如今我回歸田園。

 

 

曲折山路

由修道院走向宮殿

由修道院看山林

走向宮殿的山路階梯

John王子看台

我們的導遊Aydian

St. Hilarion入口

 

崎嶇山路.朝聖的心情
我們來到St. Hilarion碉堡山下,Aydian幫我們做了一些修道院與宮殿的解釋。共分三層:山門、修道院、宮殿碉堡。我們進入山門,Aydian在這裡,做了很詳盡的歷史解說,歷代王國的歷史,Peter一世家族的恩怨。接著我們上了修道院的廢墟。從結構上,我們一目了然,它是東正教的拜占庭教堂,面對耶路撒冷。第十世紀。西羅馬早就滅亡,君士坦丁堡獨領風騷。我們看著修道院的建築,那麼崎嶇的山路,那麼漂亮的結構。真令人深思,宗教對人類的召喚。然後Aydian跟我們說,我們可以自由上宮殿碉堡,兩個小時後在山門集合,我們還要繼續去Bellapais。山路崎嶇,要注意安全。
我們開始爬山了,山路好崎嶇,幸好有欄杆好着力。但山上風景獨好,松柏在石崖間,再往上爬,找個空曠,一覽地中海。最後我們只有看著石頭走路了,瞭望台,約翰看台。海闊天空,一望無際。已經汗流浹背,坐在石崖上休息一下,山風涼快。過會兒,我們慢慢下山,輕鬆了些,我們走在峭壁看台,這裡有個咖啡廳,要杯冷檸檬茶,看著原野。回到賓館,第二天大腿就有點酸痛了。



St. Hilarion修道院屋頂

1000AD拜占庭St. Hilarion修道院

St. Hilarion修道院牆壁.不同時代牆壁

St. Hilarion修道院咖啡廳

山崖看台

 

不如歸去.笑開天下愁
坐在露天咖啡館,看著群山,我想著隱士St. Hilarion。西方隱士,一直伴隨著基督宗教。東方隱士西元前500年便存在,釋迦佛也曾苦修過,最後放棄苦修,而成悟道。了悟才是重要的,禪坐等六度,只是方法,不是目的。不能執著方法,忘了目的。了悟諸行無常,諸無我,涅槃寂靜。基督宗教是一神,隱修與神同在。佛陀是無神,了悟三法印。還有道家的隱士,回歸大自然。諸葛孔明也曾是隱士,後來被劉備拖下水,七出祁山,死而後已。陶淵明是隱士,回歸田園。我說回歸田園,因為正義是不可能的;大愛是恓恓遑遑,地獄不可能空的;政治是相對的利害,厚黑是是本質;不如歸去,笑開天下愁。
2012-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