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看我們的花園.請按圖片


陶淵明 - 歸園田居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
方宅十餘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後椋,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媟洁C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閑。久在樊籠堙A複得返自然。


yinyangschool
陰陽學
藉一個簡單的
陰陽圖式形式系統
理解古今中外的哲學體系 
領會大宗教的無限神祕
 

在這裡你將找到自我內力
而神遊陰陽兩界

松鼠小鳥聊天的陽臺

做夢打鼾的被窩

曬太陽.聽雨聲的小庭院

聽甯K思想起的客廳


文化與國家認同,就像數學裡定義
它們是沒有前提的.文化與國家認同不像邏輯學有正確與錯誤,不像物理學有真與假,也不像倫理學有善與惡的問題.文化與國家認同只是成長過程養成的習慣.正如歐洲人習慣信仰基督教,阿拉伯人習慣信仰伊斯籣教.歐洲人與阿拉伯人的信仰認同本身,就像數學定義,沒有正確與錯誤,沒有真假與善惡的問題.然而定義後的推理,便有了正確與錯誤,真假與善惡的問題.
連接加達默爾 Gadamer 的詮釋學 Hermeneutik 理論:
多元社會的詮釋學理論

國家認同(本土意識)與正義不是必然的矛盾
有時它們存在著互補關係.康德說:道德就是使主觀原則合乎客觀實踐法則
Handel so,dass die Maxime deines Willens jedeszeit zugleich als Prinzip einer allgemeinen Gesetzgebung gelten koenne.國家認同就是主觀原則,正義就是客觀實踐法則,主觀原則合乎客觀實踐法則就是存在著兩者互補的關係,於是國家認同(本土意識)與正義就存在著互補的關係.當主觀原則不能合乎客觀實踐法則,國家認同(本土意識)與正義便存在著矛盾的關係.請聯結
康德的實踐理性批判 

本土意識與本土經濟存在的是互補的關係
它們不是矛盾的關係.那麼本土意識與全球化經濟,存在的是什麼關係呢?請連結
美麗心靈
-從非合作均衡到合作均衡-


 

台灣翠青

作曲.蕭泰然         作詞.鄭兒玉

太平洋西南海邊美麗島台灣翠青
早前受外邦統治
獨立今在出頭天
共和國憲法的基礎四族群平等相協助
人類文化世界和平國民向前貢獻才能

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
Einigkeit und Recht und Freiheit
Für das deutsche Vaterland!
Danach laßt uns alle streben
Brüderlich mit Herz und Hand!
Einigkeit und Recht und Freiheit
Sind des Glückes Unterpfand.
|: Blüh' im Glanze dieses Glückes,
   Blühe, deutsches Vaterland. :|

沒有啟蒙的土壤,結出來的民主果實是生澀的
啟蒙運動
台灣近五十年來的文化發展是接受未啟蒙的中華文化文化如方東美先生所說”不圖依據邏輯原理建立精審方法理無所據証難確立微茫況惚”.民主社會需要清晰的觀念來辯論,但我們所受的教育卻是醬缸的觀念加上台灣國家認同的不越說越糊塗台灣需要啟蒙運動.國家認同的習慣與啟蒙的耕耘都需要時間的耐性與挑戰.按這裡..
啟蒙徳文叫
Aufklärung,英文是illumination,但啟蒙運動英文卻叫Enlightenment.什麼是啟蒙呢?徳國哲學家康德 (22.04.1724-12.02.1804) 給它一個定義: Aufklärung ist der Ausgang des Menschen aus seiner selbst verschuldeten Unmündigkeit,Unmündigkeit ist das Unvermögen,sich seines Verstandes ohne Leistung eines anderen zu bedienen. 意思是:”人以理性不斷的自我教育與成長”.這個定義有两個特點,一是自我教育,就是說,不是別人對你的填鴨式教育,而是自我啟發式的成長.第二個特點是理性,就是說把外邊得來的感性經驗,都加以邏輯理性的整理,藉著這種方法不斷的自我成

無為而無所不為
-理性啟蒙下的歐洲文化()-
12.02.06
無為而無所不為
-理性啟蒙下的歐洲文化()
-17.02.06

希臘知性之旅
23.sept.07-4.0kt.07
你要看看我們的希臘旅遊照片嗎?請按左邊圖片

幻夢愛琴海(01)14.10.07
幻夢愛琴海(02)14.10.07
幻夢愛琴海(03)14.10.07

初生之犢不畏虎
我第一次去希臘,那已是非常年青時代的事了.那時我已結婚,妻也懷了孕.然而我的貪狼星是那麼旺,有一年夏天我背著背包,經過當年的南斯拉夫,沿著亞得亞海,就到愛琴海去旅行.到風光明媚的 Mykonos,到阿波羅誕生的帝洛同盟 Delos小島,躺在愛琴海的沙灘上,我沈迷在年輕的浪漫幻夢堙D年紀稍長,我為此事一直內疚不已.後來妻回台灣生產,又因為我個人的政治因素,被找了麻煩.這是我們這一世代的共業,妻因此為我,真是吃苦一生...現在走在雜花蔓草的庭院,景遲風慢,我回憶年輕時代的稚犢不畏虎...西陽已斜,歸鳥噪林.我想應該陪妻到希臘,到愛琴海來旅行,來渡假,來度蜜月.願愛琴海的潮音,洗滌我的心境;愛琴海的微風,吹散我年輕積壓的內疚.

前世的家園雅典娜的城市
2007.09.23.

我們的飛機在雅典機場停了下來
橄欖樹的熱風,掀起我多年前的回憶看著蔚藍的天空牽著妻的手拉拉帽緣,愛琴海的微風吹來,溫馨感動好像回到了前世的家園旅行社把我們帶到Arion賓館遠遠望著
Akropolis那熟悉的倩影神祇好像跟我們打招呼那希臘神話的帕德農神廟主要是獻祭智慧女神,雅典娜是雅典的守護神.雅典的街道依然車水馬龍,穿逐的遊客依然忙碌,只是我不再年青.
晚上希臘導遊
Sophia 跟我們知性之旅 Studioreise 26位團員見面接著我們一起去吃晚餐那是家露天餐廳希臘酥熱麵包羊酪沙拉、串烤雞肉,我叫了一杯生啤酒,晚風吹來,真的好舒服.坐在我們同桌對面的是來自Düselldorf的兩對夫婦,彬彬有禮,好健談.其中一位在大學堭衩後來他跟我們說他學過年的古希臘文但卻是第一次來希臘坐在我們隔壁的是兩對退休,來自德東的夫婦,較沈默寡言.雖然都第一次見面,但我們都聊的蠻愉快的
這次我們希臘旅行,分成兩部份,首先一個星期,我們遊伯羅奔尼撒半島,包括邁錫尼、斯巴達、十字軍東征的
kalamata拜占庭風味的 Mistra、長滿橄欖樹的Taygetos山脈,還有宙斯的奧林匹克、阿波羅的德爾菲古城 Delphi,和希臘北部 Meteora的修道院,那人間仙境.第二個星期,我們獨自遊愛琴海,在愛琴海的小島渡假..愛琴海 Aegaeis的名子好美,她是怎麼來的?原來她是希臘神話中,一個雅典國王 Aegeus的名字.Aegeus誤看英雄兒子 Theseus遠征克利特島,勝利回來的幡旗,一時情急,墮海自盡.雅典子民追思他,名為 Aegaeis,即愛琴海.註1.我愛希臘神話,在希臘沒有一件事,不跟神話拉上關係的.遊希臘如果不知希臘神話,便會不知所云,知道希臘神話才能如魚得水.遊希臘還要知道她的城邦制度,每個城邦是獨立的,所以有數不盡的國王,城邦因獨立,而文化多活力.因數不盡而多元.希臘文明活力而多元.

打開底下Video好多連接
希臘真漂亮

雅典假期
牽手情愫
2007.09.30
我們參加Studio Reise的節目就結束了現在要開始自己的行程.我們將在雅典繼續留5個晚上,於是就住到Titania賓館來,這是一個很現代化的國際賓館.頂樓陽臺橄欖樹的花園愛琴海的晚風吹來看著遠方Akropolis的帕德農神廟,像是古老的仙境,卻是雅典娜的神廟,幻夢與真實飛旋,古老與現代交織.喝點紅酒與Ouzo談些年青時代的故事.雅典的城市燈火,好藍的天空,星星又閃爍了,好一個鑽石般的世界,雅典的夜空真羅曼蒂克.人生不就這樣就好了嗎?!我想起現代希臘詩人Melissinos的詩
Die Ruhme und die Ehren wegnehmen
Die Granitpaläste dieser nichtigen Welt
Und mir das Lächeln der Schmerz nur geben
Der Riß der Freude und ich richtet auf
tausend Paläste in mir in welchem zu leben.
Melissinos
我拋棄聲名與虛榮,那虛無世界的石頭碎片.我只是帶著悲傷的微笑喜悅的傷痕建立
我生命的多彩宮殿.

要看愛琴海風光嗎?請按底下圖片

從雅典到Aegina小島的船上

希臘只有兩種顔色:白色與藍色

愛琴海夕陽更加豔麗與神秘了


逝水年華
從道德法則到至善目的王國─

玻璃與珍珠
24歲那年到梵蒂岡傳信大學念書,次年離開羅馬到德國讀物理學.我的梵蒂岡同學後來在天主教會,多成了重要的領導者,但我並沒為此而感到後悔,因為我有了更自由的空間追求我的夢想.它使我想起德國文學家 Hermann Hesse 的玻璃珍珠遊戲 Das Glasperlenspiel 這本小說,我沒執著玻璃,也沒執著珍珠,我在玻璃與珍珠之間遊戲.玻璃珍珠遊戲的小說主角,克尼克 Knecht 經過長期的嚴格教育與訓練,成為卡斯達里 Castalia 的領導人,這樣的精神領袖,類似宗教的首席領導者.但最後克尼克卻離開了卡斯達里,成為自由平凡的家庭教師.在當家庭教師的時候,陪著小孩游水時,卻遭滅頂,作者說那不是意外,而是超越.我想那不只超越,也是回歸.我的超越與回歸是:康德的三個形而上學命題,是否真的不能用自然科學解決?我選擇了超越權力,超越梵蒂岡的宗教權威,我回歸大自然,回歸到德國的物理學之路、哲學之路.在這平凡的人生道路上,來回的反芻細嚼,認真體會.

吶喊與種菊
我來到德國唸書的年代,正是歐洲校園學潮如火如荼的時代,有名的社會學家 Marcuse 中流砥柱,力辯群雄;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也走上街頭,散發傳單,那是中國文革的後期,歐洲大學一片混亂.然而在毛澤東極左路線失敗後,人們很快意識到:資本主義並非社會主義的前夕,歷史唯物辯証論,並無法預測人類的未來.紅旗的吶喊頓時消失,一切回歸秩序與寧靜,一切復歸平凡,由激情回歸理性.我右手托著上帝的地球,左手扛著社會主義的大纛,突然間兩手空空如也.空空即是色,涅槃即世間.我這樣寫著:種菊吶喊兩蹉跎,漫翻老紙竟成籮,得意騰達狂飛酒,且掩柴門看粒波.粒是粒子,波是波動性,它們是物理世界的互補二象性,我沉迷在物理世界.你想了解一些西方一神論的思想嗎請按這裡

你幻夢希臘神話嗎

Mykonos可按mykomos